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谈禅宗思想对枯山水庭园的影响

禅宗是儒、道、释三家融合的重大思想成果,禅宗是印度佛教和中国传统文化结合的产物,当它传入中国周边国家以后,同样影响了那里的文化、艺术以及审美情趣。影响最深远的莫过于对日本枯山水庭园的影响。一、禅宗思想的哲学意义禅宗因主张修习禅定而得名。它的宗旨是以参究的方法,彻见心性的本源。禅宗所蕴含的对人的本性的关怀,以及由此出发而展开的处世方式、人生追求、直觉观照、审美情趣、超越精神、凸现着人类精神澄明高远的境界,从而保持了它的持久魅力。禅宗主张“本性是佛”,“佛在性中作,莫向身外求”,主张“无念为宗”,虽身处尘世,却心中不染纤尘,主张“顿悟成佛”,不需累世修行,只需灵机一动,有所领悟即能达到佛的境界。[1]公元538年,百济(今朝鲜)国王赠送了一尊金佛和汉语经文集给日本天皇,自此,日本开始接受佛教,并委派一些学生和工匠前往古代中国学习内陆艺术文化,当时派去的日本禅僧对中国江南一带的名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崇尚自然,喜欢山水的灵性,对园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花卉》2017年18期
花卉

禅宗思想在现代园林设计中的营造

禅宗,作为中国佛教的一大宗派,不仅仅是佛学,更是一门追求本心的至真哲学。而禅宗自兴起以来,不单在哲学与文学等方面影响着中国的发展,其造园思想亦为明显。早在西汉武帝年间修建的禅窟成为了禅宗园林的开山鼻祖,后来亦有唐代百丈怀海的禅居,南宋五山十刹,转而到日本的禅宗园林,以致今日的极简主义园林,都无时不刻体现着禅宗思想。在弘扬生态文明建设的今天,简单的绿化率难以满足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因此,在景观的打造中,设计师们往往会赋予景观独特的思想,形成有特点有品质的景观意境,给人心灵的绿化。1国内外发展研究情况就目前国内的景观设计现状来看,禅宗思想主要体现在古典园林及寺观园林之中。在古典园林的创作中,禅宗思想对园林意境的表现主要在于主体对于观者内心的感受,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的意境;而禅寺作为禅宗思想的载体,在其造园活动中更应该秉承禅宗思想的核心理念,在禅宗盛行过后,几乎各处寺庙都流传着禅的意境。如杭州的灵隐寺、万寿寺,南京的灵谷寺,嵩山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花卉》2017年18期
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

北宋禅宗思想史及其渊源

本文考察從馬祖到北宋末圜悟克勤的禅宗思想史。本文分上下兩篇,上篇爲《北宋禅宗思想的渊源》,即唐代禅宗的思想史,包括第一章到第三章。下篇爲《北宋禅宗的思想史》,包括第四章到第八章。上篇把唐代禅思想的演變分爲馬祖(第一章)、後馬祖(第二章)、雪峰—玄沙(第三章)的三階段加以敍述。馬祖的“作用是性”說在禅宗思想史上有劃時代的意交。他把佛性和作用、認識活動直接结合在一起了。他的這種思想對以後的禅思想産生了很大的影響,以後的禅宗史主要圍绕著馬祖思想展開。馬祖以後對馬祖的反應至少有兩種:一是馬祖法系的反應,二是石頭法系的反應。兩者的思想之間也有共同之處,即不像馬祖“作用是性”說强调现象的真理性,兩者都强调本質的空寂。但也不盡相同,大體上來說,馬祖法系的人强调的是作爲“作用是性”說的基礎的空觀,目的在於回複正確的“作用是性”說;而石頭系的禅師則更强調觀象和本質的區分。福建雪峰系的思想又是另一個階段,其中有兩個法系:一是玄沙系,即法眼宗,二是靈...  (本文共19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大学
广西师范大学

论禅宗思想对清四僧山水画的影响

中国山水的创作面貌丰富多彩,其风貌各异,意趣深远。清四僧的山水画为中国山水画的写生与创作提供了极其丰富鲜活的素材,四僧留下了无数艺术瑰宝,清四僧的艺术生涯始终保持优秀传统,他们坚持自己艺术理念为美学要旨,深深的影响了后世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对中国山水画的发展与创新产生了积极影响。禅宗思想对四僧最终演化形成的艺术风格产生的关键作用,他们以不同的艺术表现风格来呈现他们的精神内涵。由于中国山水画在早在元代形成了一定的基础,奠定了清四僧山水画艺术创作的文化背景和人文基础,四僧山水画承着历史传承和艺术家个体的独特艺术风貌,特有的禅宗思想让他们的山水画更具研究价值。画中蕴含的禅宗思想通过创作者的艺术载体得以传承或者发展,同时也赋予作品独特艺术风貌。禅宗虽然不是为中国山水画而生,但禅宗的思想与中国画的创作思维是具有天然相近的审美基因,都具有追求个人的精神自由,保持人格独立宗教思想,形成中国文化独特超尘脱俗的审美形态,因此禅宗与山水画创作有很多内...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重庆三峡学院学报》2005年02期
重庆三峡学院学报

论禅宗思想对日本俳句的影响

一、禅宗思想与诗 禅学是印度佛教被强大的汉文化同化的产物。印度禅讲无我无心,以形式上的坐禅为主,行数息观,静心息念。所谓“禅”,是梵文“禅那”(Dhyāna)的略称,意译为“静虑”、“思维修”,是一种旨在修定的方法。定,是“心一境性”或“专一所缘”,意思是注意力集中到某一对象使心宁静,不受干扰。[1]随着禅的发展,人们声称禅的目的是传达佛陀自身的根本精神,从而清除了堆积在禅的建设者的教义周围的一切表层的见解。所谓“表层的见解”,可以说是以民族心理的特殊性为基础的那些东西以及仪式、教典等等。禅要直接见到佛陀的精神。构成佛教的真髓的东西是般若(大智)和大悲。依靠般若,人可以超越现象的表现,见到事物的实在。若得到般若,我们能洞察生与世界的根本意义,而不单单为个人的利益和苦痛而思考、烦恼。若得到般若,大悲会自在地发挥作用,它将使“爱”不受利己主义的妨碍,恩泽万物。[2] 惠能开创的禅宗,脱离了印度禅学无穷无尽的有关本体的逻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南大学
东南大学

禅宗思想对中国艺术的影响

禅与艺术是一个跨学科的论题。禅宗思想是中国艺术的一大精神支柱,本文从艺术学的角度探讨禅宗思想对中国艺术产生的影响。文章总体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阐述禅宗思想的形成及内涵;第二部分探讨在禅宗思想渗透下,艺术思想和艺术创作受到的巨大影响以及最终落实的成果;第三部分从实例和具体的艺术门类切入看禅宗思想对艺术的影响。禅宗思想的主要内涵有:“自性论”、“顿悟说”,以及它的语言观,这些思想对中国古代艺术家的思维方式、创作方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禅宗思想的渗入导致了中国特有的“意境”的诞生,在艺术作品中则是体现出盎然的“禅趣”。“南北宗论”是禅宗思想对艺术直接产生影响的成果,“南宗”艺术可以说就是禅宗艺术。在禅宗思想的影响下中国园林自然为最佳境界——出神入化、灵妙难言、物我合一,与各个艺术门类息息相通、丝丝相连。在写作过程中,本文力图做到“思想”与“证据”并重。只重于证据的收集,而忽视蕴含在其中的思想,会重新蹈入朴学的末流;只重思想而不顾历史事...  (本文共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