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表面活性剂对植物吸收土壤重金属的影响

表面活性剂作为洗涤用品的主要活性物从肥皂开始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其应用领域从家用洗涤剂扩展到一切生产与技术经济领域,如石油勘探与开采、采矿、食品、农业、森林、交通、建材、环保、医药等,但大部分使用后排入了环境。赋存于环境中的表面活性剂对环境有正负两种效应,一方面由于其难降解性而构成环境污染物,另一方面,它们又是环境中某些污染物的修复剂。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建立在增溶和增流作用基础上的表面活性剂强化修复技术已成功用于土壤中多种难溶解、难降解、难利用的有机污染物(如多环芳烃、多氯联苯等)的修复,近来已陆续出现了利用表面活性剂来修复环境中重金属污染的相关研究,但利用表面活性剂治理土壤重金属的研究尚不多见。本文根据表面活性剂与重金属、土壤、植物等的关系原理,通过连续吸附试验、模拟试验、柱淋洗试验、生物培养试验等,研究表面活性剂/螯合剂联合对镉污染土壤植物修复的强化效应及其条件,包括表面活性剂类型、浓度、使用时间、使用方式等,探  (本文共1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农业大学
南京农业大学

生物表面活性剂产生菌株的筛选及提高植物吸收土壤铅镉效应的研究

目前在重金属污染土壤修复中植物修复技术因具有永久性修复土壤、操作简单、绿色廉价、对环境扰动少、不会造成二次污染等优点而倍受人们关注,但是植物修复也有它的局限性:修复植物对重金属耐性有限,修复植物生长周期一般比较长,环境因素对修复植物影响很大,同时对固定态和沉淀态的重金属不易吸收。通过添加酸制剂、螯合剂、化学合成表面活性剂等化学物质强化植物修复效果虽然明显,但却存在修复成本较高,环境风险大,容易造成二次污染的弊端。因此利用微生物与植物之间互利关系探索一条既能大幅度提高植物修复效率、又能改善土壤生态环境,环境友好且成本低廉的微生物强化植物修复途径,将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本研究从15个土样中筛选出7株产生物表面活性剂性的菌株T4、J3、J119、R、Q1、U和C1,并对3株产生物表面活性剂性能良好的菌株进行了初步鉴定:T4和J3属于假单胞菌属(Pseudomonas spp.),J119属于土壤芽孢杆菌菌属(Bacillus...  (本文共11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农业大学
西南农业大学

表面活性剂与螯合剂强化植物修复镉污染土壤的研究

已有研究表明,在过去20年内,重庆市蔬菜基地已遭受了镉、铅、铜、砷、汞等重金属污染,其中以镉污染最为突出。镉是一种潜伏期长、移动性强、危害浓度低、污染面积广、呈慢性积累且不易为人们察觉的有毒重金属,必须予以优先去除。对于重金属污染的土壤,目前可采用物理、化学和生物方法进行修复,其中以化学修复和生物修复效果最为显著。但化学修复的环境风险较大,容易导致二次污染;而生物修复的时间又嫌过长,因此采用化学修复与生物修复相结合的化学强化植物修复(Chemical-enhanced phytoremediation)便应运而生。化学强化植物修复的原理是,一方面利用化学物质提高土壤中重金属的移动性和植物可利用性,促进植物吸收,提高植物体内重金属浓度;另一方面提高植物体生物量,尤其是地上部分的生物量,从而增加植物对重金属的吸收总量。在所用的化学强化物质中,表面活性剂和螯合剂以其特有的增溶、增流、螯合、络合等特性而倍受人们青睐。人们根据表面活性剂的...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皂角苷对重金属-PAHs复合污染土壤的强化修复作用及机理

我国一些地方土壤重金属-有机物复合污染呈加重趋势,影响农产品安全和土地资源的持续利用,亟需发展经济高效的复合污染土壤修复技术。本文在评述重金属-有机物复合污染土壤修复技术研究现状的基础上,重点研究了天然生物表面活性剂皂角苷对多环芳烃(PAHs)的增溶作用及影响因素;深入研究了皂角苷同时增强洗脱复合污染土壤中重金属和PAHs的作用机制;初步探讨了皂角苷强化植物修复复合污染土壤的效果,试图为开发经济高效的复合污染土壤强化修复技术提供理论基础。论文取得了以下主要成果:(1)皂角苷通过分配作用增溶PAHs于胶束内部,同时胶束外部的亲水链上羟基和羧基可络合重金属离子。皂角苷对PAHs的增溶能力随介质pH值升高而降低,随离子强度和温度的升高而增大,环境中共存重金属离子可提高皂角苷对菲的溶解度;皂角苷与四种重金属离子的络合稳定常数大小次序为:Pb2+Cu2+Zn2+Cd2(2)发现皂角苷能高效洗脱复合污染土壤中PAHs,同时有效去除土壤中重金...  (本文共1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北大学
东北大学

镉超积累花卉植物的识别及其化学强化

超积累植物是植物提取修复的核心,同时也是污染环境修复领域研究的热点与前沿。目前已发现的超积累植物种类和数量较少,其中尚未有关于花卉植物的系统报道,花卉植物如果能在美化环境的同时修复污染土壤,将会带来巨大的生态和经济效益。根据初步筛选实验结果,确定花卉植物紫茉莉(Mirabilis jalapa L.)、凤仙(Impatiens Balsamina L.)、金盏菊(Calendula officinalis L.)和蜀葵(Althaea rosea Cav.)为研究对象,进行单一Cd污染的盆栽浓度梯度实验(Cd≤100 mg kg-1)及Cd-Pb复合污染的水培实验。结果表明,紫茉莉具备Cd超积累植物的特征;凤仙和金盏菊虽然不是超积累植物,但它们吸收的Cd含量较高,尤其是金盏菊对Cd的积累能力最强,也可对重金属Cd污染土壤修复起到一定的作用;蜀葵在适当的强化条件下具有成为Cd超积累植物的潜力。进一步以紫茉莉为研究对象,对其进行高浓...  (本文共1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表面活性剂对紫色土营养物质与重金属淋溶迁移的影响

赋存于土壤中的表面活性剂对土壤环境有正负两种效应:一方面由于其自身难降解性而构成土壤环境污染物,表面活性剂的大量使用以及重金属污染的严重性必然会导致土壤环境中表面活性剂和重金属的复合污染;另一方面,表面活性剂又是土壤环境中某些污染物如其它有机物、重金属等的修复剂。即使作为修复剂,也要考虑表面活性剂的毒性,其对土壤环境也存在二次污染。有研究表明表面活性剂对土壤生物效应及酶活性有毒性作用,必然影响土壤生物、酶等对植物营养物(氮、磷、有机质等)的正常转化和利用。因此研究表面活性剂存在下,重金属在土壤环境中的化学行为,以及氮、磷等在土壤中的迁移和转化,对于更好地认识表面活性剂在土壤环境中的化学行为和生态效应,了解其与重金属的复合污染效应具有重要意义,为评价表面活性剂的生态风险及合理使用表面活性剂提供数据参考,为表面活性剂治理重金属污染土壤提供理论基础。目前使用量最大的是合成型阴离子表面活性剂(SAS),最常见的是直链烷基苯磺酸钠(LAS...  (本文共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