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Sommerlad腭帆提肌重建术的基础与临床研究

腭成形术的主要目的是重建软腭肌肉的结构和功能,达到腭咽闭合,为获得正常的语音效果创造条件。手术是实现这一目的的主要手段。然而手术又可造成腭裂患者继发性上颌骨及牙弓生长发育畸形,使腭裂修复手术的利、害关系并存,并一直被认为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如何能避其害而就其利,最大限度的发挥腭裂修复手术的目的,一直是临床医生努力追求的目标。为了提高腭裂修复术后恢复正常语音效果的成功率,就必须深刻认识腭裂的畸形特征,详细研究手术方法的科学性和生物安全性,使支配软腭上提运动的肌肉正确后退复位并行使其功能。为了避免或减少腭裂术后上颌骨生长发育畸形的不利影响,则需在阐明腭裂术后上颌骨生长发育畸形病理结构的基础之上,通过术式设计与方法的应用而予以消除,使腭裂手术成为既能为恢复正常的语音创造条件,又可避免对上颌生长发育产生抑制影响的理想整复方法。在对当今国际流行的腭裂修复方法广泛应用和深入剖析的基础上,我们认为Sommerlad腭帆提肌重建腭裂整复方法具  (本文共1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美容医学》2018年09期
中国美容医学

Sommerlad腭帆提肌重建术联合腭咽肌瓣咽成形术修复大龄患者腭裂的临床研究

腭裂手术的最主要目的是实现腭咽闭合(VelopharyngealCompetence,VPC),为获得正常的语音效果创造条件。在我国,由于经济状况、唇腭裂序列治疗发展不完善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不少腭裂患者就诊时已经错过了公认的手术修复治疗的最佳时机(10~12个月),其中大龄未手术的腭裂患者(5岁以上儿童及成人)非常多见[1-2]。西方国家由于唇腭裂序列治疗较为完善,腭裂手术基本在适龄完成,大龄腭裂手术修复的相关研究较少,无相关的治疗策略供大家参考借鉴。目前,大多数学者认为大龄腭裂患者如采用传统的幼儿一期腭裂手术方法修复往往无法达到正常发音所需的腭咽闭合功能。因此,如何选择有效而适宜的外科治疗方案,为大龄腭裂患者的语音康复奠定良好的结构基础,尽量避免多次手术创伤,是唇腭裂外科医生们努力的方向[1]。已有学者报道兰式法修复大龄腭裂的时候同期进行咽成形术能有效提高腭咽闭合率,减少鼻漏气,改善语音效果[3]。笔者在前期开展了Sommer...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东牙病防治》2013年03期
广东牙病防治

Sommerlad腭帆提肌重建术修复腭裂的临床研究

Sommerlad腭帆提肌重建术的核心是以腭帆提肌环的解剖复位重建为特征的功能性腭裂修复术[1]。Braithwaite等[2]提出修复腭裂应恢复异常附着的腭帆提肌至正常位置。手术时不仅应将软腭肌群从硬腭后缘、鼻后嵴等不正常的附着处解剖游离,同时应将解剖的肌纤维与口、鼻腔侧黏膜分离,形成两束蒂在后方的肌纤维束,将其向中央旋转并对端、交织缝合在一起呈拱形。通过手术将偏离的腭帆提肌纤维走向复位到正常位置,充分发挥腭帆提肌对腭咽闭合的作用[3]。该术式与传统两瓣术的区别在于需要把腭帆提肌解剖分离出来,恢复到正常水平位置并对位缝合,重建提肌吊带,恢复腭帆提肌在收缩时牵拉软腭向后向上,实现腭咽闭合。郑谦等[4]率先在国内开展完全的腭帆提肌复位重建术,笔者过去基本采用两瓣术修复腭裂,2011年开始采用Sommerlad腭帆提肌重建术修复腭裂,获得较为满意的效果,现报告如下。1资料和方法1.1患者来源2011年10月~2012年12月在潮州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口腔医学研究》2013年07期
口腔医学研究

显微镜下腭帆张肌及腭帆提肌重建整复先天性腭裂临床研究

消除腭咽闭合功能不全消除口鼻瘘一直是腭裂整复的主要目的,腭咽闭合功能常被用来作为比较整复腭裂的手术方法是否优秀的基准点[1~4];多位国外医生在修复腭裂时解剖异常附着的腭帆提肌及切断附着于翼钩内侧的腭帆张肌,重新定位使腭帆张肌及腭帆提肌回到正常的生理位置,得到较好的腭咽闭合功能,腭咽闭合不全仅为4%~6%[1,3,4]。本院从2004~2012年应用显微镜解剖腭帆张肌,腭帆提肌,整复先天性腭裂310例,对其中50例手术后患者进行超过4年的随访,用鼻咽纤维镜及咽腔造影检查腭咽闭合功能,检查结果完全腭咽闭合45例,完全腭咽闭合率达90%。现报道如下:1材料与方法1.1临床资料选择2004~2012年在桂林医学院口腔颌面外科行手术的腭裂患者310例,采用德国蔡司显微镜S-8放大7~10倍行腭帆张肌,腭帆提肌解剖,使腭帆提肌回到正常的生理位置,进行腭裂整复术,手术年龄为3个月~45岁,平均年龄3岁5个月,平均手术时间1h,平均出血量35...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华夏医学》2013年01期
华夏医学

显微镜下100例1岁内患儿腭帆张肌、腭帆提肌重建术修复腭裂的临床研究

腭裂修复的目的是修复腭部的解剖形态,改善腭部的生理功能,重建良好腭咽闭合,为正常吸吮、吞咽、语音、听力等生理功能的恢复创造条件。恢复腭帆提肌正常解剖位置有助充分发挥其生理功能,获得良好的腭咽闭合。我科于2004~2009年对100例1岁内腭裂患者用腭帆张肌腭帆提肌重建术进行手术修复,获得满意效果。现报告如下。1材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2004~2009年我科共采用腭帆张肌,腭帆提肌重建术整复100例5~12个月腭裂患儿。男53例,女47例。1.2手术方法术前静脉用止血药,腭部注射1∶10万肾上腺素利多卡因后,分别用Bardach两瓣法、Langenbeck腭裂整复术、Oxford腭裂整复术、Vomerflap整复Ⅲ度腭裂硬腭,Ⅰ度Ⅱ度腭裂不在硬腭两侧做松弛切口,在硬腭正中处做一直线切口.所有病例都松解腭大神经,用显微镜放大6~12倍解剖腭帆张肌、腭帆提肌,在翼钩内侧剪断腭帆张肌肌腱,保留其具有开放咽鼓管功能的外侧肌束,使腭帆张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2007年02期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

腭裂的功能性整复-腭帆提肌重建术

先天性腭裂给患儿的语言造成了严重障碍,通过裂隙修补术,关闭口腔与鼻腔之间的异常裂隙,是医生们首先产生的朴素想法。长期以来,全世界众多学者为了使患儿获得正常语音进行了不懈努力,提出了众多术式。经过临床应用,有些术式因其科学性、实用性逐渐被大家所接受,并不断完善,使腭裂术后语音效果逐渐提高。腭裂整复术的发展,经过三个层次,从最初最基本的裂隙关闭,到软腭后退,再到更高要求的腭帆提肌环重建术,重建功能性的软腭,经历了上百年的时间。1968年Braithwaite首先提出应对腭裂异常走行的软腭肌群进行矫正[1],1970年Kriens提出了功能性肌肉重建的概念[2],虽然没有相应的技术操作作支撑,但这一理念引起了众多学者的高度重视并在手术中不断完善。1986年Furlow提出的反向双Z术[3],1995年Cutting介绍了软腭肌肉重建术,为重建功能性软腭作了大胆的尝试[4]。伦敦儿童医院的Sommerlad教授系统总结了10余年开展的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华口腔医学杂志》1999年04期
中华口腔医学杂志

腭帆提肌运动神经支配的实验研究

现代腭裂功能性整复术,提倡后退腭帆提肌,重建腭帆提肌吊环。但术中的过度分离,可能会造成腭帆提肌运动神经损伤,从而影响术后的腭咽闭合功能。我们对该肌的动物神经来源及外周走行路径进行了实验研究,以期为临床腭裂整复术提供解剖学依据。1材料和方法:雄性健康家兔10只,体重每只20~25kg。应用辣根过氧化物酶(horseridishperoxidase,HRP)逆行追踪技术。实验分两组进行。第一组4只兔,口外入路显露腭帆提肌并引入HRP,隔日取脑干,制成切片后行组织化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课题(3947075)作者单位:116027大连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学染色,光学显微镜下观察标记神经元的分布状况。第二组6只兔,分别预先离断一侧副神经颅脑根、舌咽神经根和迷走神经根,然后再进行腭肌提肌运动神经的HRP逆行追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