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古代诗学解释学研究

本论文主要以西方现代阐释学为理论参照,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对中国古代诗学解释学提出的一系列重要的理论命题和理论原则进行研究和阐发,以求揭示中国古代诗学解释学独特的理论内容和理论特征,为实现传统文论的现代转换和建构有民族特色的当代形态的文艺学提供有益的理论借鉴。论文第一章对中国古代诗学解释学提出的“以意逆志”和“诗无达诂”这两大阐释原则进行考察和辨析。“以意逆志”是一种偏于客观的文学阐释原则,因为它始终把“志”作为文学阐释的根本目标。而“诗无达诂”则是一种偏于主观的文学阐释原则,因为它强调解释者的“见仁见智”即参与作品意义重建的权利。但是中国古代诗学解释学提出的“以意逆志”和“诗无达诂”这两大阐释原则同西方以迦达默尔和赫施为代表的偏于主、客两端的绝对二元对立的解释学思想有着本质的差异,因为“以意逆志”和“诗无达诂”这两大阐释原则之间不仅不存在的绝对对立和不可沟通,反而呈现一种交叉、融合、互补与贯通的态势,例如前者虽然偏于客观却  (本文共1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03期
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中国诗学解释学研究的新收获——读邓新华新著《中国古代诗学解释学研究》

邓新华同志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接受与文学解释的课题研究已经有好些年了。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他跟随华中师大王先霈教授攻读硕士研究生时,就以《中国古典美学中的“品味”论》为题顺利通过了学位论文答辩,并且论文很快就在《文艺研究》、《江汉论坛》等重要学术期刊发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邓新华同志又到北师大童庆炳教授处做访问学者,他对中国古代文学接受与文学解释课题的研究得到进一步的拓展,这期间的主要成果就是他发表在《学术月刊》等重要刊物上的20多篇论文和他出版的第一部个人学术专著———《中国古代接受诗学》。邓新华的课题研究成果发表后,《文艺研究》、《文艺报》、《中国比较文学》、《齐鲁学刊》等报刊分别载文予以较好的评价,他本人也由此引起学界的注意和重视。本世纪初期邓新华同志考上我的博士生后,又对他既有的课题作了进一步的深化———他不再一般性地研究中国古代的文学接受问题,而是对中国古代文学接受问题中的文学理解和解释问题做专门的研究,经过数年努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生态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14年05期
黑龙江生态工程职业学院学报

朱自清诗学解释对儒家诗学解释学的继承与发扬——以《古诗歌笺释三种》为例

在我国近现代古典文学研究领域中,朱自清是一位不容忽视的学者。朱自清是以文学作品,特别是散文奠定其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的。因此,中国近现代关于朱自清的学术研究都集中在其散文或文学作品的领域里,忽略了朱自清作为清华大学和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国文教师时期,教授诸如“古今诗选”“历代诗选”“中国歌谣”“国文”(即“大一国文”等国学通识课)、“中国新文学研究”等课程时,在这些课程的讲义的基础上,形成的《朱自清古典文学论文集》《古诗歌笺释三种》《十四家诗抄》《宋五家诗钞》,以及其他如《诗言志辩》《中国歌谣》等在古典文学领域的学术研究成果,这些研究成果体现了先生一贯主张的“研究是教学的基础”[1]190的观点。因朱自清特有的诗人、散文家气质,使得其对古典文学的研究也带有诗人和散文家的特质。近现代学者普遍认为朱自清古典文学研究主要在三个方面:古典诗歌、古典诗论和古代经典。其中,他对古典诗歌的解释是颇具风格的,因为他的诗学解释是努力在儒家诗学解释学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华中学术》2014年02期
华中学术

应之有近远 系乎感之有浅深——论中国古代诗学解释学的深度理解祈向

一在中国古代诗学解释学以“诗无达诂”话语为标志的多元理解与阐释取向中,虽然“不同的理解”,即读者的阐释与作者的原意和文本的本旨存在差异性是中国诗学解释学多元论的主要理论维度,但在一定程度上,中国诗学多元理解与阐释思想还指向一种“更好的理解”,即接受者的解读可能比作者本人对自己的作品有更好的理解,比文本的旨意有更多的诠释,从而表现出一种建基于作者本意和文本意义之上的深度理解祈向。当然,这种解释学意趣和路向在中国诗学解释学中首先不是经由理论而是通过具体阐释实践来彰显和确立的。事实上,在中国诗学解释实践中,阐释者在注重与作者和他人的理解有所不同、有所新见之前,往往普遍讲究要尽可能多地发掘诗歌文本的意义,使得“其义一无所遁”,从而在此基础上追求比作者本人更好、更深地理解与阐释,正如清人赵时揖对金圣叹在《杜诗解》中所运用的“诗无达诂”理解方法的评价:从来解古人书者,才识不相及,则意不能到;意到矣,而不能洋洋洒洒尽其意之所欲言,则其义终不明...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年刊》2010年00期
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年刊

中国诗学解释学的构建与古代文论的现代转型

应该承认,几乎每一个科学研究者都本有一种体系构建的冲动和理论整合的欲望,这种冲动与欲望显然植根于研究者希冀在学术上有所贡献的潜在动力。本来,一个逻辑严密、体例完整,既有历时性的纵向贯穿,又有共时性的横向梳理的理论系统,不仅可以彰显研究者自身的理论素养和学术努力,更能以此在相关学科领域产生普遍性的解决问题的实际效果。黑格尔说:“在文化的开端,即当人们刚开始争取摆脱实质生活的直接性的时候,永远必须这样人手,获得关于普遍原理和观点的知识,争取第一步达到对事情的一般的思想,同时根据理由以支持或反对它,按照它的规定性去理解它的具体和丰富的内容,并能够对它作出有条理的陈述和严肃的判断。……只有真理存在于其中的那种真正的形态才是真理的科学体系。”①蕴含着真理的科学体系是存在的,不管是在文化的开端还是文化的发展期。其实,对“普遍原理”和“一般思想”的追求,正如人们对有缺陷的图形不自觉地补全的完形心理,对零散的东西自动进行整伤的下意识行为一样,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华中学术》2014年02期
华中学术

文学理论研究

【主持人语】本栏目收录文章三篇:李有光《应之有近远 系乎感之有浅深——论中国古代诗学解释学的深度理解祈向》一文,从比较角度提出了对中国诗学解释学的理解,认为与西方解释学将重心放在“why”的理论分析上不同,中国诗学解释学把“how”,即如何在具体的解读实践中做到更好的理解、完成读者对诗文本的深度追求作为关注焦点;刘安海《语言作为符码和文学创作对于语言的编码、超码》一文,主要借鉴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关于语言/言语的划分,认为文学创作中作家对语言的运用就是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