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小说交际语用研究

没有对文学进行解释的交际研究和没有对文学交际进行解释的文学研究都是不全面的研究(Sell, 1991a: xiv)。语用学的根本目的是解释包括文学交际在内的言语交际。公元前五世纪,希腊人首先开始思索文学创作和阅读的目的,从而开创了文学研究时代。从古至今,文学研究可分为三大类:文学批评、文学语言学研究和文学语用学研究。这些研究成果说明进行文学交际语用研究的合理性、可能性和可行性。然而,迄今为止,似乎还没有研究能全面解释文学交际的过程,尤其是小说交际的过程。本论文试图对小说交际进行语用研究,构建小说交际语用框架,解释小说交际的过程。本论文首先全面系统地回顾了文学批评、文学语言学研究和文学语用学研究,说明进行文学交际语用研究的合理性、可能性和可行性,同时指出构建小说交际语用框架,解释小说交际过程的必要性。然后,本论文解释说明“交际”的含义,回顾总结并讨论了语用学有关交际参与者、交际中的意义、交际语境和交际中的语用策略等方面所进行的研究  (本文共22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2007年03期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

小说交际语用研究

1.引言“人们说话时总有向他人传递信息的意向,这是所有言语行为的基础”(M ey,2001:68)。文学创作,至少在我们这个文明的时代,决不是无意之作,而是有意向的言语行为(Lodge,1990:158)。小说作者希望通过小说创作折射生活,反映人们的心理,以特定方式影响读者(Q u inn,1992:58)。正如小说创作是有意向的言语行为那样,小说阅读也是有意向的言语行为。读者阅读小说不仅为了欣赏小说中的故事,也为了扩展知识面,增加对世界的了解(Lodge,1992:10)。小说创作和阅读的过程是作者和读者通过小说进行交际的过程。随着语用学的发展,以小说言语为语料进行的语用研究并不少见,如R yder(1999)、Skew is(2003)、曹精华(1995)、涂靖(2000)等,而以小说交际为对象对它进行系统描述的语用研究却并不多见,即使有也只是附带提及而已。P ratt(1977)认为,小说言语是读者与作者和叙述者交际的媒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外语教学》2011年03期
山东外语教学

小说交际的认知语用研究——品读《红楼梦》

1.0引言批评理论的两个支柱分别是对价值的阐释和对交际的阐释。(Richards,1983:25)小说交际作为一种特殊的书面交际形式,与日常交际有共通之处,同时也有其独特性。作为认知语用学理论基础的关联理论(Sperber&Wilson,1986/1995)是一种交际理论,用来解释明示-推理的交际过程。由于关联理论是根据信息处理的一般认知理论去解释话语理解,所以该理论模式主要研究的是面对面的日常交际,很少论及小说交际过程。即使是在那些相关论述中,关联理论也只是强调小说交际与日常交际的共性,将其纳入到信息处理的一般交际模式中,对其特性的阐释还不够充分。那么,我们该如何从认知语用学(主要是关联理论)的角度来分析小说交际呢?首先,我们应从比较小说交际与日常的面对面交际的异同入手。2.0小说交际与日常交际之共性小说交际包括小说写作和小说阅读两个过程,它们都是有目的的交际行为。作者与读者之间通过小说进行交际。因此,我们把作者与读者之间通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四川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年02期
四川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小说交际的认知语用研究——新时期小说艺术变革解读

引言文学是语言的艺术。随着认知科学和语用学的不断发展,以文学语篇中的语言现象为语料进行的认知语用研究并不少见,他们分别从语用修辞、语用原则、语言变革等方面针对小说中人物交际用语进行了系统深入的探讨和研究,如Ryder(1999)、胡织女(2005)、景小平(2007)、邓晓宇(2009)等等。但小说交际与自然语言交际相比有其特有的交际途径和交际效果。小说交际是作者与读者之间,以小说为媒介进行的延缓了的交际过程,因此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交际,不具备即时性和互动性的特点,作者无法完全预测众多读者的认知假设,了解交际效果;读者对于明示和暗含信息的推理更无法及时得到作者的印证。小说交际的复杂性、戏剧性和独特性是构成作品本身艺术价值的重要因素。因此,小说交际并不仅仅指小说中的人物交际,而是指作者与读者之间通过小说诸要素(叙述方式、情景编排、故事情节、结构设置、人物对话等)进行的间接交际形式。但迄今为止,尚未有研究能够从认知语用的角度,对小说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方翻译》2012年02期
东方翻译

语篇翻译的多维连贯模式:语用界面

四、语用连贯语用,即语言运用,是语用学研究的目标。语用学与语义学都关注自然语言中的意义,但两种理论对意义研究的进路不同。语义学主要通过词语本身和词语之间的配合来考察语义,而语用学则主要是通过语境来考察意义。著名语义学家列文森(Stephen C.Levinson)给语用学下的定义就是“语用学研究的是语言使用者将句子恰当地与语境相匹配的能力”(Levinson,1983/2001:24)。所谓“匹配”,是指关系的连通,也就是本文所说的连贯。句子与语境匹配了,其阅读效应就连贯了,反之就会显得不连贯。提到语用学,就不能不提到格莱斯(Herbert Paul Grice)和他的合作原则。该原则把人与人之间的语言交流视为发生在一定语境下的言语行为;这些言语行为的目的是要以言行事;而这里所说的事自然是人的事,其社会属性自不待言,如此,言语与言语之间的关系,言语与社会语境之间的关系,在语用学的视h野r田里4就成士7了亩事讲件与b事击讲件+之丨...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2年30期
名作欣赏

礼貌原则视野下的跨性别文化交际——从语用学角度分析小说《中国式离婚》

“礼貌”(politeness)作为人类文明的产物,是人类语言活动中不可或缺的最起码的道德规范。通过对语言礼貌现象的研究,语言学家们可以更清楚地洞悉语言和社会的关系以及诠释出说话人在特定语境中使用特定语言形式的原因。①Brown和Levinson提出,礼貌就是“典型人”(Model Person简称MP)为满足面子需求所采取的各种理性行为,并将面子分为积极面子(positive face)和消极面子(negative face)两种。积极面子是指人们希望自我形象及个性得到肯定和赞扬。消极面子是指人们希望拥有自己的地域权、行动权以及不被阻碍的权利。Brown和Levinson指出,有些言语行为像命令、请求、批评、反对等本质上是威胁面子的,所以在实施这言语行为时,为了使交际能够顺利进行,交际双方的面子得以保全,说话人就得采取礼貌策略作为“补救策略”②(redressive strategy)。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语言学家、心理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