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洪大容文学研究—兼与中国文化之关联

作为18世纪后期朝鲜北学派的先驱,洪大容留在世上的遗作并不多。但由于其较为进步的思想意识、积极探索的科学实践精神,以及在从中世纪走向近代的过渡期提出的治理社会的崭新理念和先进的哲学思维,深得后人的尊崇。但也恰恰因为对其思想意识和科学成就给予的过分关注,与其文学观、文化意识有关的研究成果略显逊色了些,进而导致了后人对其文学观乃至文化意识认识上的不足。鉴于此,笔者将可收集到的洪大容的汉文著作《湛轩书》(上、下)和朝文游记《乙丙燕行录》作为第一手资料,从中归纳总结出其文学观、文化观、哲学观等,向世人展现潜藏于洪大容著作中的“异彩”,并拟将客观、公正、全面地评价他的实学地位。此外,通过阐释融会在其著作中的异国形象和幻象,让人们了解到当时朝鲜文人对中国乃至西方文学、文化的认识,进而发现这种认识和看法对社会变革所起的积极作用。论文从洪大容的思想体系、洪大容的诗学理论、洪大容文学的形象内涵、洪大容文学与中国文学的双向反馈四个方面论述了洪大容文  (本文共1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延边大学
延边大学

在日朝鲜人历史及其现状研究

朝鲜半岛与日本列岛隔海相望,历史上曾有过良好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关系。但是,近现代以来日本帝国主义对朝鲜的殖民统治,迫使众多朝鲜农民东渡日本,他们长期居住于此而形成为“在日朝鲜人”这一少数民族群体。然而,日本政府殖民统治的结果最终导致朝鲜半岛南北分裂,而其实行的民族同化和民族差别政策致使在日朝鲜人处境的艰难。本论文以在日朝鲜人为研究对象,主要探讨其形成过程、现实处境及未来展望,批判日本政府长期延续的民族同化政策,强调多民族共生共存的时代必然性。本文序言论述了研究在日朝鲜人问题的目的、意义和研究动态及方法,主要探讨“在日朝鲜人”这一概念问题,指出在日朝鲜人作为“在日本的朝鲜民族”,其概念中应该包括居住于日本的韩国国籍朝鲜人、朝鲜国籍朝鲜人、日本国籍朝鲜人和无国籍朝鲜人等,这样才能体现出“在日朝鲜人”这一民族群体的完整性。第一章主要叙述历史上朝鲜半岛与日本列岛频繁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和朝鲜封建统治制度的日趋衰落及日本逐渐侵占朝鲜...  (本文共12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延边大学
延边大学

14世纪-17世纪中叶朝鲜对明和日本贸易关系史研究

本文以迄今为止的贸易关系史研究成果为基础,着重考察十四世纪至十七世纪中叶朝、中、日三国贸易关系的来龙去脉及其基本特征。本文由绪论、正文和结论三个部分构成。绪论部分在进行课题说明的基础上,主要阐述了研究目的和意义、研究动态、研究内容和方法等问题。正文第一章是东亚三国对外关系的形成与朝鲜的贸易政策部分,主要论述了东亚三国之间对外关系的形成与贸易,朝鲜前期贸易政策的本质与一般特征、朝鲜制定贸易法规的背景等。当时,中国周边国家臣服中国是弱国、小国与强国、大国之间维持平衡的基本手段,是弱小国家保持国家安全的重要一环。而且对朝鲜和日本来说,是统治者维持和巩固其统治地位的一种保障。第二章是朝鲜对明、对日贸易的性质部分,主要论述了朝鲜对明贸易的事(?)朝贡性,朝鲜对日贸易的交邻性,特别是详细论述了倭寇的活动及其东亚三国贸易产生的重要影响。第三章是朝鲜对明、对日贸易的形态部分,主要论述了朝鲜对明,对日贸易的形态与方法,种类以及贸易场所、通商渠道等...  (本文共1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儒道研究》2015年00期
儒道研究

“小中华”意识:大明恩情?抑或朝鲜主体意识的萌生?

17世纪中叶明清易代,朝鲜如何看待清朝这个由“夷狄”建立的王朝,是一个饶有兴味的问题。在早先的“朝贡贸易体系”研究视角下,朝鲜被视为明清两朝的模范朝贡国。不过,这一模范朝贡国的形象,近期受到了挑战。在“从周边看中国”这一新的研究视角下,研究者使用更具有私人性质的材料,尤其是出使清朝的使臣所写下的游记,从中探寻朝鲜士人对清朝的直观体验,发现朝鲜对清朝的真实态度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恭顺。事实上,朝鲜并不认可清朝的正统性,对之心存鄙夷。研究者更敏锐地发现,随着17世纪中叶明清易代,朝鲜产生出一种独特的“小中华”意识,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朝鲜才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拒绝承认清朝的正统地位。在“小中华”意识驱使下,朝鲜认为“明朝后无中国”,“中华文物”保存在东国朝鲜,自视为“中华正统”。1朝鲜何以会产生这样一种“小中华”意识呢?多数研究者从情感层面思考这一问题,将之归因于朝鲜对明朝存在着深厚的感情。葛兆光分析指出,由于明朝对朝鲜有赐号、再造之恩,...  (本文共29页) 阅读全文>>

《人生与伴侣(月末版)》2017年05期
人生与伴侣(月末版)

用“高丽棒子”称呼韩国人是怎么来的

随着“萨德”事件的发酵,“高丽_棒子”一词再次在词络、民间频现,虽然媒体上不乏冷静的呼声,但收效并不明显,毕竟这个称呼由来已久。中国人对朝鲜人称为“高丽棒子”,有多重说法。有说法认为,“棒子”是指朝鲜人种的玉米,但其实朝鲜南部多种水稻,北部多种小麦,玉米传入朝鲜半岛较晚,故种植并不广泛。还有说法认为,伪满洲国时期朝鲜籍伪警察使用大警棍敲打中国人,被中国人称之为“棒子”,但这个词实际上在清代就很普遍了。据康熙朝的王一元《辽左见闻录》记载:“朝鲜贡使从者之外,其奔走服役者,谓之‘棒子’。”王一元听说,朝鲜妇女如因“淫行”受罚,所生之子就被称之为“棒子”,遭到一般百姓鄙视。这些“棒子”蓬头垢面,头上不准戴网巾。出门不准骑马,只能徒步。住宿时也不准睡火炕,只能在地上卷着稻草入眠。这些“棒子”是朝鲜国内最低贱的底层劳民。朝鲜使团中的确有不少奔走驱驰的仆隶,被称之为“棒子”。这一点在乾隆朝的《皇清职贡图》中也有体现,直接写道“朝鲜国民人俗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北人口》2012年04期
西北人口

中亚朝鲜人社会的形成和发展

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末人类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事件,它不仅使国际关系格局发生重大变化,而且也改变了各加盟共和国的地位和关系。15个加盟共和国成为独立主权国家,赫鲁晓夫时期开始努力缔造的“苏联人民”化为泡影。伴随着共同国家认同(苏联)的消失,建立新的身份认同、实现民族复兴成为新独立国家各民族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中亚五国,主体民族的地位在独立的瞬间就建立起来,而各国少数民族如何确立自身身份、怎样实现民族发展则成为社会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它不仅关系到族际关系的和谐,而且还关系到国家民族的构建,甚至国家的统一和社会的稳定。在中亚诸多民族中,朝鲜人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它是一个迁移来的民族,有较多的人口(30万),分布范围较广,与中亚原有民族在文化上有较大差异,而又有较大社会影响力。本文介绍中亚朝鲜人的情况,并由此反映出中亚国家独立后民族关系的一些问题。一、中亚朝鲜人社会的形成近十几年来,“高丽人”(俄语为коресарам,是朝鲜语中“”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