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贝尔纳科学政治学思想研究

本文是对建立在传统标准科学观基础上的贝尔纳科学政治学思想所进行的研究。随着科学功能的外化,科学已经成为国家的重要战略资源,引起各国政治主体越来越密切的关注,政治力量对科学的控制和干预力度正在不断加大。科学与政治的交互作用及其影响成为无法回避的问题。而科学政治学理论研究则大大滞后。20世纪80年代以后,它受到东西方学者和社会活动家的高度重视,成为理论研究的一个热点,但缺乏共同的范式。在这种情况下,科学政治学研究迫切需要自身语境的确立、巩固和进一步扩张。长期以来,由于把贝尔纳思想定位到广义科学社会学和科学学方面,使得人们在强调政治调控科学的同时,忽视了贝尔纳更加丰富的思想内容,如关于科学自由的思想、关于公众参与和民主控制的思想等等。随着科技功能的不断外化,贝尔纳政治调控科学观点的影响越来越大,导致在实践层面政治调控科学的不断强化,而科学的自主性却时常遭到忽视和冲击,表现出贝尔纳政治调控科学的具体实践困境。整合贝尔纳没有范式的科学社会  (本文共2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17年08期
科学学研究

科学学的研究进路暨前瞻——基于贝尔纳奖的分析视角

(1)以《科学的社会功能》为基础,贝尔纳开创并发展了“科学学”的研究进路,这一研究进路在理论构成上,包括科学的基本属性、科学的增长模式和结构模式、现代科学的科学化三个方面,其中现代科学的科学化又是通过在三个层次上的规范实现的,即作为个体科学家的社会责任、科研组织的合理化和科学战略的调控。贝尔纳奖(The John Desmond Bernal Prize)是为纪念科学学的开拓者J.D.贝尔纳(John DesmondBernal.190l-1971)而设立的。贝尔纳因《科学的社会功能》(1939年)而被公认为“科学学”的奠基人,开创了“科学学”研究领域(1),他对科学的社会性质、作用和发展规律,以及科学的体系结构、规划、管理和科学政策等问题进行了广泛的探讨,奠定了科学学基础理论。其研究引领了对科学研究的外史转向,将社会的学术研究归并到科学范畴,指出了科学的社会形相及科学本质的社会性。贝尔纳“科学社会化、社会科学化”的科学学思想及...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足球俱乐部》2017年Z1期
足球俱乐部

贝尔纳代斯基,紫百合之光

费德里科·贝尔纳代斯基出生:1994年2月16日身高:1.83米体重:75公斤位置:边前卫/前腰尽管曾经“意甲七姐妹”之一的佛罗伦萨在本赛季半程过后只位列联赛第9名,但这并不能掩盖天才球员贝尔纳代斯基的光芒。这名上赛季的意甲最佳新人在欧洲杯后成长迅速,如今已成为冬季转会窗最炙手可热的人物,22岁的他能肩负起意大利足球的希望吗?艺术青年1994年2月,贝尔纳代斯基出生于托斯卡纳大区的小城卡拉拉。华丽之都托斯卡纳因其丰富的艺术遗产和极高的文化影响力,一直被视为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卡拉拉更是意大利知名的海滨度假胜地,丰富的大理石资源使之成为了雕像与建筑的天然博物馆。或许是从小的耳濡目染,贝尔纳代斯基的身上也充满了文艺气息,外形俊朗堪比雕塑,甚至球风也颇具艺术家的气息。6岁那年,贝尔纳代斯基加入了卡拉拉竞技俱乐部,开启了足球生涯。一年后,贝尔纳代斯基转去了恩波利的庞萨诺足球学校。作为首府球队,曾经“意甲七姐妹”之一的佛罗伦萨无疑是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14年10期
科学学研究

贝尔纳主义:马克思主义科学观的一种理论创新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成为一种在国际学界有影响力的学术思潮,除了其经典著作的传统思想魅力外,一批又一批的西方信奉者对它的创造性发展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20世纪30-40年代,英国一批左派科学家(后人称作贝尔纳学派或贝尔纳主义者)在贝尔纳的倡导下用马克思主义科学观去解决科学问题,提出了“科学的社会功能”(科学外史论)、“科学建制”等许多富有时代价值的贝尔纳主义思想,并使马克思主义科学思想成为科学社会学、科学学和科学史等科学学科的基础理论之一,影响至今。然而,英国左派科学家的这一理论创新成果——贝尔纳主义却没能得到国内学界的应有重视。人们或者知道贝尔纳主义但不知其为马克思主义,或者知其为马克思主义但不知其所以然。那么,贝尔纳主义到底是什么?本文将力图揭开它的历史面纱。1什么是贝尔纳主义贝尔纳主义是以英国著名科学家贝尔纳命名的。但是,就像许多其它“主义”一样,贝尔纳主义并不代表贝尔纳一个人的思想,而是英国左派科学家集体智慧的结晶。为什么这么...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云南社会科学》2012年01期
云南社会科学

贝尔纳与马克思主义科学观

一、贝尔纳与马克思主义科学观的情缘约翰·德斯蒙德·贝尔纳(John Desmond Bernal,1901~1971年)是20世纪英国著名的物理学家、X射线晶体学家、社会活动家和国际科学家。他是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的物理学教授和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在哲学领域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政治领域是一位共产主义者。他学术兴趣广泛,过着一种复杂的生活,以非凡的智慧、胆识和成就被后人尊为“圣者”[1](P309)。贝尔纳在大学时代就在思考着社会政治问题。1919年他从一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H.D.迪金森那里了解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俄国伟大的革命实践。不久,他便抛弃了天主教信仰,走上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道路。1923年,他加入英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年轻的英国左翼科学家。1929年,出版了他第一本处女作《自然、肉体和魔鬼》,讨论人类进步是如何有违于人类理性的。他写道“:通过合理化的资本主义或者苏联国家规划,所有人类基本满足必需品的生产和分配问题正在用一种统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兰台世界》2012年10期
兰台世界

第四届国际档案工作者大会将在智利圣贝尔纳召开

第四届国际档案工作者大会将于2012年4月10日至13日在智利的圣贝尔纳市召开。这次会议是继阿根廷、哥伦比亚和洪都拉斯之后,第四次召开国际档案工作者大会,此次会议由智利档案工作者协会和阿根廷档案学虚拟中心联合主办。此次会议将主要讨论档案工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