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FSH对仔猪睾丸支持细胞GDNF表达调节的研究

正常成熟的精子是哺乳动物顺利完成生殖过程的必要条件。FSH是调节精子发生最重要的内分必因素之一,它通过调节支持细胞(Sertoli cell,SC)功能,间接刺激精子发生。研究表明,仔猪睾丸支持细胞胶质细胞源性神经营养因子(glial cell line 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GDNF)是调节精原细胞增殖分化的重要内部调节因子(Meng X,2000),GDNF由支持细胞分泌,受FSH调控(Tadokoro Y,2002)。本论文以原代培养仔猪睾丸支持细胞为实验模型,研究了FSH对GDNF表达的调节。免疫组化(immunhistochemistry)研究结果发现:在幼龄阶段(2-4周龄),GDNT蛋白主要表达于间质细胞区,而在曲细精管内未见表达。从第2月龄开始,GDNF蛋白在曲细精管内的支持细胞胞浆出现阳性信号,呈较低水平表达。随着年龄的进一步增长,GDNF在睾丸曲细精管内的表达也不断增强,到成  (本文共10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兽医科学》2007年11期
中国兽医科学

FSH对仔猪睾丸支持细胞增殖和GDNF表达的调节

支持细胞(sertoli cell,SC)是睾丸中最早形成的体细胞,在精子发生过程中,SC不仅能为各级生殖细胞提供营养和生长因子,而且SC的数量决定了睾丸的大小、生精细胞的数量和精子的量,SC的功能主要受促卵泡素(follicle stimulating hormone,FSH)的调节。研究表明,雄性大鼠的FSH在胚胎期或新生期促进了支持细胞的增殖;猪支持细胞增殖期与血浆中高水平的FSH的变化一致[1-2]。FSH的α、β亚基或FSH受体(FSHR)失活在雄性会改变精子的发生,甚至出现不育。近年来的研究显示,胶质细胞源性神经营养因子(glial cell line-derivedneurotrophic factor,GDNF)是一种调节精原干细胞更新及分化的旁分泌调节物[3]。在睾丸中,GDNF通常由SC产生,而各级生精细胞产生此生长因子的受体Ret和GFR-α1[1]。GDNF有可能决定精子发生中包括精原干细胞在内的未分化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畜牧兽医学报》2011年10期
畜牧兽医学报

FSH调节仔猪睾丸支持细胞GDNF表达的信号机制

胶质细胞源性神经营养因子(Glial cell line-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GDNF)是支持细胞(Ser-toli cell,SC)在FSH调控下合成分泌的调节雄性动物支持细胞增殖和精原干细胞(Spermatogonil stemcells,SSC)增殖/分化的关键因子[1-3]。大鼠的支持细胞和分化的生殖细胞都表达GDNF mRNA和蛋白质,表明在这些细胞类型中GDNF以旁分泌或自分泌方式调节SSC的增殖和分化[4]。当支持细胞异常地超表达GDNF时,会引起生殖干细胞的积聚和异常扩充[5]。我们的前期研究发现,外源性添加FSH可以浓度-时间依赖性促进体外培养的SC的GDNF蛋白表达[6-7],但FSH调节GDNF表达的分子机制仍不清楚。本研究通过添加信号传导路径中的抑制剂或促进剂,采用半定量PCR和免疫印迹对FSH调控GDNF表达的信号通路机制进行了研究。1材料与方法1.1实验材料睾丸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畜牧兽医学报》2008年08期
畜牧兽医学报

FSH通过激活ERK1/2调节仔猪睾丸支持细胞GDNF的表达

胶质细胞源性神经营养因子(Glial cell line-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GDNF)是Lin等1993年从大鼠胶质细胞瘤细胞系B49的条件培养液中分离纯化得到的一种新的神经营养因子[1]。在睾丸,GDNF是由支持细胞(Sertoli cell,SC)产生的调节支持细胞增殖和精原细胞增殖分化的重要的内部调节因子[2-3]。这一生长因子在雄性动物生殖干细胞中的作用近年来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4-6]。有研究表明,FSH联合GDNF可刺激初生的大鼠睾丸支持细胞增殖,而LH或睾酮联合GDNF却不具有该种促进作用[7]。Yomogida等[8]研究发现,当支持细胞异常地超表达GDNF时,会引起生殖干细胞的积聚和异常扩充。Tadokoro等[3]研究表明,GDNF的表达受到促卵泡激素(FSH)的调控,这就暗示了GDNF/FSH信号通路调控着生殖干细胞(Germinalstem cells,GSCs)...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科学》2011年11期
中国农业科学

FSH和17β-雌二醇联合作用对仔猪睾丸支持细胞Skp2表达的调节

Effect of Combination of FSH and 17β-estradiol on the Expression of Skp2 in Cultured Immature Boar Sertoli Cell ZHANG Guo-sheng,ZUO Jing,GAN Rui,ZHU Feng-wei,SUN Yan,WANG Xian-zhong,ZHANG Jia-hua(College of Animal Science,Veterinary and Aquaculture,Southwest University/Chongqing Key Laboratory of Forage and 0引言【研究意义】睾丸支持细胞(sertoli cell,SC)的数量决定了睾丸的生精能力[1-2]。细胞增殖是影响睾丸支持细胞数量的重要因素,但支持细胞的过度增殖则会引起单纯支持细胞综合症(sertoli cell-on...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7年10期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精神分裂症患者血清BDNF、GDNF水平与认知功能的改变及抗精神药物和物理治疗对其的影响

精神分裂症为临床常见、严重的精神疾病之一,是一种认知、思维、情感及行为等多种病症的总称,起病缓慢、病情迁延易反复且病程较长,目前对其发病机制尚不明确[1]。大量临床实践表明精神分裂症属于一种脑发育障碍疾病,而神经营养因子在维护中枢及周边神经系统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既往相关研究提示,神经可塑性及细胞再生能力损伤可能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病理生理基础之一[2],神经营养因子家族中的BDNF、GDNF在精神分裂症患者中日益受到关注,当两者表达水平降低或缺乏时可能会增加精神分裂症患者发病易感性,早期国外学者NIITSU等人研究指出BDNF、GDNF与精神分裂症存在一定关联性[3],李新峰研究显示,精神分裂症患者存在持久而严重的认知功能障碍[4]。由前人研究可看出精神分裂症患者其血清中BDNF、GDNF表达水平在疾病发生、进展及预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因精神分裂症患者存在明显的认知功能障碍,因而临床积极探究科学合理的药物方案至为关键[5],早期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7年19期
现代生物医学进展

调控RET依赖性GDNF信号通路对大鼠癫痫模型的影响

Chinese Library Classification(CLC):R-33;R742.1 Document Code:AArticle ID:1673-6273(2017)19-3628-04前言既往研究表明神经胶质细胞源性的神经营养因子(glialcell line-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GDNF)对癫痫发作后海马区域神经元具有保护作用[1,2]。但持续性GDNF高表达可能激活RET(rearranged during transfection)依赖性GDNF神经元凋亡通路,即GDNF-RET-Pit1-P53,最终使P53表达下调,进而诱导神经元凋亡[3,4],既往相关研究集中于垂体腺瘤以及先天性巨结肠等[5,6],此观点并未在癫痫模型中得以证实。本研究拟采用匹鲁卡品诱导癫痫模型,造模后2h立体定向注射anti-GDNF抗体,而后1、3、7 d录像监测大鼠癫痫发作频率、EEG测定脑电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