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研究

本研究课题“音乐民族审美心理学”是一个边缘交叉性、跨学科的研究领域,是以“中华民族”及其音乐为主要研究对象,旨建立在民族音乐学之理念,采用偏向于人文主义的研究取向,突出心理现象的社会特质,利用历史文化分析法、因果分析法等对民族的音乐审美心理作深入考察。力图从更广阔的学科视野,更深的层次对中国人的音乐审美心理的内部结构、活动方式和外化形态等做相对全面的探讨。力图超越对文化现象的表面描述,从而为深入探讨文化形成的“深层结构”开辟新的途径。本研究中还运用文化比较的方法,通过与他民族文化参照系的横向比较,引发我们同其他民族音乐审美心理类型的一种互为“易位”的思考,以帮助我们反思自身文化和审美心理的局限和不足,更好地去认识自我文化,构建具有中华民族自身特色与个性的音乐审美心理学。课题研究主要内容:音乐民族审美心理形成的基本条件是受自然系统中的地理环境、人种特征,社会系统中生产方式、社会政治结构、哲学思想、宗法、原始神话、集体无意识等因素的  (本文共2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音乐》2006年04期
中国音乐

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中的阴柔偏向——兼谈民族性别角色的社会化

当代人类学研究认为,文化具有某种人格气质。它往往选择一种气质或融合几种相关的气质,并把这种选择“专断”地揉进社会生活的每一个方面,而在学术和艺术领域表现尤为突出。[1]这种“文化气质论”给我们的音乐美学研究也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参照。在人类漫长的进化、发展过程中,由于男女性在劳动、生活中社会分工的不同,导致出各自在生理特征、人格倾向和心理状态等方面的分化,而最终形成不同的社会性别角色。这种性别角色并不等同于生理学中的性别划分(即“性角色”sex roles),而往往是两性被所属的社会与群体所规定与要求的,符合一定社会期待的品质特征(即“性别角色”gender roles),包括男女两性所持的不同态度、人格特征和社会行为模式。传统惯常的模式中男子表现为攻击性强、精神旺盛、有冒险精神、独立性强;女性则有较为文静安详、温柔随和、依赖性强的心理品质。这种性别角色的社会化通常会带有鲜明的民族印记,反映了一个民族共同体对本民族成员一种定势的、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音乐学》2007年03期
中国音乐学

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中的尚悲偏向

相对世界其他民族而言,中华民族历史凝重,在长期的封建专制中央集权的统治下,因“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而造成政治悲剧,历代统治者敲骨吸髓的盘剥压榨使民不聊生,穷兵黩武的战争让百姓倍尝国破家亡的哀痛。这些都是造成各种人间悲剧的社会根源。正如锺嵘《诗品序》中所云“至于楚臣去境、汉妾辞宫;或骨横朔野,魂逐飞蓬;或负戈外戍,杀气雄边;塞客衣单,霜闺泪尽;或士有解佩出朝,一去忘返。”(锺嵘1986:52)等等也都说明中国人由黑暗现实的感发而形成的悲剧精神具有悠久的传统。在发愤著书、发愤作乐的传统下,无数的文人与音乐家激于苛政国衰的哀痛,忧国忧民,壮志难酬,流”;或付诸于琴箫,遂成哀乐悲声。所谓“乐之所至,哀亦至焉。”(戴圣1997:874)并且,不仅“奏乐以生悲为善音”,而且,从欣赏层面来看,“听乐”者亦“以能悲为知音”。这种风尚自先秦、汉魏六朝时期即已如斯,清人卢文?更是直言古人“音乐喜悲”,以致“后之言乐者,止以求哀”。对于中国人音乐审美...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音乐时空》2015年06期
音乐时空

浅谈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中的阴柔偏向

对音乐的研究并不是孤立的,音乐与社会的每一个层面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是社会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施咏教授在《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中的阴柔偏向》一文中结合社会发展情况对中国人音乐审美中的心理偏向进行了分析。笔者对这一命题深表认同,并结合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阐述的思想谈一谈自己的观点。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阐述的“法律与自然因素、社会因素的关系”。笔者认为音乐是在社会的发展中逐渐被抽象出来的,而法律也是自然法逐渐发展的,音乐审美心理是一个长期的形成的过程,是建立在社会发展的基础上的。帕斯卡尔说:“人的一切尊严就在与思想”,人类对音乐的认识、抽象、发展,无不依赖于自己的思想。所以笔者认为对音乐的审美心理与法的形成是有相同之处的。施咏教授在《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概论》中提到了中国人的先祖与西方人不同,我们的原始生活模式是采集式的,而西方人则是狩猎式的,这两种不同的生存模式造成了中国人与西方人早期的心理差异。笔者非常认同这样的看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音乐与表演版)》2010年03期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音乐与表演版)

音乐学人文主义路径的可贵探索——评《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概论》

最近笔者细读了施咏的《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概论》[1],这是一部在民族音乐审美心理领域进行辛勤开拓的著作。笔者阅读此书收益颇多,其中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作者为了对中国人的音乐审美心理进行分析研究,首先将“音乐民族审美心理学”这个多学科交叉综合而成的新学科的学科框架和边界、基本术语和理论进行了梳理,向学界展示了一个新颖的学科领域;二是在对中华民族这个特定民族共同体的音乐民族审美心理进行研究的过程中,理论架构合理,研究方法得当,让我们从人文主义视角对该领域有了较为深入的认识。这两点收获目前其他的同类相关著作尚不能提供,这足以说明此书在当前乃至可以预期的未来一段时间,都将具有不可替代的学术价值。笔者认为,此书的特色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认识:一、创新开拓,鼎立学科出于本书研究之需,作者分析介绍了“音乐民族审美心理学”这个学科,而这个学科正是我们没有面对过的领域。要想对这样一个多学科交叉的学科领域进行探索,首先要求作者对这些相关的大学科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黄河之声》2011年05期
黄河之声

忧喜并至 苦乐相错——试论中国人“音乐喜悲”审美心理内涵

一、“音乐喜悲”的审美偏向中国人的审美情感呈多元化、复杂化倾向。悲喜交集、苦乐相错往往同时出现在同一艺术作品中。“悲”即悲剧,作为一种美学范畴而存在。“不是特指某种戏剧体裁,而是泛指一种美学观念、美学形态,或一种特定的审美情感类型”。1我国悲剧艺术历史悠久且作品数量庞大。春秋战国时期,以悲为主的各类艺术作品就已产生。如《诗经》的“《伐檀》、《硕鼠》控诉农民受剥削压迫的生活艰辛”2;汉代“以哀为美”3的琴、瑟、筑作品盛行,如《胡笳十八拍》;被誉为“挽歌时代”的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的诗与音乐、元杂剧等均涌现出悲剧题材的传世之作。大家熟知的悲剧音乐有嵇康的《广陵散》、屈原的《离骚》、关汉卿的《窦娥冤》、姜夔的《扬州慢》、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等。悠久的历史渊源、深厚的文化土壤孕育出了一种悲剧情怀—“中国人的音乐审美心理有着尚悲的偏向”4,即音乐喜悲。二、“悲剧”音乐的分类《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概论》一书将音乐表现悲情的曲目分为政怨、士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