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台湾健康传播之研究

健康传播自1970年代起在美国“斯坦福心脏病预防计划”(Stanford HeartDisease Prevention)的经验基础下,开始在全球各地推展各项计划。在台湾,面对传染病的防治经验于日本据台之后即已开展,并获致成效,如鼠疫、疟疾等;至国民政府迁台之后,以健康传播作为研究之主体论述则是近十之事,而健康传播究竟是否能在台湾获致实现,论文中以台湾医药新闻发展史上具有领先地位的《民生报》为研究目标,期望在研究过程中为台湾健康传播建立一项新闻评估指标,同时亦能为媒介体系在面对重大传染病议题之信息管理提出建议。论文以台湾肺结核、艾滋病、非典型肺炎、禽流感作为传染病之例证分析,运用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中之定量研究、内容分析与议程设置理论,试图从《民生报》在台发展21年间,作为传播载体的一员,如何透过新闻议题之类目建构,建立一套完整的分析架构,同时在建构过程,媒体信源权力与外部信源权力为何?而真正隐藏其背后的社会指标意涵又是为何?则是本  (本文共17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4年08期
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

两岸健康传播研究之比较与分析

一、健康传播研究方向分类标准为透析两岸健康传播研究的发展脉络,在建立两岸健康传播研究方向的分类过程中,本文曾尝试在前辈学者的研究基础上进行编码分类,但发现与实际研究现况有所出入,因此打破已有的分类框架,重新拟定分类标准。基于本文特点是“以健康传播为主体论述”的研究方向进行分类(此所谓主体论述系指文章标题中有“健康传播”四字)。经过三轮编码、判读,并交叉核实,两岸历年期刊和硕博士论文经分类归纳后,呈现出具体的10大研究方向,分别是:(一)媒介研究:包括对媒体综述(媒体素养、责任、定位、角色……)、报纸、电视、广播、广告、网络、手机等进行内容分析或效果评估。(二)发展趋势/理论研究:包括现况分析(含国内外)、历史综述(含国内外)、辩证/反思、理论探讨、经验总结等,采取文献综述的方法居多。(三)受众研究:针对目标受众的教育、素养、效果评估等研究,偶有套用理论分析、疾病防治或大众媒介等进行态度和行为的交叉研究。(四)疾病防治研究:指以疾...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新闻战线》2017年12期
新闻战线

健康传播4.0:从精英主导到平等对话

“健康传播”这一学术概念于20世纪70年代被美国学界提出,其作为一种社会实践由来已久。早期的健康传播实践大多遵循“知信行”模式(Knowledge-Attitude-Belief-Practice,KAP或KABP),即受众通过获取知识和信息形成健康信念和态度,从而改变其健康行为。然而,随着社交媒体的爆炸式增长,公共传播环境出现“信息飞沫化”“传者去中心化”“大众生活社交媒体化”的趋势,由“知识传递”“态度改变”和“行为达成”三个要素构成的KAP范式受到挑战。那么新媒体时代健康传播模式出现了怎样的变化?本文将以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健康传播的实践为研究对象,分析随着大众传播媒介和传播形式的变化,我国健康传播主要范式的变迁。我国健康传播发展的四个阶段1.健康传播1.0——基于政治动员模式的健康教育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健康传播运动以1952年开始的“爱国卫生运动”为代表。爱国卫生运动是“高度组织化的国家动员”(1),具有显著的社会主义特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健康教育》2018年01期
中国健康教育

新媒体在健康传播中的作用及评估

新媒体的发展推动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它对社会的影响是全面的,不仅影响着政治和经济,也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目前正在以迅猛的势头渗透到各个领域。同样,健康传播在新媒体时代也在发生着变革。随着大众对互联网和电子移动终端的可及性和使用频率的提高,新媒体在健康传播中展现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研究在当前新环境下新媒体为媒介的健康传播的特点及其在健康传播中的作用,了解新媒体健康影响力的评价方法,探讨在新形势下如何优化新媒体的健康传播,充分发挥新媒体的优势,对于把握新时期的健康传播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1新媒体的定义和新媒体健康传播的特点1.1新媒体的定义及特点新媒体是利用数字和现代通信技术,使信息传播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同时使信息发布者、传播者、接受者这3种角色不再被严格区分的信息传播模式[1]。与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相比,新媒体有以下几个特点:数字化、多媒体、互动性、网络化和个体化。数字化是指新媒体的技术基础,信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职业与健康》2018年08期
职业与健康

新媒体在健康传播中的应用现状与发展趋势

Current situation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new media application in health communicationZHANG Xi-chen,LUO Jiao-jiao,LIU ChangHealth Education Department,Hangu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of Binhai New Area,Tianjin,300480,China新媒体是新技术支撑体系下出现的媒体形态,如数字杂志、数字报纸、手机短信、网络、触摸媒体等[1]。随着互联网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新媒体呈现出蓬勃迅猛发展之势。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2017年8月4日在北京发布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已达到7.51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7....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今日畜牧兽医》2017年11期
今日畜牧兽医

畜牧兽医实践中健康传播的应用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以往对于健康进行传播的相关概念以及方式已经不能迎合人们的发展需求。此外,对于健康的传播工作为畜牧兽医的重要工作内容,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因此,当前的乡镇畜牧兽医站将健康传播当成了主要工作之一。1健康传播的内涵概述在传播科学当中,健康传播是非常重要的构成部分,基本的内涵为全面确保人们的身体健康并将其作为重要的目标,利用各项有效的手段以及方式实施保护健康的具体流程。其中,对于健康传播的内涵十分丰富,会涉及到较多的学科和不同领域的知识,涉及的学科主要包括传播学以及健康学,并将两个学科当中的知识进行交叉和结合,构成全新的体系,结合情况对医学和社会学等进行深层次的探究。从另一种层面进行分析,健康传播在我国还是一项非常新的研究课题。经过各个学科的交叉和结合,健康传播面临的环境会比较复杂,也存在较多的问题有待进一步解决,对于健康传播进行探究的内容非常广泛,并且十分丰富。因此,研究人员在对其进行研究的过程中需要利用多角...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新媒体环境下的健康传播研究

作为传播学的一门重要分支,健康传播学进入中国较晚,发展较慢,相对缺乏传播学界的重视。近几年,地沟油、三鹿奶粉、疫苗致死等诸多公共卫生事件频发,公共卫生事件作为健康传播学研究的重要内容,也越来越引起相关学者的重视。作为健康传播的重要主体,媒体在事件报道、科普传播上承担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若传播得当可以有效疏解恐慌,引导舆论,维护社会稳定,但如果传播失当,就会造成谣言四起,人心惶惶,极大危害社会公共卫生安全。本文的研究主体,2016年3月在山东济南爆发的疫苗事件,是一起较为典型的,因媒体报道失当,而加重社会恐慌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因缺乏健康素养,专业知识、职业道德等原因,国内传统媒体、包括自媒体在内的新媒体都不同程度的参与到事件的恶性、错误传播中来。直接后果便是谣言四起,人们焦虑惶恐,社会动荡不安,更深远的后果则是疫苗的接种率呈现大幅度下降,社会免疫屏障遭到破坏,对公共安全造成不可预知的威胁。本文期望对事件进行阶段性分析,梳理事态发展...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