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日本与东盟的经贸合作到日本的东亚共同体构想

本文以国际关系的相关理论与方法从分析日本与东盟的经贸合作关系入手,进而研究日本提出以日本与东盟的合作为基础进一步构建东亚共同体的设想,并揭示日本提出构建东亚共同体的历史背景、具体内容和战略意图,以及分析周边国家的反应,并提出中国的因应对策。本文除绪论和结论以外,主要由七章构成。其中,第一章对与本文相关的理论进行阐析,并对有关概念作出界定。第二章全面回顾冷战时期日本与东盟经贸合作关系的发展过程以及它们在经济互动中所取得的成效。第三章着重研讨冷战后、特别是东亚金融危机前后日本与东盟经贸合作的进展。第四章阐析日本提出构建东亚共同体的缘由与具体内容,并论及近年日本在泡沫经济崩溃后,以及为实现其构想而作出的一些努力,包括与东亚一些国家缔结双边自由贸易协议等。第五章主要研究日本提出建立东亚共同体构想的战略意图。第六章从分析构建东亚共同体的主客观条件入手,对实现东亚共同体之可行性进行研究。第七章就周边国家对日本提出的东亚共同体构想的反应进行分  (本文共10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南亚之窗》2007年01期
东南亚之窗

“东亚共同体”的虚幻愿景

1997年12月,首届东盟-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即东亚10+3峰会)正式启动东亚合作机制以来,“东亚共同体”(the East Asiancommunity)构想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并随着东亚区域合作的不断发展而日益流行起来,以致许多人士对“东亚共同体”的“美好前景”寄予厚望。这种希望在2004年11月第八次东盟-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决定召开首届东亚峰会后达到高潮。他们激情满怀地期待这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峰会将“东亚共同体”的构想变为实际的行动。2004年12月,马来西亚总理巴拉维在第二届“东亚论坛”上发表了题为《迈向一体化东亚共同体》的热情洋溢的演讲,并乐观地声称,“东亚作为一个共同体已不再是一种理想,它在相当一段时间之前就已经是一项‘进行中的工程’。”[1]然而,随着2005年12月12日首届东亚峰会在吉隆坡召开,这些乐观者的希望很快落空了:该峰会决定“不谈‘共同体’”![2]2006年1月13日,在菲律宾召开的第二届东亚峰会对“东...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嘉兴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嘉兴学院学报

对东亚共同体及东亚国际合作的认识——基于韩国大学生对东亚共同体认同的问卷调查

一、东亚共同体讨论的演进历程(一)关于东亚共同体的论述从历史上来看,东亚处于以中国为核心、追随中华思想的朝贡体系中,是在这一地区围绕中国而存在的一个不寻常的国际社区。19世纪末,西方帝国主义入侵东亚,欧洲民族国家的概念被引进过来,而“以中国为首的朝贡体系”则崩溃了。此后,东亚地区的国际关系一直处于在冲突中寻找新秩序和新机制的过程中,现在仍然如此。东亚共同体也可以说是东亚国际关系的一种新模式,它的形成也就是东亚国际关系新范式的转换过程。在19世纪,东亚地区出现了一个新的大国——日本,它从一个新的视角,如“亚细亚连带论”等,将东亚作为一个共同体进行讨论。然而,日本军国主义却利用建设“大东亚共荣圈”作为发动侵略战争的借口。直到20世纪40年代,日本追求的“大东亚共荣圈”或“东亚民族论”都是其发动侵略战争的理论基础。如此一来,日本侵略史也就成为现阶段东亚共同体或区域一体化的最大阻碍因素。(1)20世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到80年代,在自由...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周刊》2013年26期
中国经济周刊

中日经济共同体是东亚共同体的先决条件

6月29日,在第三届全球智库峰会上,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语出惊人,称“余生将贡献于实现东亚共同体的事业”。相比欧盟,拥有中国和日本这两个全球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的东亚,似乎在一体化进程上仍是步履蹒跚。中日韩三国是亚洲经济的支柱,也是全球重要的经济体。2012年,三国GDP合计达到15万亿美元,占亚洲的70%、是世界的五分之一。同时,三国也是全球贸易大国,2012年三国的出口总额达到3.4万亿美元,占全球贸易的19%。区域一体化、经济全球化是当今世界发展的两大潮流,从APEC到G20机制,协商一致、共同行动已经成为各国应对危机,消弭分歧的首要选择。特别是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日韩三国愈发意识到,各自的经贸往来已经将三个国家紧密结合,如果没有一个更有效的沟通方式,将很难在频繁的经济波动面前独善其身。令人欣喜的是,随着东盟“10+3”领导人会议、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峰会等沟通机制的推动,中日韩自贸区(FTA)的首轮谈判已于今年3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社会科学》2012年01期
黑龙江社会科学

日本“东亚共同体”构想的形成及发展前景

2002年1月,小泉纯一郎首相在访问新加坡期间,明确提出了“东亚共同体”构想,这是日本政府首次正式提出“东亚共同体”构想。此后,日本的安倍晋三、麻生太郎、鸠山由纪夫、菅直人等多位首相在施政演说中都多次提及“东亚共同体”构想。2004年,日本成立了集产官学于一体的“东亚共同体评议会(”CEAC),由原首相中曾根康弘担任会长、日本国际论坛理事长伊藤宪一任议长。此评议会是目前日本国内关于“东亚共同体”研究最为权威的机构。在全球化和地区一体化迅速发展的今天,对日本的“东亚共同体”构想进行评析,揭示其面临的挑战及战略意图,是非常必要的。一、日本“东亚共同体”构想的提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的区域合作主要从经济领域着手。20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以“赔偿外交”和“经济外交”打开了东南亚市场,重新恢复同东南亚国家的关系。1977年,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出访东南亚,提出“福田主义”三原则:不做军事大国、构筑友好信赖关系和对等合作。“福田主义的发表标志...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1年01期
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

东亚共同体建设:历史模式与秩序观念

冷战结束后至今,国际政治舞台上的一个正在发生和令人瞩目的现象,就是全球化(globalization)与区域化(regionalization)发展进程齐头并进。所谓的区域化,或地区化、地区一体化、地区多边主义,实际上就是以建设地区共同体为终极目标的地区多边合作过程。其中,冷战后的东亚地区多边合作虽然历史较短,但是发展势头很猛,并明确提出了建设“东亚共同体”的目标。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近年来,有关建设“东亚共同体”的讨论,成为一个在国际和国内都十分热门的话题,也出版了不少相关著述。然而,如同主权观念源于欧洲并影响我们对现代国际关系的认识一样,今天人们对地区共同体概念的理解也往往是把欧洲地区共同体作为参照物,把欧盟作为世界其他地区可以借鉴的样板。①这是由于欧洲地区共同体建设模式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成功、最成熟的。毫无疑问,欧洲经验是其他地区共同体建设可以借鉴的宝贵财富,至少是一个重要的参照物。与此同时,由于各个地区的特殊性,各地区共同...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