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徐长卿多糖的研究及香菇多糖结构修饰与生物活性关系的研究

本文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探讨了徐长卿中二种葡聚糖和五种杂多糖的分离纯化及化学结构的解析;第二部分对香菇多糖结构修饰与活性的关系进行了探讨;第三部分则主要是对多糖甲基化方法的改良进行探讨。1 徐长卿多糖的研究1.1 徐长卿中葡聚糖I的研究从徐长卿中获得一种葡聚糖CPB—1。采用HPLC确定其分子量为1.5×10~4,比旋光度[α]_D=+159.2°(0.96,H_2O)。单糖组成经TLC及GC分析表明仅含葡萄糖。甲基化分析结果表明CPB—1主要由1,4连接的葡萄糖残基组成。部分酸水解及乙酰解表明其侧链由1,4和1,6连接的葡萄糖残基构成。IR及NMR数据表明该多糖呈α构型。与已获得的类似葡聚糖相比,该多糖的分枝中含有其它葡聚糖不含有的1,6连接葡萄糖残基,故该多糖为一种新结构的葡聚糖。1.2 徐长卿葡聚糖Ⅱ的研究该多糖由徐长卿碱提多糖粗品上DEAE-Sepharose FF柱,0.1 mol/L氯化钠溶液洗脱部位,再经Seph  (本文共1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海南医学》2017年15期
海南医学

香菇多糖对肿瘤坏死因子-α诱导炎症细胞模型的作用

胃癌是临床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流行病学研究表明,胃癌高发年龄为50~60岁[1]。随着老年化问题的日渐严重,我国已经成为胃癌的高发国家之一,严重制约人们的生存质量与临床结局,给家庭及社会带来沉重负担。手术治疗是目前临床诊治胃癌行之有效的干预手段,但术后恢复与避免再发是临床的重点与难点[2]。研究表明,术后辅助化疗有利于提高患者的生存率,但化疗药物的毒副反应相对亦会制约患者的生存质量,因而寻找减少术后化疗不良反应及改善机体功能成为了目前的急切需求[3]。香菇多糖是生物反应调节剂,能用于术后化疗的辅助治疗[4]。本文通过研究香菇多糖对肿瘤坏死因子(tumor necrosis factor,TNF)-α诱导RAW264.7细胞炎症模型的作用,探讨其对改善机体抗炎免疫功能的作用机制,为胃癌术后化疗恢复提供基础研究依据。1材料与方法1.1实验材料DMEM高糖细胞培养基,由美国Cellgro公司提供;澳洲胎牛血清,由美国Gibco公司提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解放军医药杂志》2017年08期
解放军医药杂志

大剂量化疗联合香菇多糖治疗难治性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的效果及FOXP1与Livin蛋白的表达

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DLBCL)是临床非霍奇金淋巴瘤的一种常见类型[1]。其典型特征是大B细胞弥漫浸润,临床表现、组织形态和预后等具有很大异质性[2]。目前,DLBCL临床治疗首选利妥昔单抗联合环磷酰胺+多柔比星+长春新碱+泼尼松(CHOP)方案,但该方案治疗复发率为30%~40%,其中难治性DLBCL比例约为10%[3]。如何有效提高难治性DLBCL生存率,并延长生存时间已成为医学界关注的热点和焦点。现在临床针对复发/难治性DLBCL均使用二线方案治疗[4]。伴随利妥昔单抗的广泛应用,尤其是联合二线化疗方案作为挽救方案,难治性DLBCL的完全缓解(CR)和总有效率(ORR)均明显提高。近年来,随着对DLBCL发病机制认识的深入,分子生物学指标如叉头框蛋白P1(FOXP1)、Livin等在淋巴瘤预后判断中有较高价值[5-6]。香菇多糖是一种生物反应调节剂,是从香菇子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康医学》2013年20期
中国民康医学

香菇多糖治疗恶性肿瘤临床应用

目前,在肿瘤防治上现代医学仍处于支配地位,但在手术、放疗、化疗后缺少后期治疗手段,即使手术成功切除了肿瘤,仍有相当一部分患者不能耐受放化疗,严重影响患者生存质量[1]。香菇多糖注射液是从食用菌香菇中分离并纯化的高分子多糖,已有香菇多糖注射液问世。香菇多糖具有免疫增强作用,在体内虽然无直接杀伤肿瘤细胞的作用,但可增强人体免疫系统功能而起到抗肿瘤作用。一般认为,香菇多糖能使腹腔与脾脏的NK细胞活性加强并诱生干扰素。在体外实验中香菇多糖可与其他药物联用而出现抗艾滋病毒的表现。1香菇多糖对恶性胸腹水或积液的治疗人体胸腹腔的一些癌性病变及恶性肿瘤常常能引发胸腔、腹腔发生弥漫性病变而导致液体异常增多,腹水或积液常常是恶性肿瘤的晚期表现,给患者带来很大痛苦,严重降低生活质量。适量抽取腹水后腹腔灌注香菇多糖每周1次,治疗4次以上,恶性腹水总有效率52%。研究认为,单纯香菇多糖疗效肯定且无明显不良反应,尤其适用于不能耐受化疗药物的晚期肿瘤患者,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浙江农业学报》2009年02期
浙江农业学报

香菇多糖研究进展

糖类的研究已有百余年的历史,近20多年来,随着膜的化学功能,免疫物质的化学研究的进展以及探寻新药物资源的不断拓展和研究的深入,发现糖类在生物体中的作用不仅是作为能量资源或结构材料,更重要的是还参与了生命现象中细胞的各种活动,具有多种多样的生物学功能。多糖一般由十个分子以上的单糖通过糖苷键连接而成的高分子多聚物。多糖按来源大致可分为植物多糖、动物多糖、海藻多糖、微生物多糖即细菌多糖和真菌多糖等。其中,具有很强生物活性的真菌多糖的研究日益受到重视,真菌多糖从真菌子实体、菌丝体、发酵液中分离,是一类可以控制细胞分裂分化、调节细胞生长和衰老的活性多糖。真菌多糖作为药物研究始于20世纪50年代,在60年代以后成为免疫促进剂受到广泛关注,其中香菇多糖(lentinan,LNT)是研究得较透彻的多糖之一。香菇[Lentinus edodes(Berk.)Sing]为担子菌纲伞形科真菌,是世界名贵食用菌兼药用菌之一。1968年日本千原吴郎首先利...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北方园艺》2008年12期
北方园艺

香菇多糖的分离纯化方法研究进展

香菇(Lentinus edodes)是侧耳科的担子菌,含有多种有效药用组分。近年来的研究发现,香菇中的多糖对癌症患者有治疗作用。香菇多糖为白色粉末状固体,对光和热稳定,在水中最大的溶解度为3 mg/mL,溶于甲醇、乙醇、丙酮等有机溶剂。香菇多糖具吸湿性,室温放置15 d,吸水量可达40%。相对分子量为4×105~8×105,这是采用凝胶过滤法(HPLC)和激光拉曼散射法测得的数据[1]。多糖的分离纯化是指多糖研究中获取研究对象的过程。一般这一过程包括分离、纯化和纯度鉴定。其中分离纯化是多糖研究的关键,其成功与否、效果的好坏都会直接影响后续研究的可行性与可信度。所谓分离就是将存在于生物体中的多糖分离出来。而多糖的纯化就是指将粗多糖中的杂质去除而获得的单一的多糖组分。在获得单一多糖组分后,必须对其纯度进行鉴定。需要说明的是,多糖的纯度不能用通常化合物的纯度标准来衡量,目前常用于多糖纯度鉴定的方法有凝胶过滤法、高压电泳法、超离心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