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视译过程的认知研究对本科口译教学的启示

本论文以融阅读理解、断句、记忆、口头翻译等技能于一体的视译为平台,用认知理论和心理语言学理论探究英汉视译这一复杂的认知活动过程中阅读理解、意义单位、注意力的分配、预测、断句和灵活整合的合理性和形成机制。论文在认知、心理和语言的基础上对Gile的视译模式作了有益的补充,对“边阅读边翻译”的机制作了透彻的分析。论文还在视译过程的认知研究的基础上对一定量的视译训练对本科生交替传译训练所起的积极促进作用进行了实证研究,得出了视译训练能够促进本科生交替传译能力提高的试验结果。口译是一项注重意义传递而非仅仅文字翻译的跨文化交际服务活动,其核心在于摆脱语言结构的束缚,“脱离语言外壳”。尤其在两种结构差异大的语言之间进行翻译更要求抓住深层含义,不惜调整原文结构顺序以求译文符合受众语言理解的习惯。但是在视译和同声翻译中进行顺译时译员因受到语言结构差异的干扰,不得不按照句子成分出现的顺序进行断句并整合。视译多用于法庭口译,也常用作训练同声翻译前的初  (本文共12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翻译》2018年05期
上海翻译

计算机辅助口译教学研究二十年:现状、问题与展望

一、引言在信息技术的影响下,电话口译、电视口译、视频会议口译、在线口译等多种新型口译职业不断涌现,术语数据库、电子语料库、语音识别软件、视频会议操作系统等先进的职业工具令人目不暇接,与此同时,口译教学环境、内容、模式、过程与评价等要素也发生着深刻变革(邓军涛, 2015:78)。为了顺应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的变化趋势,及时掌握信息技术环境下口译职业与口译教学变革的最新动态,探讨信息技术环境下口译教学诸要素的优化设计方案,口译研究在过去二十年逐渐开辟出一个新兴领域——“计算机辅助口译教学”。本文将从研究简史、应用领域和效果评价三方面对其研究现状进行回顾,并就其中存在的问题和未来趋势加以阐述。二、研究现状(一)研究简史“计算机辅助口译教学(Computer Assisted Interpreter Training,简称CAIT)”指借助计算机、网络、语料库、专用软件、虚拟现实等信息技术辅助口译教学的理论与实践。CAIT成为口译研究的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南科技大学高教研究》2010年04期
西南科技大学高教研究

口译教学虚拟仿真训练模式研究

一、口译工作特点对口译教学训练的要求首先,口译是一种不可预测的即席双语传言活动。口译人员需要在准备有限的情况下,即刻进入双语语码切换状态,进行现时现场的口译操作。在口译教学中如何提高学生的反映速度和精度是评估口译训练模式的重要指标。口译工作的第二个特点是巨大的现场压力。严肃的现场气氛会给译员制造一种较大的心理压力,从而影响口译水平的正常发挥。如何在训练中培养学生的抗压能力就成了口译教学训练模式中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环节。口译的另一特征是独立面对纷繁复杂的各种问题。通常,译员在整个口译过程中基本上是孤立无援的。译员必须随时独立处理可能碰到的任何问题。这些问题包括语言类、文化传统类、自然科学类、社会科学类等方面。如何在口译教学中尽量培养和提升学生的综合文化素养和扩大学生的知识面成为了亟待解决的问题。如何在口译教学中融合听、说、读、写、译各方面的训练内容是口译训练是否合理的一个重要标准。二、传统口译教学训练模式的现存问题(一)教学训练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海外英语》2018年05期
海外英语

口译教学与研究的最新动向——《职业口译教学与研究》述评

1概述在全球化不断深入发展的新形势下,各种国际会议相继在中国召开,这不仅推动了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持续发展,促进了各国间交流,也意味着国内外市场亟须大量精通外语、具备高水平、多学科知识和丰富职场经验的口译从业者。目前,从事口译职业的人员大体可分为三类:在职、兼职及自由职业者。尽管他们各具特点、各有所长,却都有不足之处。这主要表现在:在职人员几乎没有自由度,兼职人员缺乏正规培训,而自由职业者数量过少,远远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刘和平,2003:35)。此外,外语专业或翻译方向的毕业生也不一定能胜任日趋复杂、多样化的口译活动,译员中大量吸纳了自然科学或人文科学领域的专家和学者。因此,意识到口译教学与研究、口译职业人才培养及选拔、口译从业人员知识建构及译员职业化培训等方面的重要性,对提高我国译员整体水平、提升国家语言能力乃至文化软实力具有巨大推动作用。这就要求我们加强口译教学与理论建设,积极推进译员职业化进程。早在2003年,国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海外英语》2018年06期
海外英语

高校口译教学模式思考——以英语本科课堂为例

1口译教学的主要内容和形式詹成[1]将口译教学划分成四个层次:大学外语口译教学、外语专业口译教学、翻译专业口译教学以及翻译专业/方向研究生口译教学。然而不论针对哪个层级,口译课程教核心应是“技能”。翻译活动,不论是口译还是笔译,都是实践性极强的活动。口译课程的路径可以延伸为交替传译、同声传译、会议口译等;围绕着口译技能,教师在课堂上可以开展出口译方法、逻辑思维、专题训练等板块。口译从其本源上就是一种源语言与目的语言之间的交互行为,作为口译者,拥有精湛的双语能力是基础。同时,由于口译者所面临的口译环境变化多端,涉及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因而要成为合格的口译者,必须是样样都有所了解的“万金油”(虽不精通,但涉猎广)。按照这样的要求,口译课程必须要培养学生的双语能力、言外能力以及口译技能。詹成提出的口译教学的四个层次,从某种程度而言,也是其相应学生所需口译课程内容深浅、学生对课程接受程度的层次划分,依据每一个层次的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宁波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8年04期
宁波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中国口译教学的发展:回顾与展望

口译作为一种跨文化的交际活动,由来已久。伴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对外交流日益增加,其重要性日渐凸显,译员作为一种职业也顺势而生。但凡一种职业,往往是从业人员高度专业化的结果。因而,社会对大量专业化的口译人才需求也必然催生相关教学和培训的跟进,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国内莫不如此。相比起始于20世纪20年代的西方口译教学,中国的口译教学发端整整晚了近半个世纪。根据现有文献记录,国内的口译教学最早可追溯到北京外国语学院60年代开设的口译课,之后由于“文革”中断。[1]直到改革开放后,北外于1979年成立了首届联合国译员培训班,再次开启内地院校口译教学的先河。在这短短的不到四十年间,中国的口译教学事业从无到有,从摸索到阔步,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中国口译教学发展的三个阶段如果以近四十年为界,中国的口译教学发展大致经历了如下几个阶段:(一)萌芽期(1979-1989)“文革”结束后,顺应改革开放和对外交流的需要,几所外语类高校在口译教学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