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卡夫卡与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

卡夫卡被认为是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源头,在他之后的存在主义文学、超现实主义文学、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荒诞派戏剧甚至法国“新小说”等流派都与其渊源深厚。这就意味着,在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滋养与培育中成长起来的20世纪后期中国作家,几乎都间接或直接地受到了卡夫卡的文学遗产的惠赐。然而,仅仅证明这种毫无疑义的影响事实并非本论文研究的出发点,而恰恰是在这种影响研究的事实之上,去清点卡夫卡所遗留下的这笔文学遗产被发掘的深度,被继承的可能性,以及被再创造的程度,可能才是研究目的所在。本文主要采用了比较文学中传播——影响研究方法,兼顾平行研究方法,探讨卡夫卡对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的影响,尤以卡夫卡与广泛意义上的“先锋小说”之关系为主线。全文分为五个章节:绪论部分以“悖谬”作为线索对卡夫卡的创作思想及艺术观念进行概述,并简要概括卡夫卡与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的影响关系,提出了比较研究的可行性与意义。论文第一章对80年代以后卡夫卡在中国的传播与接受状况进  (本文共12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2年21期
名作欣赏

在荒诞中寻找出路——卡夫卡与20世纪后期中国荒诞小说

一、卡夫卡式荒诞的存在主义内涵“荒诞”是一个哲学命题,也是一种审美倾向与美学表现。事实上,被笼统地纳入西方荒诞文学的法国荒诞小说、荒诞戏剧以及卡夫卡的荒诞小说在本质上还是有不少区别的。以加缪和萨特为代表的法国荒诞小说依托于存在主义哲学,通过严密的逻辑论证表现人生的荒诞与虚无;荒诞派戏剧以非逻辑的语言和非理性的结构展示人的荒诞处境。卡夫卡式的荒诞,正如加缪所言,是用普通事物来表现悲剧,用逻辑性来表现荒诞。卡夫卡式的荒诞就是存在本身,世界的真相就是谎言与怪诞。在一个荒诞的秩序之下,人的举止越是符合常规,越是平常,往往就越是荒诞的;反之,越是显得离奇怪诞不符合常规的行为举止,其实正是真实的。在加缪看来,这种悖谬正是卡夫卡的秘密所在,“自然性与非常性之间、个性与普遍性之间、悲剧性与日常性之间、荒诞性与逻辑性之间的这种持续不断的抵消作用,贯穿他的全部作品,并赋予它以反响和意义”①。扎东斯基也洞穿了卡夫卡荒诞的“真貌”,他说:“在卡夫卡以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13年01期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

卡夫卡的梦境诗学及其在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创作中的回应

弗兰茨卡夫卡毕生意图表达一种“梦幻般的内心世界”(1976)302,梦境的描述在他的日记、随笔及书信中随处可见。霍尔和林德(Hall and Lind)(1970)9对卡夫卡被译成英文的“非小说体”文字资料进行详细考证,发现对梦境的描述多达37次(《卡夫卡日记》31次,《给密伦娜的信》6次)。这些被记录下来的真实梦境与卡夫卡梦境般的作品互为指涉,具有惊人的相似性,甚至有时候,小说本身就是梦境的如实记录。在博尔赫斯看来,阅读卡夫卡就是“和他一起做梦,当然,是噩梦。卡夫卡的噩梦不是只言片语,而是通篇都是”(1998)216。帕特瑞克布瑞吉沃特(Partrick Bridgwater)(2003)31也曾断言,“进入卡夫卡的文本就是进入梦的世界,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探寻被隐藏在梦境表象之下的意义”。卡夫卡研究专家瓦尔特H索克尔(Walter HerbertSokel)(2002)14在总结其卡夫卡研究近50年的成果时指出,“卡夫卡作品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魔幻现实主义与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

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所获得的活力与开拓性发展,是在与域外文学的不断交流、碰撞与融合的历史语境中产生的。这其中,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与欧美现代派文学、存在主义文学以及后现代主义文学一起对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产生了重要而深刻的影响。就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而言,其在中国的传播与接受不仅直接催生了20世纪后期一个重要的文学流派——“寻根”文学,而且在整体上对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哲学意识与文体意识的觉醒方面也有着重要而独特的贡献。如果说魔幻现实主义对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的显著影响力,为我们对二者之间的比较研究提供了可能和依据的话,那么其对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的影响所带来的问题意识——诸如全球化与本土化、传统与现代化等,不仅是魔幻现实主义与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之间的问题,而且也是整个20世纪中国文学在接受、借鉴域外文学时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因此,对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与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关系的研究既是我们反思中国当代文学乃至整个20世纪中国文学...  (本文共12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04期
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卡夫卡的时间哲学及其对20世纪后期中国小说的影响

卡夫卡(Franz Kafka,1883-1924)对西方现代主义小说具有重大的启蒙意义,在西方现代派小说其他各流派中产生了强大的分蘖作用,因而,中国文学敞开大门伊始卡夫卡就备受瞩目,并在现当代中国小说作家中激发出广泛而持久的影响。20世纪80年代前期,卡夫卡还仅仅被少数追求艺术创新的王蒙、宗璞、谌容等老一辈作家所关注;到了90年代前后,卡夫卡几乎成为当时最有“人缘”的西方现代派小说大师了,有论者认为,80年代以来在中国“几乎所有描写变形、乖谬、反常规、超日常经验的小说都直接或间接地与卡夫卡有关”[1]。然而,同备受青睐的变形术相比,卡夫卡的叙事时间艺术则是一个被学界所冷落的美学现象,这是因为,相对于叙事时间艺术精彩纷呈的西方现代派小说而言,卡夫卡的时间叙事实在显得过于单一和朴实了。事实上,对卡夫卡而言,时间不仅仅是一种叙事技巧,更是思考存在的方式;卡夫卡所追求的是一种不发展的时间,以其表现存在的虚无与未明的前景,在无限的延宕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师陀乡土小说新论

师陀一生共创作发表了小说、散文、戏剧、诗歌四种体裁271篇文学作品,其中以乡土小说创作数量最多、影响最大,然而师陀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直处于无名状态。大多数文学史著作以及专论30年代、40年代文学的研究著作,或是对师陀只字不提,或是将师陀划归为京派作家一笔带过。师陀研究领域内部在师陀“是否京派”这个问题上,回答却忽左忽右,莫衷一是。师陀的乡土小说从创作伊始就被刘西渭称赞有“奇特的风格”,然而70年过去了,这种“奇特的风格”到底是什么,依然没有人说清楚。20世纪80年代,由夏志清和胡乔木两个有力平台对师陀小说进行了推介,依然未能改变师陀以无名状态存在的命运,这其中包含了特殊的“接受障碍”现象。这些问题和现象的存在,说明师陀的无名状态不是其艺术成就不够的简单反映,而是关乎其小说文本本身的特殊性,关乎师陀与20世纪中国文学批评标准和文化时空之间对话关系的特殊性。因此,以问题的集中发生地——师陀乡土小说创作为研究入口,对师陀重新进行命名...  (本文共2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