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康德的善良意志

“有两样东西,人们越是经常持久地对之凝神思索,它们就越是使内心充满常新而日增的惊奇和敬畏: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1](P220)康德在其思想发展行程中,由牛顿转向卢梭,由自然现象界、认识论的探求转向精神本体界、伦理学的探求。康德在构建“批判哲学”时,虽然先着手认识论的研究,但康德显然把伦理学摆在高于认识论的地位。在其认识论中,康德批判了纯粹理论理性超越经验的僭妄,为认识限定了起作用的范围;但这种限制同时也成为通往一个实践理性发挥作用的、本体界的伦理道德领域的桥梁。善良意志是康德伦理学的基础和核心概念,康德在伦理学上发动的“哥白尼革命”,就在于把道德的基础从经验的外在对象转移到人的善良意志中来,从而建立起了自己的德性论伦理学。所谓意志,也就是欲求能力,是通过其表象而成为该表象的对象的现实性之原因的能力。意志的特点在于把概念当成一种目的,从而形成行为的动机。康德的意志不是后来唯意志主义者鼓吹的那种作为宇宙本体的盲目的、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5年16期
学理论

论康德的善良意志概念

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学奠基》(以下简称奠基)起初的宣言在伦理学史上被广泛地讨论和引用,这一点很少有哪些伦理学方面的章节能比得上。“在世界之内,一般而言甚至在世界之外,除了一个善良意志之外,不可能设想任何东西能够被视为无限制的善。”[1]8同情康德观点的读者一般都会把这个关于善良意志独特价值的论断视为他的整个伦理学思想的拱顶石,一个既有吸引力又有深刻根据的康德式主张。那些讨厌康德观点的人认为他的观点违反直觉并且论证不充分,尽管他们也同意康德的观点是大胆而且有特色的。大多数批评者都认为具有一个善良意志是好事,但是他们也怀疑,相较于其他价值,康德夸大了善良意志的价值。结果就是,康德理想的道德行动者在与其他人交往时成了道学家,并且热衷于自身的道德纯洁性,而不是像个正常人那样,适当地关心现实世界中的重要问题,比如暴力、不公正的制度、减少贫困等。一、这个论题的背景尽管我的目标不是文本解释,但是指出康德在《奠基》第一章的目标和论证策略有助于我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赤子(上中旬)》2016年16期
赤子(上中旬)

如何理解无限制的善——论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学的奠基》

在《道德形而上学的奠基》中,康德以他所认为的普通理性知识关于道德的观点开始他的分析,“在世界之内,一般而言,甚至在世界之外,除了一个善的意志之外,不可能设想任何东西能够被无限制地视为善的”[1]。为了支持这个关键论断,即只有善良意志才具有无限制的价值,康德着手排除其他可能的选项。康德承认存在着“在许多方面都是善的和值得期望的事物”[1],但是他同时也认为“它们也可能是极为恶的和有害的”[1]。例如,作为自然的恩赐的机智和判断力,当它们为一个恶人所有时就是恶的了。幸福或者“全部福祉以及对自己的状况的满意”会使人大胆且往往也因此使人傲慢或者会被在丝毫没有善的意志来装点的存在者身上发现。在前一种情况中,康德认为幸福本身成为自己最大的敌人,它使得享有它的人变得大胆且傲慢;在后一种情况中,他认为享有幸福的人虽然没有成为福祉所带来的危险的牺牲品,但是仍然不配享有它。我认为,把康德的立场和摩尔的立场比较一番是有益的。摩尔认为一个给定的事物之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年01期
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康德“绝对命令”的存在论追问及超越

一18世纪下半叶,当以感性论为依据的利已主义伦理学正风靡莱茵河西岸的时候,已年逾花甲的“哥尼斯贝格哲人”——康德,在先天说的基础上提出了德性论伦理学。他说;“人们是为了另外更高的理想而生存,理性所固有的使命就是实现这一理想,而不是幸福。这一理想作为最高条件,当然远在个人意图之上。”康德建立的道德哲学的出发点是“自由,”在他看来,道德领域与自然领域是不可化约的两个领域,即人类的道德领域是与因果律起作用的自然领域在本性上完全不同的领域。康德说:“我们全部的认识能力有两个领域,即自然概念的和自由概念的两个领域……哲学现在顺应着这个分类而区分为理论的和实践的两部分。[”1](P11)在康德的哲学体系中,道德领域又可称之为实践领域。康德的这种区分继承了亚里士多德对理论与实践所作区分的理论传统。自然领域受必然性规律的支配,“与此相反,道德地实践的诸指示完全建立自由概念上,完全让意志不受自然动因的规定[”1](P10),在这个领域中,康德反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3期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康德的永久和平思想及其理论意义

康德在1795年发表的论文《永久和平论》,历来被认为是政治哲学的经典文本。文中的许多设想对后世的思想产生了重大影响,并在实际的社会政治生活中起了引导作用。两百多年后的今天,世界依然动荡不安,永久和平似乎只是一个颇为遥远的理想。正基于此,我们重新思考康德的永久和平思想就有着深远的意义。最近两年国内学者对此进行了不少研究,这些研究大多结合现代思想家相关的论述,探究康德永久和平思想的当代意义①。但本文的角度略为不同。笔者希望深入到康德思想自身的脉络中,清理出永久和平思想在康德哲学中的位置和意义。这样做并非出于一种考古的心态,而是希望更加本源地理解永久和平思想,从而能够更好地发掘其现实的意义。一、永久和平的条款什么是“永久和平”?最简单、最直接的描述就是:彻底结束一切战争,人与人之间和平共处。康德清楚地意识到,这样一种和平状态,并不是人与人之间的自然状态,后者毋宁说“是一种战争状态”,所以,“和平状态就必须是被建立起来的,因为放弃敌对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理论学习》2006年06期
理论学习

康德自由理论的逻辑径路

“自由”是康德道德哲学中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在康德看来如果没有自由,人的一切将完全被必然性所驱使,人就不能主宰自己的行为,那就根本谈不上责任和道德。就康德的道德哲学的演进的实际情况看,自由理论的奠立是促成其道德哲学显现最初草样的一个重要契机。因此,对康德自由理论的逻辑发展脉络的梳理是我们理解康德道德哲学不可或缺的一环。一、自由的逻辑起点:“物自体”的重新诠释。康德在晚年给友人的一封信中说“:我的出发点不是对上帝存在、灵魂不朽等等的研究,而是纯粹的二律背反:‘世界有一个开端,是世界没有一个开端,’等等。直到第四个二律背反:‘人有自由;以及相反地:没有任何自由,在人那里,一切都是自然的必然性。’正是这个二律背反,把我从独断的迷梦中唤醒,使我转到对理性本身的批判上来,以便消除理性似乎与它自身矛盾这种怪事。”①的确。自由的问题是康德哲学的真正出发点,在康德著名的三大批判中,以及一系列历史、哲学著作中都萦绕着这样一个问题即自由何以可能。康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哲学研究》2006年07期
哲学研究

试析康德“不可见的时间”之理论困境

康德的时间观对西方现当代哲学有着深远的影响,后者的时间理论不得不回应前者所提出的问题。利科在《时间与叙事》中,让胡塞尔与康德的时间观相“对质”,称胡塞尔在《内时间意识现象学》中的“时间观”为“直觉的时间”,而称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的“时间观”为“不可见的时间”(参见Ricoeur,1985,p.37),并以此作为他对西方哲学传统时间理论进行批判性考察的一个重要阶段。本文将主要循着利科在《时间与叙事》中之有益提示,通过对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的“先验感性论”与“原理分析论”部分之相关文本的具体分析,以呈现出康德“不可见的时间”的内在理论困境。一从时间的本体化(即指对“时间”之源始性的设定与追溯)这一视角来考察,循着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的有益提示,我们不难发现,柏拉图《蒂迈欧篇》中之时间观对后世西方哲学前康德的时间观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亦即康德之前的哲学家们对时间的理解,无论其是“主观的”(如基督教传统中的奥古斯丁)还是“客...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