分享到:

本体论语境中人的本性审视

人的本性是人所以为人的内在根据。本体论内具着人的追本溯源式的意向性追求和对世界整体的理想性把握,与人的本性本然所具的理想境界追求具有内在一致性。从本体论语境中审视人的本性,人的本性乃是人内在具有的自我否定、自我创造、自我超越的形上性。人的形上本性并不拒斥人的自然性、现实性,而是一个将其统辖到人的能动创造本性的,作为人的形上性的感性对象归结为人的必然本性而为人所意识的人性系统。传统本体论和以本体论承诺形式出现的现代哲学仅把人的本性作为一个片面的理性或非理性,并将其僵化为永恒性、绝对性和抽象性,忽略了人的本性只有在以感性实践活动为基础的历史性展开中才能生成。马克思的“人的解放”的本体论承诺的革命性意义恰在于提示出人的本性只有在由实践活动的多种矛盾关系所构成的现实生活世界的历史性开展中,才能赢获其自由全面发展的丰富性。人性的历史性总是表现为一种片面性,尤其是现代性人性矛盾的尖锐性,更是把人的本性凸现为人的形上性“匮乏”的单面性。中国非  (本文共27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蒯因本体论中多元论与一元论的冲突

一、蒯因本体论的多元性(一)蒯因本体论的多元性表现之一:本体论承诺选择标准的相对性“存在就是成为约束变项的值”是蒯因关于本体论问题最著名的口号之一。在这里,蒯因谈论的是理论的本体论承诺,即一个理论说什么东西存在。在蒯因看来,对本体论的识别具有一定的意义,那就是,任何的理论,包括科学理论和神话,都具有某种本体论立场,都包含承认或否认这样那样事物存在的本体论前提,这种本体论立场就是该语言的“本体论承诺”。因此,哲学家的任务,就在于通过对语言的逻辑分析来揭示或澄清其本体论立场。当然,找到一个标准,以“用来指引自己如何评价我们的这个或那个理论的本体论许诺以及通过修改我们的理论来改变那些许诺”是很重要的[1](111)。对此,究竟什么承诺了理论的本体,蒯因的回答是:约束变项的值。一旦使用量词去约束变元,去谈“有个东西”“所有东西”的时候,说话者就不知不觉地卷入了本体论的承诺之中。因此,蒯因给出本体论承诺的识别标准:存在就是成为约束变项的值...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科学经济社会》2017年03期
科学经济社会

结构主义视野下的模态性和本体论

(1)普特南在这里持一种实在论的观点,请参考Hilary Putnam,Philosophy of Logic,New York,Harper Torchbooks.一、数学哲学领域中的模态性当代数学哲学包括两个思想派别。第一个派别支持一种综合的数学理论,比如集合论。该派成员把集合论断言当作真命题。从哲学上来讲,这是本体论和真值的双重实在论。该派成员包括奎因,普特南(1),麦蒂,雷斯尼克,和夏皮罗。第一个派别的部分成员对模态性持一种怀疑的态度,或者他们不认为模态概念在哲学解释中能扮演核心的角色。对许多哲学家来说,人们不需要对可能性,必然性和后承的逻辑概念持这种怀疑态度。这是因为经由模型论人们可以把逻辑模态性归约到集合论。比如,命题Φ是逻辑可能的当且仅当存在一个满足Φ的模型。第二个派别同第一个派别所持的观点是相反的。第二个派别的成员对集合论和其它数学学科持怀疑态度,如果我们把这些当作真的命题,而且他们接受某种形式的模态性。准确地讲...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怀化学院学报》2013年08期
怀化学院学报

科学价值的本体论承诺

早在人类文明开始诞生并日益崛起的古代,人们就已不满自身对于自然界的无知而寻求对宇宙的理解,古希腊人更是出自人类求知的本性而不断地追问寻求宇宙万物的“本原”,并创立了以天文学模型和几何学系统为代表的数理逻辑型古典学科,使得自然科学自诞生之日起,就以“为知识而知识”的形式诠释着古代中国的功利实用之农学、天文学所缺失的本体论承诺。但是随着近代科学的日益崛起,尤其是18世纪以后科学对于技术的导进和技术的社会效应的不断突出,科学的实用意义渐渐取代了科学的本体价值,实用的“利害”标准逐渐被视为评价科学的主要尺度。而19世纪以后,由于技术对于人类社会干预的负面效应日趋严重,科学便同技术一样作为工具理性成为人们首当其冲的反思对象。殊不知科学本质上是一种价值理性,并且是一种超然普适的善。就其本体论意义上的目标、精神和公理,自然科学蕴涵着人类无限向往和不懈追求的永恒价值。一、真理———自然科学的永恒目标从近代文明的视角来看,科学无疑是西方话语中的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江西社会科学》2012年03期
江西社会科学

本体论的逻辑规定性:一个分析哲学的视角

本体论是西方哲学的一个悠久传统,代表了西方哲学的特质。虽然西方哲学经历了从本体论到认识论,再从认识论到语言的转向,本体论似乎失去了在哲学舞台上的中心位置,然而细加推敲,无论是在认识论中,还是在语言哲学中,本体论问题仍然构成了这些哲学讨论的或隐或显的背景,对于本体论的兴趣一直贯穿于其中,只不过以一种不同的面貌、在一种不同的层面、通过一种迂回的方式呈现出来。①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现代西方哲学的图景中,在经历了短暂的对形而上学的拒斥后,本体论问题又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回潮。在英美分析传统中,就出现了诸如对于“存在”是否是一个真正谓词,蒯因的“本体论承诺”,斯特劳森的描述形而上学等一系列的讨论。这种状况凸显出西方哲学根深蒂固的本体论情结,而这种情结之所以在西方思想中挥之不去,究其根本,则在于本体论体现出来的西方思想中的基本思维方式,即逻辑的思维方法。因为,“本体论范畴的意义在于它的逻辑规定性”[1](P52)。本文即试图主要在现代分析哲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6期
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技术的“本体论承诺”

一、本体论及本体论承诺西方哲学中的本体论是研究关于存在的理论。本体论译自“Ontology”,有学者译为在论、有论或存在论。“Ontology”研究的存在,是超出具体存在之上的存在本身。它研究作为存在的存在,包括存在的原则与属性、原因、秩序、关系、真理性等。早期的哲学家们关注的是世界的本原问题,如泰勒斯认为世界的本原是水,巴门尼德以抽象的“存在”说明世界,亚里士多德认为本体就是研究作为存在的存在。可以说,早期的哲学就是关于存在的学问,也就是本体论。到了近代,笛卡儿改变了以往从客体中探索世界本体的方法,主张通过认识论来建立本体论,使哲学发生了认识论的转向。从19世纪至今,西方哲学分为以实证主义为代表的科学主义思潮和以形而上学为代表的人文主义思潮。科学主义认为人的认识只能达于现象界,主张取消本体论;人文主义思潮认为本体论是哲学最主要甚至是唯一的内容,哲学应当探求世界的本体,对本体论的认识要建立在主客体相统一的基础上[1]。针对近现代...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