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互动:“扬州二马”与“扬州八怪”——考察清代文艺发展的一个视角

梁启超在总结清代文艺时说:“前清一代学风,与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相类甚多。其最相异之一点,则美术文学不发达也。清之美术(画),虽不能谓甚劣于前代,然绝未尝向新方面有所发展……要而论之,清代学术,在中国学术史上,价值极大;清代文艺美术,在中国文艺史美术史上,价值极微,此吾敢昌言也。”[1]诚然,清代文艺美术无论是与同时期的学术相比,还是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文艺相比,整体水平要低得多,梁氏所言甚是,但关键是这种比较就必然能够导出“清代文艺美术,在中国文艺史美术史上,价值极微”的结论吗?当我们将目光投向清代雍乾时期的扬州,审视发生在徽籍盐商和一群诗人画家之间的文化互动时,我们骤然发现梁氏的结论并不准确。无论从规模还是从影响来看,有着人文艺术修养的“扬州二马”和背离传统的“扬州八怪”之间的交往,不仅推动并见证了当时扬州商业文化发展和繁荣,而且在清代文艺美术整体低迷的态势下,更凸显了其生命力和开创性,因此,对“扬州二马”与“扬州八怪”文化互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出版科学》2007年05期
出版科学

论清代“扬州二马”的刻书特色

明清徽商贾而好儒,他们以雄厚的资金和丰富的藏书为后盾,积极加入私人刻书的行列,“扬州二马”便是典型代表。表现在:其一,刻书数量很多;其二,刻书精美,有“马版”之称;其三,具备清代私家刻书不图市利、崇尚学术的一般特征。学界关于“扬州二马”刻书的专文有一些,这些文章大多关注“二马”藏书的丰富及典籍的刊刻,如罗蔚文的《清代扬州大藏书家马曰琯》[1]、阚宁辉的《马氏兄弟与小玲珑山馆》[2]、张翔的《清乾嘉时期“扬州二马”及其藏书》[3]、徐学林的《清代藏书家马氏兄弟的刻书》[4]等。本文专对“二马”的刻书特色作一些研究。“扬州二马”及其藏书与刻书“扬州二马”系指徽籍扬州盐商马曰琯、马曰璐兄弟。马曰琯(1688—1755),字秋玉,一字嶰谷。马曰璐(1697—1761),字佩兮,一字半槎。清乾嘉时期祁门城里人。其祖父、父皆业盐于扬州,遂定居扬州。马氏兄弟继承祖业,继续经营盐业,为扬州徽商巨富之一,因兄弟二人财产不分彼此,志向相同,又均多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经济》2016年12期
经济

二马科技:空气净化行业的黑马

3月28日上午,浙江二马科技环境有限公司与佑丰资本携手京东投融实施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浙江省西施故里——诸暨市举行。“我们的愿景是把二马打造成技术领先、市场领先、服务领先的专业环保空气制造商,相信当二马科技插上资本的双翼之后,必能马到成功。”会后浙江二马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冯伟栋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如是说。用“工匠精神”打造二马产品二马科技是浙江诸暨一家成立不到两年的小微科技企业,在较短的时间内,二马成为众多资本青睐和追逐的对象。从“灰姑娘”到“白雪公主”,二马又是怎样实现的?“了解二马的朋友都知道,我原来是做传统制造业的,创建二马,是企业的转型升级,正因为我们有做制造业的经验,所以更明白科技创新、产品建设及经营理念对一个公司意义重大。”冯伟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5年初,二马科技携手浙江大学苏州工业技术研究院并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成立技术团队,就室内空气净化技术产业化、市场化展开无缝对接与合作。二马科技的技术团队研发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经济》2016年12期
《紫禁城》2014年01期
紫禁城

二马图

~~二马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海燕》2009年01期
海燕

二马在二〇〇八

[引子]“二马”不是一个人的名字,是两个人的姓。几年前,我写过一首打油小诗,首次对这同姓的两人并置合称:“一斗踏花去,二马两芬芳,高龄三女孩,愚蠢四人帮。”诗中“三女孩”中的“二马”,即是本文主人公马秋芬马晓丽;另一“女孩”孙惠芬,此番按下不表。二马皆娇小轻盈,属外柔内刚型女子,但性格迥然,柔出的便是不同的风格,刚出的也是不同的特色,发生在她们身上的故事,一如活跃在她们身上的青春一样,枝繁叶茂且长盛不衰,若说她们年年精彩岁岁妖娆,不能算过分。那我为何要单说她们的二〇〇八呢?倒没什么特殊理由,若硬找,或许是想对她们的社会化形象做出迎合吧。人是社会动物。近几年,东山再起的马秋芬以好几个频繁转载又频繁得奖的中短篇小说,跻身于底层写作的代表作家之列,而马晓丽的长篇《楚河汉界》,不仅入围过某届茅盾奖的终评圈子,还作为军事文学“第四个高峰”的代表性作品被持续提及。底层和茅奖都是宏大叙事,在外人眼里,她们定然是“宏大”的楷模。宏大是文学的主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海燕》2009年01期
扬州大学
扬州大学

“扬州二马”文学活动研究

清代雍乾时期,居住在扬州东关街上的徽州祁门人马曰琯和马曰璐兄弟被人敬称为“扬州二马”。在文化繁荣的清代,他们以一介盐商的身份跻身于《清史列传·文苑传》中,可谓半商半儒。本文主要对其二人的家世、生平、交游关系以及他们的文学创作活动进行全面而深入地研究。全文分为三章。第一章首先对二马的家世加以考察,以便于理解和把握二人思想、性格的形成和进行文学活动的思想根基。其次,介绍二人的生平经历,并探讨他们所从事的著名文化活动如藏书、刻书及兴建书院等繁荣扬州文化之举。另外,历代文献中关于二马资料的记载有个别疏漏及出错之处,本章将予以指出。第二章主要探讨二马与文人的交往关系。马氏以好交游著称于世,其所结交者文人居多。这些文人中,纯诗人、学者有之;高官显赫者有之;诗书画三绝者有之,地位不同,身份各异。本章第一节择其交往之名人来加以考察,主要包括厉鹗、沈德潜、卢见曾、全祖望、杭世骏及扬州八怪。第二节通过各类资料,研究二马与文人交游的两种主要方式。其一...  (本文共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