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电信竞争的形成

本论文以电信产业的竞争形成过程为研究对象。首先,对电信业从垄断走向竞争过程背后的有关理论演进作一个梳理,意在勾画出人们关于自然垄断的经济理念的转变轨迹,从而理解电信引入竞争(放松管制)的理论背景。其次,通过对美国电信产业垄断与竞争演化过程的回顾分析,厘清电信两次垄断的历史成因,并从经济、技术和制度三方面阐释电信业打破垄断的动力因素,以一个比较全面的角度理解电信竞争的必然性。作为一个被管制产业,本文接着从政府角度来探讨电信形成有效竞争的路径和措施,那就是通过将可竞争市场理论与市场障碍理论结合,推导出构造电信竞争性市场结构的方法,讨论原国有垄断电信运营商为适应市场化运作需要的民营化改造问题,总结出一些具有启示性的看法。由于电信产业的经济技术特征,电信竞争还有赖于一定的管制来实现,即是通过好的管制政策来保证和促进电信产业形成有效竞争。而出台好的管制政策需要有一个有效的管制治理来保证,因此管制治理是比管制政策更为重要和更为基础的东西,管  (本文共18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宁大学
辽宁大学

中国电信市场重组中的竞争与垄断

经济全球化是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而且这个趋势正在不断发展,推动世界经济的方方面面都已经和正在融入全球一体化中。具体到电信业,就是电信国际化,以电信业为基础的信息产业是经济全球化的物质力量。电信业国际化和经济全球化相互推动,加快了经济的一体化进程。在全球经济中,电信业及其更广泛的信息产业已经超越汽车产业成为全球第一大产业。在我们国家电信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先导产业和战略产业。回顾世界电信发展史可以发现,20世纪上半叶之前,在电信技术发展初期和成长阶段,尽管各国经济发展水平不尽相同,但在电信体制上都采取了国家垄断或企业垄断模式。由于垄断体制较好地适应了电信产业在发展时期的技术经济特点,电信产业的垄断时期也是各国电信产业获得较快发展的时期。随着电信产业由发展阶段进入发达阶段,在电信技术经济特性内在要求的促进下,电信产业的自然垄断性质日渐弱化,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世界电信产业从垄断进入竞争时代。正是在这样的内在技术经济...  (本文共20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邮电大学
北京邮电大学

全业务运营时代的电信竞争管制研究

电信竞争管制是电信管制的主要内容之一,也是世界范围普遍关注的问题。随着第三次重组的完成,中国的电信业紧随世界电信业的发展主潮流进入全业务运营时代,电信竞争随之转变为全业务竞争。全业务竞争给中国的电信业发展带来巨大的活力,也为电信竞争管制带来竞争失衡、过度竞争、竞争结构性失调和不正当竞争等方面挑战。因此,应在管制目标、管制内容管制手段、管制保障方面对电信竞争管制进行重构,解决问题时做到采取措施与改善制度供给相结合。本文共分八章。第一章为绪言,阐述了研究背景、研究意义,论文相关的定义和理论综述,提出了本文的研究思路和框架。第二章首先分析了全业务运营时代电信业的发展趋势,竞争手段变化和竞争所经历的产业周期,在此基础上分析了电信竞争管制面临的挑战,说明竞争管制重构的必要性,论述了管制重构的内容。第三章首先分析导致竞争失衡的横向和纵向因素并提出管制措施。第四章为全业务运营时代过度竞争的因素分析及其管制措施。第五章为全业务运营时代竞争结构性...  (本文共19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本地电信的管制与竞争

1、研究目的本地电信是整个电信业的基础,本地电信竞争又是电信业实现有效竞争的关键。但由于高沉没成本和高度垄断特征,本地电信网络一直是电信网络中最难打破的环节,往往被视为电信垄断的“最后一块堡垒”。如何进一步打破这块堡垒,加快电信竞争步伐,是管制经济学和电信经济学需要研究的一项重要课题。本文试图通过研究本地电信三种进入形式下管制与竞争的关系,特别是结合电信业出现的数网融合与竞争的趋势,探讨本地电信管制与竞争的内在逻辑关系,寻求本地电信实现有效竞争的路径,明确本地电信管制改革的方向,为电信管制政策的调整提供依据。具体分析:(1)进一步探求和揭示本地电信实现有效竞争的路径。理清本地电信实现有效竞争的路径是本文研究的主要目的。在本地电信进入的三种形式(转售、网络元素非捆绑和基于设施进入)中,前两种形式都能较快地促进本地电信市场形成一定程度的竞争,但这类竞争都是在新进入者依赖在位运营商网络的基础上进行的,并不能打破后者对本地电信网络的垄断...  (本文共18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交通大学
西南交通大学

基于我国电信改革的网络接入规制研究

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欧洲等国对电信产业进行了以引入竞争为核心的改革,放松规制、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就成为了全球电信改革的重要内容。由于电信业固有的技术和经济特点,决定了其有效竞争的必要条件是平等接入,实现互联。然而竞争性网络间自由的互联互通将可能产生瓶颈资源的利用和控制,降低竞争的效率,阻碍电信有效竞争的形成。因此,若能建立一种能同时最大化电信网络营运的企业效益和消费者效用的互联互通接入规制模式,保证电信网络有效的互联互通,将是实现电信市场竞争的关键。所以,如何建立合理的接入规制制度,促进电信竞争成为了规制部门和电信运营商讨论的核心问题,同时也成为了学术界研究的重要内容。中外对电信业的网络接入规制与竞争问题的研究,一般都是基于一定的市场结构与规制体制为前提,在单向接入和双向接入两种接入情形下对接入定价制度与电信竞争效率问题进行了大量的分析和探讨,也提出了许多非常有意义的理论和方法。然而这些研究都是基于西方各国电信改革较早国家的市...  (本文共13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
厦门大学

论电信产业的有效竞争

为促进中国电信业效率改进和福利提高,中国政府自上世纪90年代初启动了电信业破除垄断、引入竞争的管制体制改革。通过“两种模式、三步曲”式的改革,形成了目前“五加一”的初步竞争格局,改革取得初步成效。但是,迄今为止,有效竞争的局面并未完全形成,局部市场的竞争过度与竞争不足同时并存。研究发现,当前的市场结构状况更多的与后两次的分拆式改革密切相关,因此,引发我们对已有的市场结构管制方式进行反思,研究结论是:全球范围的分拆式改革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成功的。为进一步促进电信业有效竞争局面的形成,适应全球范围内兴起的三网融合趋势,必须对此前改革所形成的寡头竞争的市场结构进行进一步的改革,克服其存在的两种缺陷:(1)基础业务市场竞争者数量偏少,竞争不充分;(2)分业寡头垄断。改善目前市场结构的有效途径是:扩大市场准入,整合专用网资源,增发固定和移动牌照,允许全业务经营和跨行业经营,构造全业务宽松寡头竞争均衡的有效市场。同时,与多网络、多运营商竞争的...  (本文共1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