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我国证券公司破产的法律规制

我国目前处于证券公司风险爆发期,监管部门和司法部门为化解证券公司风险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在实践中摸索出一套行政处置与司法程序相衔接的方法,该方法以被处置证券公司涉诉案件“三中止”为标志。国家为维护社会稳定、促进证券市场健康有序发展,采取了对投资者保护的措施,该措施以《客户证券交易结算资金及个人债权收购意见》为标志。证券公司风险处置的结果,将使相当一批证券公司退出市场,而破产又是证券公司退市的主要途径。基于证券公司破产特殊性,我国目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试行)》在程序和实体规定方面,都不能提供对投资者的有效保护,因此,需要针对证券公司破产的特殊性制定特殊的规则。美国是证券市场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其有关证券公司破产的法律制度独具特色。在《美国法典》(The US. Code)破产一章中,专门规定了证券公司破产,但该章本身并不具有投资者保护的功能,美国国会遂于1970年通过了《证券投资者保护法案》(SIPA),该法案将证券投资者  (本文共20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论美国证券公司破产的法律规制

证券公司是证券市场的重要主体,发挥着保证证券市场顺利运作的核心作用。作为证券市场最重要的中介机构,我国证券公司在十几年的探索成长中,对证券市场的发展和繁荣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也积累了许多问题,由于证券市场的长期低迷,这些问题逐渐暴露出来,致使相当一批证券公司出现流动性风险,不得不退出市场。证券公司退出市场有多种方式,包括破产,资产重组,行政接管,托管以及并购等。其中,通过破产程序退出市场是证券公司退市的一个重要方式。建立证券公司破产法律制度对于促进证券市场的规范和稳健发展都是有重要意义的。不符合“优胜劣汰”这一市场基本法则的证券公司被逐出证券市场,有利于净化市场环境维护一个公平、高效和透明的市场运行秩序,从而切实保护广大投资者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证券公司破产时,与普通企业破产相比具有特殊性。这些特殊性集中体现在为实现证券投资者保护目的而进行的程序设计,即证券公司破产时以投资者权益保护为中心的保障机制和以证监会监管为中心的监管...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证券公司行政处置与破产程序的衔接

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高速发展,证券市场竞争异常激烈。激烈的市场竞争使许多高风险证券公司处于破产边缘、举步维艰。对于面临退出的证券公司,由于其积聚着较高的风险,如果处置不当,其退出可能影响并损害其他市场主体的利益、并导致市场的动荡。证券监管部门对于高风险证券公司较早采用的方式是出现一家处置一家。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各国金融机构在艰难中求生存。我国的金融业在危机的影响下同样受到不小的冲击。激烈的市场竞争、全球经济形势的影响使得证券监管部门不能再简单的以个案处置的行政处置方式进行。因此,建立一套完善的处置证券公司退出的制度是非常必要的。我国在高风险证券公司市场退出机制中,证券监管部门采取行政处置方式化解风险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在行政处置程序中保持破产制度又有其必要性。行政处置与司法破产程序在工作的内容上存在着重叠。但由于两者性质、目标等的不同,实质上,两个阶段之间存在着冲突与摩擦。因此,设计一套衔接于行政处置与破产程序的规则有助于化解这...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证券公司退出机制的法律研究

竞争,是市场经济的灵魂。我国要建立市场经济,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引进、确立和保障竞争机制。竞争机制的运作情况,代表一个国家市场经济的发育程度,也是衡量市场经济是否成熟的尺度。竞争的结果之一是优胜劣汰,只有体现优胜劣汰的竞争才是完整意义上的竞争。在市场竞争中被淘汰出局就会退出市场。然而,竞争主体退出市场有可能影响并损害其他竞争主体的利益,甚至可能引起市场动荡。因此,退出市场的过程就是要解决被淘汰者与竞争者、市场之间的关系,维护各方的利益,保持市场秩序的稳定。没有规范的退出秩序就没有稳定的市场秩序。诚如有学者所言“一个企业的存在,不但要‘善始’,而且应该‘善终’,这样的社会才是一个有秩序的社会”。建立市场退出制度是市场经济的一项重要内容,建立完善的市场退出制度是市场经济成熟的标志之一。我国自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来,竞争规律已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但由于种种原因的制约,劣汰的内容贯彻得不彻底,最为突出的就是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使得市场主...  (本文共21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证券公司破产清算制度特殊性研究

2007年6月1日施行的《破产法》(以下简称新《破产法》)对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的破产作出明确规定,并授权国务院制定实施办法。本法的颁行表明了我国对资本市场、金融市场更为开放的态度。新《破产法》为证券公司适用破产方式退出市场提供了直接的法律依据。在新《破产法》实施之前,在我国证券市场上已经有大鹏证券公司、佳木斯证券公司、大连证券公司等典型的实例。但是由于在此之前,我国证券公司主要是以行政托管、重组、关闭等方式退出市场,所以我国在证券公司破产方面没有具体可行的制度规范,导致在大鹏证券、大连证券破产清算程序中出现很多问题。这一方面说明我国法律制度上的缺位,另一方面表明证券公司破产清算制度特殊性是普通破产程序无法解决的。一般法律意义上的破产是指债务人不能清偿全部债务时所适用的偿债程序及该程序终结后债务人的身份地位受限制的状态。新《破产法》虽然对证券公司破产提供了法律依据,但是并未对证券公司破产清算程序做出详细的法律规定。证券公司破产的原...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我国证券公司破产程序的投资者保护

我国证券市场起步晚、发展迅猛,各项法律法规不完善、监管机制不能切实发挥作用,证券市场长期以来积累的矛盾,导致证券公司风险爆发。而在证券公司风险处置过程中,我国采取的是以行政处置为主导,司法破产相结合的方式,证券公司破产仍然在摸索中前行。2007年6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以下简称新《破产法》)虽然对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破产作出了明确规定,但过于笼统,并且对于证券公司破产实施至关重要的《金融机构破产实施条例》和《投资者保护条例》至今尚未出台,法律制度的缺失使证券公司破产过程中发生了大量侵害投资者权益的事件。投资者是证券公司最主要的主体,其对于证券市场而言也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证券市场快速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因此构建一整套证券公司破产的投资者保护机制是证券业亟待完成的使命,也是法律社会本位功能的体现。我国证券公司破产程序中投资者保护制度不完善,理论机制也较为薄弱,因此,既需要立足本土,加快相关法规的制定,也...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