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型金属矿山环境污染及防治研究

矿山环境问题具有区域性和特殊性,长期以来未受到人们重视,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社会的不断进步,人们生活水平逐步提高,生态环境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曾一度为边缘性的矿山环境也开始受到人们的重视。目前,矿山开采、选矿和冶炼等活动引起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环境地质问题,也是环境地球化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甘肃省金昌市和白银市是分别以金川铜镍岩浆硫化物矿床和白银铜-多金属硫化物矿床为依托建立的典型矿业城市,是我国重要的有色金属生产基地。然而,近半个世纪以来,对金川和白银矿山开发和选冶造成的生态环境负效应问题缺乏相应的重视和研究。本文通过详细的资料收集、野外采样和室内分析测试,对金川和白银矿山开发所产生的环境问题进行了全面的研究,重点探讨了重金属元素在尾矿、废渣、土壤、水体、沉积物和植物等介质中的环境地球化学特征,揭示了重金属在不同环境介质中的存在形态、释放、迁移和转化规律以及重金属的活动性及其生态环境效应,评价了重金属在  (本文共12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散文百家》2017年10期
散文百家

大河金川

汽车沿着公路往前走,河水在阿坝高原上奔流,天空在长长的河谷中显出深蓝色。看见一群沐浴在阳光中的树,从窗外跑过。接着,远处延绵的梨花在前面……我似乎是还没看见梨花,仿佛闻到了春天里的花香。金川异常安宁。风从河面上徐徐而来,白色的梨花在枝头上窸窣晃动……我坐在公路边的梨树下,以一种最自然的姿势听大金川河奔流的声音,还是以最舒服的状态看这个耀眼的春天。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不会相信,金川的梨花是一种微弱的白。三月间,梨花在高原的阳光照耀下,与束狭的河谷构成灰白色的调子。在四川,很容易遇见大片的桃花和梨花。只要走出城市的包围,总能看见梨花。但是,我还没有看见过,梨树种在离河这么近的台地边。现在见了,好像是与别处的梨树不一样,有一种临危不惧的气质。那几朵落入河水中的梨花,仿佛是河里才激起的浪花,在水面上旋转,慢慢远去。眼前的情形,让我出现了幻觉,像是失去概念的眩晕,就像是在曾经相识的梦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甚至还有担忧,害怕这一切会转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党的建设》1988年06期
党的建设

镍都金昌

在绵旦千里的河西走廊,当你引颈眺望寒上风光,被那种“匹马西从天外归,扬鞭只共鸟争飞”的诗意带入历史的遐思时,远方的地平线上,那一座影影绰绰的现代化城市的靓影,或许会被你疑为海市屋楼。不,那是象神话一样出现在戈壁滩上的镍都—金昌市。 这个新型工业城市,位于河西走廊东部,祁连山北麓,腾格里沙漠南缘,总面积9600平方公里,目前人口已达35万多。因辖永昌县,且有金川河水横贯其中,故名金昌。 提起金昌,必然想到那些开发和建没金昌的人们。22年前,市区金川还是一片荒漠。l,58年,备交“卡脖子”之苦的新中国开拓者们,在这里找到了储量丰富、前景辉煌的大型镍矿。镍,那可是20多吨鲜美的对虾,或是河西五六百亩地所产的小麦才能换来1吨的宝物里这一激动人心的发现迅速吸引了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n个民族的数万名有志之士,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以磅礴的热情,在这里奏响了威武雄壮的创业曲。酣睡的宝藏苏醒了,沉寂的古淇上出现了“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长江文化论丛》2012年00期
长江文化论丛

略谈金川河古今

金川河为南京城内的两大水系之一,因流经金川门而得名,位于城区北部,北流入长江,在历史上曾与秦淮河媲美,有着“南秦淮、北金川”的美誉。金川河是全国罕见的发源于城市中心地区的入江河流,也是长期被世人忽视的一条河,关于金川河的历史变迁、利用整治、文化遗产等方面的研究还没有引起学界的重视,甚至在《金陵古迹图考》中的附图“金陵古水道图”中没有金川河身影,在其他介绍南京历史文化的著作中也罕有专门介绍金川河的章节。这和它与秦淮河相比文化地位较为逊色有关。金川河在南京“四象”之外,算是城北郊水道,而且历史文化相对单薄,资料搜集较难,人们不重视它也在情理之中。近代以来,南京不断重视长江沿岸的开发及城北地区的发展,特别是下关商埠区域的崛起,带动南京城市规划和建设的侧重点逐步倾向城北一带,南京城市发展也逐渐从“秦淮河时代”走向“长江时代”。位于城北一带的金川河沿线陆续得到开发,南洋劝业会、和记洋行、京市铁路等新生事物不断出现。新中国成立后,南京长汀_...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数位时尚(新视觉艺术)》2012年03期
数位时尚(新视觉艺术)

论现实意义对公共艺术品的介入——以南京金川河改造中的艺术品设置为例

城市的公共空间是贯穿城市的动脉,是城市生活的纽带,也是市民通行、休憩的空间。现代城市公共空间不仅仅只有实用的设施职能,同时也串联着人们生活中重要的交往空间。在当下的城市改造中,公共艺术品的设置成为一个重要的方面,优秀的公共艺术品,总是能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探索新的艺术语言和形式,其中,对于现实意义的融入成为其中的一个重点,公共艺术品通过材料、技术、观念和形式等诸方面的设计,展现出与现实世界的沟通和交流,成为特定时代的见证者。现实意义对于公共艺术品的介入表现为在多个方面,它不仅要表现其作为公共艺术品所展现出的公共精神,还要做好这种精神与现实世界的互动,此外,公共艺术品还应尊重当地的文化传统和社会现实。下面将以金川河改造中的艺术品设置为例,从公共艺术品的互动性、公共性和文化性阐释现实意义对公共艺术品的介入。一、大众感官——公共艺术品的公共性现实意义对于公共艺术品的介入首先表现在公共艺术品的公共性。从地域上看,公共艺术品有别于博物馆和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江苏地方志》2006年03期
江苏地方志

南京文明的摇篮——金川河

金川河古名紫川,其名称最早出现在六朝。南朝刘孝威《登覆舟山望湖北》诗中首句写道:“紫川通太液,丹岑连少华。”诗中的“紫川”和“太液”分别指的是金川河和玄武湖,“丹岑”、“少华”分别指紫金山和九华山。此后,金川河几乎在所有的历史典籍中销声匿迹,具体名称也成为历史之谜。到了明朝,因南京城城墙13座城门中,有一座朝北开辟的城门叫金川门,故而命名为金川河。金川河与长江南京段、秦淮河、玄武湖等共同构成了南京城市地面的水环境。金川河纵贯南京城区北部,是贯穿南京城区的第二条大河。远古时期,金川河水系不仅与长江、玄武湖是连为一体的,而且与秦淮河水系也是相互连通的。直到六朝时期,金川河水系依然通过南京城市南北的分水岭—鸡笼山和九华山之间的狭窄人工河道潮沟,与秦淮河水系相连。每当江潮上涨,江水由金川河回流至玄武湖,再经过潮沟倒灌到六朝宫城周围的城壕之中。隋唐以后,随着潮沟湮塞,金川河水系与秦淮河水系正式分开,并逐渐形成今天的河道格局。金川河发源于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