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略论传染病防治失职罪

传染病防治失职罪,是渎职罪中的一个具体罪名。本文拟结合法律规定,对该罪概念、构成特征、司法认定进行分析;并试图对该罪的立法设计与司法解释进行评价。  一、关于传染病防治失职罪的概念传染病防治失职罪的概念,在2002年12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章渎职罪主体适用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渎职罪主体解释》)出台以前,不同版本的刑法教材对其界定都是一致的,即:传染病防治失职罪,是指从事传染病防治的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导致传染病传播或者流行,情节严重的行为。该定义是根据1997年刑法关于传染病防治失职罪的立法条文来表述的。1997年刑法第409条规定:“从事传染病防治的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导致传染病传播或流行,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可见,该罪主体是从事传染病防治的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然而,1997年刑法生效以来,有学者基于立法与司法现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检察实践》2004年01期
检察实践

关于立法解释执行中的几个问题

自2(X)0年4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独立发布立法解释以来,到2002年12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先后对《刑法》作出了七次立法解释。它们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刑法》第93条第2款的解释》(2以犯年4月29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刑法》第228条、第342条、第410条的解释》(2(X)l年s月31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第313条的解释》(2002年s月29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第九章读职罪主体适用问题的解释》(2002年12月25日)。立法解释的发布,解决了刑法理论中长期存在的一些争议问题,对司法实践也起到了积极的指导作用。但司法机关在执行立法解释时,对立法解释的时间效力以及适用范围存在着一些不同的理解。问艇一:立法解释自发布之日起生效,还是与所解释的法律的生效时间相同? 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的这七次立法解释,都没有明确注明解释的生效时间,因而在适用立法解释时,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天津滨海法学》2015年00期
天津滨海法学

刑法立法解释限制论之主张

立法解释,顾名思义,即由立法机关对法律作出的解释。关于立法解释的精准定义,学术界和实务界有几十种乃至上百种不同的理解,以解释的主体、对象、目的等为标准,这些定义又能大致分出几个类别,同一类别的定义间有些仅具微小差别。因此,企图给立法解释下一个精准而有普遍说服力的定义绝非易事,本文对此不过多纠缠,本文具体要研究的是刑法的立法解释相关问题,详言之,是在对刑法立法解释范围、性质等基本要素作剖析的基础上论证刑法解释存在的必要性及其合理的发展趋势,而在这个过程中立法解释的意蕴也就渗透其中了。_、刑法立法解释的范围与性质之界析(一)刑法立法解释的范围之界定我国刑法理论通说认为,刑法立法解释可归纳为四种情形:一是在刑法或相关法律中所作的解释性规定;二是在刑法起草说明或修订说明中所作的解释;三是在刑法施行中发生歧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所作的解释四是特别刑法对刑法某些条款进行解释或作出的补充性规定。?笔者认为,只有第三种解释,即在刑法施行过程中发生...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19年04期
浙江工商大学学报

立法解释的学理解构与制度重建——以刑法为视角

一、 问题的提出:立法解释的现状与争点(一) 立法解释的现状立法解释是在法律施行的过程中,立法机关对立法用语所作的阐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49年《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第7条规定,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有权解释法律。1954年《宪法》第31条确认,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法律解释权。1955-195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决定”的形式,发布8件立法解释。后来,由于历史等原因,立法解释工作停滞。直至1996年夏,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未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国籍法实施问题进行解释。该立法解释系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件立法解释,其明确冠以“解释”二字(而非“决定”二字)。1981年《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第1条规定,“凡关于法律、法令条文本身需要进一步明确界限”的,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解释。1982年《宪法》第67条第4项确认,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解释法律”的职权。2000年《立法法》第45条第1款再次确认,“法律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可见...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韶关学院学报》2019年07期
韶关学院学报

我国立法解释的基本问题与政策建议

立法解释(legislative interpretation),是指为了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的或者法律制定后出现新的情况,由有权创制法律规范的立法机关和其他国家机关对其所创制的法律规范所作的解释。201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以下简称《立法法》)第72条明确授予了设区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立法权力。为适应立法机关范围扩大的形势,我国立法解释的理论与制度也应当进一步发展。一、立法解释的地位一些学者反对立法解释,理由如下:第一,1981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实际上否定了立法解释。张志铭教授认为:其一,决议所指的“补充规定”是立法而非立法解释。决议的态度表明立法解释实际上与立法没有什么不同。由此会产生一些不利后果,一是不利于立法解释的制度化和规范化;二是不利于立法行为的规范,本应立法的却以解释形式出现,从而规避了立法程序,降低了立法要求;三是使制定法处于不确定状态,立法机关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政治与法律》2017年08期
政治与法律

隐性立法解释:“法律释义”的功能及其正当性难题

一、法律释义:一种隐性立法解释解释乃是一种媒介行为,借此,解释者将他认为有疑义文字的意义变得可以理解。(1)可以说,制定法中的规则的有效实施在相当程度上依赖于法律解释。1954年制定的我国《宪法》就规定了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解释法律的职权。此后,全国人大常委会于1981颁布施行的《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初步建构起了我国的法律解释体系。(2)2000年颁布施行的我国《立法法》亦以专节的形式,对法律解释的主体、程序、效力等立法解释制度作出了规定。时至今日,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业已形成并日益完善的背景之下,中国法治建设的趋势之一即为从立法论转向解释论。(3)在此过程中,法律解释的功能将得到更为明确的彰显。通常来说,若以解释主体及效力作为区分标准,法律解释的类型大体有二种。一种是有权解释,或称之为权威解释。此种解释的主体是享有法定法律解释权的国家机构或个人,由此作出的解释具有严格意义上的法律效力,其可视为立法活动的继续。例如第...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