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中国第三势力宪政设计研究

在现代中国的历史上,在国共两党之外还存在第三种力量即本文所说的第三势力,他们的政治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现代中国政治的发展。第三势力这个群体,可谓成分复杂、思想迥异,但是他们绝大多数都抱有自由主义的宪政理念,以把中国改造成自由、民主的宪政国家为己任并为之舍身投入现实政治。本文即是对作为一个整体的现代中国第三势力宪政设计的研究,强调站在第三势力这个角度来重新认识和解读中国现代政治史。第三势力的宪政理想,虽然遭遇了知识分子从政悲剧收场的命运,然他们的宪政追求及其掀起的宪政运动,无疑是中国现代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三势力的宪政设计及其宪政实践中的经验教训与成败得失,或许无法为我们今天的宪政建设提供可以直接借鉴的资源,但是他们的宪政理念和宪政设计,却至少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维的方式,因为显然不论中国或整个世界,未来皆将在自由与正义、民主与宪政的方向进行无尽的探索。  (本文共19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现代中国家族叙事文学研究

中国的家族观念非常深厚,渗透于社会的各个方面,对中国人的生活产生了强大的支配、制约作用。虽然在20世纪这个社会转型期,家族制度被瓦解,家族组织也走向崩溃没落,但是家族情结已经扎根于民众意识深处,内化为民族的集体无意识,并成为文学书写的一个重要内容。现代家族叙事继承了明清家族文学的传统,记录了家族在现代转型期所经历的由兴盛走向衰败最终崩溃解体的过程,并由此折射出民族国家的沧桑历程;通过对家族中人物命运遭际的描述,展现了一个多世纪中国人的悲喜忧欢,揭示了他们的思想意识和精神面貌的嬗变历程。家族主题贯穿了现代中国文学史,表现了现代知识分子阶层在现代化进程中对家族的观照与省察。现代家族叙事的流变反映了人们在不同时期关于个人、家族和民族国家的想像,反映了人们的现代化追求,并折射出一个世纪文化语境和话语主体情感体验的变动。家族文学作为一个叙事类型具有相似的美学品格。题材特有的伦理、亲情内容,日常生活场景中体现出来的丰富文化景观,家事国史共生...  (本文共21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现代中国“人民话语”考论

不论从历史进程还是文学发展的角度看,“人民”始终是现代中国文化文学发展过程中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人民”不仅是现代中国政治、思想、文化、生活等领域出现频率极高的关键词,也是现代中国文学持久关注的对象。而“人民话语”则始终是现代中国文化文学历史进程中的一种核心话语,它不仅关涉现代中国文学的主题内涵、意义阐释,也连结着现代中国文学的生产、复制等过程。更为显见的是,“人民话语”和“延安文学”的“一体化”进程密切相关,并直接参与了“当代中国文学”的“一体化”建设。有鉴于此,本文选取“延安文学”这一在现代中国文学史上具有“桥梁”、“枢纽”性质的特殊文学形态作为基点,以史实为依据,以相关理论为参照,严格把握相关范畴、概念的界定和分析,在历史—思想—文化—文学相结合的研究视野下,采取“回溯”与“比较”两种主要研究方式,将“人民话语”这一现代中国文化文学中的一种元话语、元观念置于它生成、发展的历史语境中,在“历时性”和“共时性”两个层面对其进行...  (本文共2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新青年》翻译与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身份认同

“五四”文学既被称为“人”的文学,这意味着它的发生、发展和“人”的自我发现与“人”的现代自我身份的确立密切相关。既然如此,在这一“人的发现”与确立过程中,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现代身份的确立就显得尤为重要。这不仅因为现代中国知识分子是现代中国思想文化的引路人,而且他们还是现代中国文学的创作主体。在某种程度上,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身份认同与现代中国文化文学的发生具有同构的性质。具体说来,当现代中国知识分子在寻求自我的现代身份认同,并建构一种自我以及他们所属的群体的现代身份时,他们作为翻译主体、创作主体的一些具体实践行为实际上已经影响到现代中国文化文学的发生方式、发展形态与发展方向。进一步说,由于藉以支撑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现代身份的那些现代的先进知识或文化理念,主要来自于其对西方文化的翻译与汲取,因此,翻译对于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身份建构的作用重大,并且在很多时候它还成为真正的“跨文化”权力运作的所在。在我看来,就现代中国文化文学来说,研究...  (本文共19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

论梁启超的“流质性”与转型期中国文学的现代品格

在近现代之交的中国历史舞台上,梁启超是一位影响巨大而又备受争议的人物。梁启超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就是他的“流质易变”,中国学术界对“流质易变”的理解与研究,从一开始就存在着简单化、概念化、绝对化的倾向,由此而产生的一个突出的问题是相关研究缺乏应有的理论深度。事实上,“流质易变”并非梁启超独有的现象,它在转型期中国具有一种普遍性,这就具备了理论研究的可能性。令我感兴趣的是,转型期中国文学同样具有突出的“流动性”特征,那么,在梁启超的“流质性”与转型期中国文学的现代品格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呢?这正是本论文要着手解决的问题。本论文的出发点是梁启超的“流质易变”问题,论文的着眼点则是转型期中国文学(文化)的现代性问题,对“流质易变”的理解与阐释就构成了本论文写作的基础。“流质易变”首先是一个个性、气质问题,梁启超的思想立场具有一种变动不居的特点,这与他的文学家气质与情绪体验有很直接的关系:“流质易变”又是一个时代问题,转型期中国学人遭遇了政...  (本文共22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1981年07期
经济学动态

许涤新在英国牛津大学现代中国中心告别会上的讲话

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许涤新为团长的中国经济学家代表团,应英国牛津大学现代中国中心的邀请,到牛津、剑桥和伦敦进行了访问。1981年5月8日许涤新在英国牛津大学现代中国中心告别会上作了讲话。现将讲话内容摘要报道如下。 (一)中国四个现代化建设的问题。为了实现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我们需要吸取西方经济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学习西方国家在企业管理方面的优良经验。由于这个原故,有些朋友认为中国实现现代化,就是中国的西方化。对于这种看法,我认为是不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的。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是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上进行的,而不是在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上进行的,即使容许个体经济和中外合资企业的存在,也不会因此而动摇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因为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占着压倒的优势。吸取西方先进技术和学习西方国家在企业管理方面的经验,有利于增强中国社会主义国营经济的力量,而不是削弱这种力量。 (二)两年来,中国农村普遍地实现农业的生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