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

由于现实主义的影响,在国际政治领域中流行的一个观点是把意识形态当作“假象”、“招牌”、“偏见”之类的东西。在冷战期间,意识形态又成了区分当时的两大阵营的根本性标识。许多人不无道理地认为,所谓冷战,实际上就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战争”。冷战结束以后,西方学者吹嘘意识形态已经终结。事实果真如此吗?事实上,作为一种世界观、方法论,意识形态为一国外交政策提供一种价值尺度和辩护体系,它在国际政治生活中将长期发挥作用。意识形态的重要性正如美国历史学家迈克尔·H·亨特所言,“这个题目太重要了,不容受到忽视,就好像一个病魔缠身,郁郁寡欢的亲戚,理所应当地要求我们给以关注,而我们过去对他的要求给予的满足太少,甚至敷衍了事”。然而,在冷战后,国内一些学者主张:在国际社会生活中,各国都应该放弃意识形态,回到国家利益上来。由此,又引出了国际政治领域中频繁讨论的另一个重要概念——国家利益。在民族国家占主导的国际社会里,国家利益是一国外交政策的永恒出发点。究竟  (本文共12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中国网络民族主义思潮的功能与影响研究

当前国内网络民族主义思潮自从诞生以来,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争论,但我们不能简单地将当前国内网络民族主义思潮与狭隘的民族主义相提并论。应该充分认识当前国内网络民族主义思潮的爱国主义性质,其本质与主流是爱国的,是中国新民族主义在网络上的延伸,它反映了中国民众对国家和民族的热爱与责任感。当代青年大学生是当前国内网络民族主义思潮的主要参与者,他们虽然充满爱国激情、思想开放活跃,但因其思想的不成熟性又缺乏对社会现实的充分认知,他们的思想和言论往往会带有一些非理性的因素,不能因此否定当前国内网络民族主义思潮的本质与主流。当前中国网络民族主义存在的种种问题是与当前中国社会所处的历史发展阶段相吻合的。当前国内网络民族主义将随着时代的进步,不断的实现自身的发展、扬弃和成熟,不可能一蹴而就。本文运用政治学、民族学理论探讨了对民族主义、网络民族主义内涵的理解与认识,从界定中国网络民族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区别与联系,结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际,科学地概括和归纳...  (本文共2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乡学院学报》2017年08期
新乡学院学报

论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的统一性

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是学者们在国际政治研究中经常使用的术语,然而,对于两者之间关系的看法在学术界一直没能达成共识。从世界冷战史看,意识形态在国际关系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当代国际关系看,国家利益在国际关系中起着主要的作用。这似乎很容易得出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对立的结论。如果说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是对立的话,就意味着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难以兼得,意识形态也就不存在于国家利益之中了。既然如此,意识形态为何受到每个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呢?显然,意识形态应该是国家利益的一部分,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是统一的。一、国际政治研究中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的对立在国际关系研究中,国家利益决定国家关系已经在国际社会达成了共识。每个国家领导人在评估本国与他国之间的关系时,都会从国家利益的角度来考量。共同利益促进国际合作,利益分歧导致国际冲突。然而,关于什么是国家利益的问题,学术界并没有形成定论。这是因为国家利益具有主观性,它需要政治家们根据自己的认知作出判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知识经济》2007年12期
知识经济

论国家利益与意识形态

国家利益具有观念和概念两层意义。观念上的国家利益包括民族认同感、国家凝聚力、文化传统、民族历史等几个方面,约瑟夫·奈所提出的“软权力”这一概念,体现了观念上的国家利益,软权力成为国家利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一国的意识形态又是软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软权力这一概念将国家利益与意识形态联系到了一起。从这个角度上看,传统上对国家利益与意识形态的关系把握是否妥当?国家利益的内容究竟包含了什么?意识形态是不是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工具?如何运用意识形态使之促进国家利益最大化?本文将就这几点展开讨论。一反思国家利益对于国家利益的概念,各学派有不同的理解,汉斯·摩根索认为:“国家利益包含两个重要因素一个是逻辑上所要求的,即逻辑上必不可少的;另一个是由环境决定的,是可变的。前者有相对永恒存在的必然性,后者则依环境的变化而改变。……国家利益包括只个方面:领土完整、国家主权、文化完整”。亨廷顿在题为《美国国家利益的消衰》一文中认为:“国家利益源于国家认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延边大学
延边大学

朝鲜半岛统一内部障碍的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分析

本文第一部分(1-2章)首先分析了意识形态的概念和功能以及国家利益的概念和属性,然后结合朝鲜半岛的实际简要论述国际政治中政治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的相互关系。在从意识形态角度回顾与总结朝鲜半岛政治与民族分裂以及对峙的历史过程之后,作者揭示了意识形态在朝鲜半岛分裂与对峙过程中的巨大作用和对统一政策的深刻影响。文章的第二部分(3-4章)在对朝鲜与韩国的意识形态与国家安全利益和政治利益作了必要的论述后,具体分析了朝鲜半岛统一内部障碍的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内容在双方的和平统一政策中的具体表现。作者认为这些障碍主要存在于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两大领域的七个方面:1.意识形态领域。主要体现在下列五个方面的分歧与对立:(1)统一的主体;(2)统一的前提条件;(3)未来国家的性质;(4)民族大团结;(5)民族共同性等。2.国家利益领域。主要体现在下列两个关键政策问题上的对立:(1)驻韩美军问题;(2)未来统一国家的结构问题。文章结论与展望部分从现实主义角...  (本文共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内蒙古大学
内蒙古大学

当代中国主流意识形态与国家安全观的共生关系研究

意识形态是国家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种观念形态,意识形态一旦被统治阶级和国内民众普遍接受并深切认同,必将在该国的政治文化中居于主导地位,从而成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国家主流意识形态。主流意识形态在内容上表现为统治阶级治国理政的一整套系统化的理论体系,并且随着国家建设的发展而不断得到充实和提升,逐步在广大民众中形成最大范围的认同效应,在国家政治安全稳定状态能够得以长效维持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功能和作用。与此同时,国家的安全观念也是国家政治安全的理论指引,在安全领域与主流意识形态一起共同构成了密不可分的共生关系,在共生发展中对于国家安全利益的维护同样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新中国成立以来,马克思主义理论在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主流地位是在与各种非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长期斗争中逐渐确立的。新中国之初,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在思想政治领域、经济结构领域和社会文化领域展开了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整顿、改造和建设,从而初步奠定了社会主义...  (本文共1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