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唐代法律史的编纂成就

唐代史学家对法律史学展开了三次较全面的总结,第一次是在修撰《隋书》和《晋书》时从史志的角度对唐以前的法律制度进行了总结,第二次是在编订《唐律疏义》时对注释法律进行了总结,第三次是杜佑编写《通典》时从制度通史的角度对法律制度史和法律思想史的总结。本文试就此探讨唐代总结法律史学的理论特点。一、《隋书》、《晋书》刑法志的编纂《隋书·刑法志》和《晋书·刑法志》对唐以前的法律制度进行了总结。《汉书》创立刑法志后,直到唐代以前只有《魏书》撰有刑法志,其他正史都没有刑法志。刑法志的编纂尚未引起史学家、法史学家的重视。但自隋志及晋志之后,刑法志成为正史不可或缺的专篇,此后历代正史中除《新五代史》没有立《刑法志》外,其他正史都有,这与隋志和晋志的影响是密不可分的。从通史的角度看,两篇刑法志勾勒出了唐以前法律制度的相因性。但两志又有明确的分工。隋志重在描述从梁律到隋律的相因关系。先看《梁律》,蔡法度将“齐武(帝)时,删定郎王植之,集注张、杜旧律”进...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论坛》2006年11期
社会科学论坛

精雕细刻 大气磅礴——《唐律疏义新注》序

9月初,重庆还困在百年不遇的高温大旱之中,顷接钱兄大群先生电话,得悉其力作《唐律疏义新注》(以下简称《新注》)杀青付梓,将作为“十一五”期间国家重点图书出版,心身为之一爽,当即就情不自禁地对着话筒高声祝贺起来。不寻常的声气惊动了还在厨房操劳的老伴,跑出来问我高兴什么。我确实高兴,为年届七旬而学术青春不衰的老朋友又取得唐律研究新进展!为中国法律史学界和唐史学界添了新成果!“咬定青山不放松”。大群教授就属于这种性格的学者。20多年了,他全身心扑在自己选准的领域里,孜孜不倦地精耕细作,不论寒去暑来,任凭世风变幻,他依然那么儒雅,仍旧那样从容!在唐律研究的世界里,他享受着精彩,享受着乐趣,享受着人生!“天道酬勤”。有什么样的耕耘就有什么样的收获。于是,一本一本专著接踵面世:1988年,《唐律译注》(江苏古籍出版社);1989年,《唐律论析》(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唐律与中国现行刑法比较论》(江苏人民出版社);1994年,《唐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年S1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从《唐律疏义》看唐代封爵贵族的法律特权

在唐代庞大的统治阶级队伍里,有一个重要的特权阶层——封爵贵族。“爵以酬功”,凭借长期的武力战争统一中国的唐王朝,除依照封建时代的惯例封赐宗室、外戚以显赫的爵位外,还大量封赠在历次的军事战争和政治活动中功勋卓著的功臣元老。另外,出于种种原因,也对皇亲国戚和功臣元老以外的人员封赠爵位,这样就造就了一个数量相当可观的封爵贵族的队伍。这些封爵,不但在政治上位居高品,封妻荫子;经济上广受田地、坐食租庸,而且享有广泛的法律特权。在集我国封建法典之大全并被后世奉为蓝本的著名唐代律书《唐律疏义》中对此有具体的规定。一、唐律中封爵的法律特权唐爵制,封爵凡分九等,为(亲)王、郡王(嗣王)、国公、郡公、县公、县侯、县伯、县子、县男。宗室中皇子及皇兄弟封亲王,太子子封郡王,亲王嫡子封嗣王,余子封郡公,余子中受到皇帝特殊眷顾,“承恩泽”者也可封为郡王。嗣王,郡王嫡子降封国公。宗室以外的人员,只授国公以下的爵位,只有“功业特盛”的才可封王爵。此外,例封前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学报》1987年01期
安徽大学学报

唐律疏义的立法解释和语言风格

(一) 唐朝的立法活动和法制建设,其最大成就就是编制了永徽律疏,后世称为唐律疏义。它总结了自李惶《法经》以来历代封建王朝积累的丰富的立法经验与司法经验,是我国封建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到兴盛时期的产物。唐律疏义是我国保存下来的一部最完备的封建法典,是宋元明清历代制定和解释法典的蓝木,并对古代朝鲜、日本、越南等国的立法活动与法制建设产生过巨大的影响,被称为世界五大法系的“中华法系”的代表。 唐律是以隋朝的开皇律为基础,经过高祖武德(李渊)、太宗贞观.(李世民)、高宗永徽(李治)等朝代的不断增订修改而逐步制定出来的。唐高宗永徽初,命长孙无忌、李劫等人以武德、贞观两律为墓础,、编制永徽律十二篇,五百零二条。同时又命长孙无忌、李勃等人按十二篇(名例、卫禁、职制、户婚、厩库、擅兴、贼盗、斗讼、诈伪、杂律、捕亡、断狱)的次序对五百零二条律文逐条逐句地进行设解和疏释,这便是“疏义”。疏义附于律文之下,与律叉享有同等的法律效力,合称为《永徽律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0年04期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一部富有创新性的法律史著作——《唐律疏义新注》出版座谈会综述

适逢中国法律史学会成立三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09年学术年会召开之际,由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的《唐律疏义新注》出版座谈会于2009年7月12日在吉林大学隆重召开。会议由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夏锦文教授主持,全国各地二十多名法律史学的著名学者参加了会议。该书的作者、南京大学钱大群教授以及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总编辑助理徐蕾编审也参加了座谈会。会议首先由钱大群教授对《新注》的写作过程以及特色作了全面的说明。钱大群教授说明了《新注》书名是以清代《四库全书》中《唐律疏义》为底本,在内容上综合运用各种版本进行相互驳正;还说明了《新注》在版式上的特点,以及如此设计的原委,强调《新注》写作的目的是为了多层次的读者群能够阅读、研究唐律。钱大群教授还介绍了《新注》在内容上的特点,例如,对于唐律每篇之前的一段用以专门介绍该篇形成的历史渊源和解释次序排列原因的疏文,《新注》将其称为“《××律》序疏”;译文全面尊重《唐律疏义》的原创旨义,基本上采用直译的方法译...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北方法学》2008年02期
北方法学

扬长避短,整合归真——谈唐代《律疏》书名的整合问题

关于对唐代《律疏》在流传中出现的两种书名的评述与观点,我已在《历史研究》2000年第4期上发表。现在再写这篇文章,是我对《律疏》书名的分异产生了具体整合的主张,而且此主张已在本人撰写新书①的过程中付诸实施。我认为,今传《律疏》分异为“唐律疏议”与“唐律疏义”两种名称,这两种书名及与之相关的表述格式各有其长短与利弊。整合的办法是,扬二者之所长,避二者之所短,以求返朴归真。因本文作为对以前已发表文章的补充,所以,有些论述力求从简,不再作详细引证。一、《律疏》以“唐律疏义”与“唐律疏议”两种书名流传这里所介绍的流传概况,仅对两种不同的书名及与之相关的不同版式表述作比较评述,并提出对书名的整合意见。本文因受制于此特定的写作任务,所以不展开对《律疏》各种版本间内容沿革及校勘取舍变动情况的讨论。②(一)《律疏》以“唐律疏义”书名流传的概况从现存的版本及可靠史料记载看,下列数种本子都使用“唐律疏义”为书名:元泰定四年,柳贯③作序并刊刻的《律疏...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