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盖·威尔逊·艾伦与20世纪的惠特曼研究

作为诗人 ,沃尔特·惠特曼 (WaltWhitman)自 1 85 5年开始其创作生涯 ,陆续写诗三十余年 ,然而时隔近百年之后 ,他的才能、成就以及在美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才得到普遍的承认。为了甄别与接受这位诗人 ,历史用了漫长的一个世纪 ,比用于发现女诗人艾米莉·狄更生 (EmilyDickinson)的时间整整多了一倍。惠特曼的《草叶集》第一版于 1 85 5年 7月 4日问世 ,两周后 ,爱默生致函这位素不相识的诗人 ,盛赞他刚刚出版的诗集为“美国迄今所提供的具有才分与智慧的最非凡的作品”[1](P72 9) 。这一历史性的评论展示了爱默生敏锐的艺术感受力和卓越的审美才能 ,不仅对惠特曼的诗歌创作给予权威性的肯定和支持 ,而且为日后认识与研究惠特曼奠定了第一块基石。然而在此后差不多近一个世纪中 ,惠特曼其人其诗却饱受指责 ,为所谓正统的文学艺术与主流文化所鄙弃 ;爱默生的真知灼见也犹如一种预言 ,与《草叶集》一道等待时间的检...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书城》1999年01期
书城

纽约:从惠特曼到伍迪艾伦

卫生争霎彝鸯瑟曝猛霓霏乌覆凳诌翼氰滤满_腐蚀的世界。惠特曼(Walt Whitman)曾说:‘诗人之为诗人端看国家吸收他,与他撷取自己的国家,是否同样地亲切、热烈.“这句话当然可缩小范围只就诗人、艺术家的出身城市来谈.倘若我们把旧金山从史坦(Gert「ude Ste旧)、希区考克(Alfred H.teheock)的作品中抽离那将牺牲掉许多有趣的脉络、背景甚至重要的作品。因为城市与艺术家的传记几乎是同一回事。而对惠特曼与伍迪艾伦(Woody Allen)来说,纽约就是他们记忆之库、自我的化身。惠特曼不断将人物、城市放入《草叶集》(Leaves ofG「ass)里去直到成为“一座大城市“为止,他心目中即是以纽约为模式。对惠特曼而言,纽约基本上是个船的城市“他视之为‘起泡、回旋、活动“的乐土连居民、过客都化为大海的潮汐、‘波浪。在另一方面.伍迪艾伦则把纽约看作是精神分裂的都市有着繁华与贫膺的种种交织层面.在过去的美好回忆与现在的痛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城》1999年01期
《长春师范大学学报》2017年03期
长春师范大学学报

文明对野蛮的胜利:《艾伦·夸特曼》的殖民主题解读

亨利·莱特·哈葛德(Henry R.Haggard)(以下简称“哈氏”)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通俗小说家,一生创作小说57部,按照创作题材可大致分为三类:冒险、神怪、言情。其冒险小说多以英国白人英雄为写作对象,叙述他们进入非洲腹地的冒险经历,弘扬冒险精神,并以隐蔽的方式体现文明对野蛮的胜利。作为《所罗门王的宝藏》的续篇,《艾伦·夸特曼》(Allan Quatermain[1],以下简称《艾》)出版于1887年,一出版即大获成功,创下十天销售1700册的记录。[2]故事讲述白人主人公夸特曼、亨利和高德,在祖鲁人洛巴革的陪伴下,一起前往非洲腹地冒险,寻找传说中失落的白人世界。不同于19世纪英国冒险小说的寻宝主题,《艾》中人物冒险的最初动机是逃离现代文明,探索冒险本身的意义。哈氏在《艾》中多次通过人物之口,批判英国国内唯利是图、自私自利、不思进取等慵懒行为,揭示此类行为对人的精神与意志力的消磨作用,强调荒蛮的自然环境有助于英勇品格的塑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福州师专学报》2001年03期
福州师专学报

从《草叶集》看惠特曼的民主精神

瓦尔特·惠特曼 (WaltWhitman 1 81 9-1 892 )是十九世纪美国最杰出的民主诗人。他耗其毕生精力撰写了巨著《草叶集》(LeavesofGrass)。诗集从 1 855年问世到诗人逝世前第九版的临终版 ,经历了八次修订 ,九个版本。内容也从十二首诗发展到近四百首。这一发展过程体现了诗人诞生、成长、成熟的生活历程。诗歌中诗人用一反传统的语言形式 (自由体诗FreeVerse)和独特的风格发出了一种独一无二而又无所不容的声音。这种声音是诗人深刻的人生体验与美国精神和性格的结晶。诗人打破了保守的诗歌传统 ,将当时人的“自我”与社会生活的巨变以及在一个被认为充满战斗 ,而不是按照上帝旨意安排的宇宙中的异化在诗歌中深刻而又显现地反映出来。诗人的这一思想及时地反映了历史发展的趋势 ,充分表现美国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积极进取的精神 ,在美国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而《草叶集》被誉为美国的第一部史诗、美国文学史上的一个分水岭、...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管理工程师》2001年01期
管理工程师

迟早有一天,慢节奏企业将取胜

国外学者J·雷特曼正在写一部书—《慢节奏中的企业》,他预言我们将进入一个慢节奏的时代。他说:“在这个时代,截止期限的规定,完成日期的限制,以及诸如快餐等行业都将成为历史。一个不断发展、壮大知识与能力的智慧时代即将来临。” 他相信在一个高速发展的世界中,只有慢节奏的公司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因为“这些公司更从容不迫,更有目的性。”“如果你的公司是在追求一时的成功,请继续你的兔子比赛,反之,你则需要花时间重新考虑和重新估价你的企业了。” 雷特曼进一步预言将出现一种称做“思想家”的新职业,他们通过协作、集中精力进行研究、创新,提出更好的意见,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芒种》2016年02期
芒种

惠特曼作品中的美国文化精神体现

引言在《草叶集》第一版问世时,其狂放不羁的写作内容和大胆创新的写作形式使这部诗集一度被众多文艺批评家所诟病,仅有爱默生出面赞许。而《草叶集》在经历了时间的洗礼和沉淀后,已然成为美国文坛和世界文学史中不可被绕过的经典之作,被认为是“世界现代诗歌发展进程之开启”。[1]关于惠特曼其人其作的研究兴盛于20世纪70年代,目前大致可划分为诗歌思想艺术研究、诗歌传播影响的研究及比较研究等,本文将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立足惠特曼《草叶集》的文本细读,结合诗人所处的时代背景和文学创作思想,以《草叶集》中突出书写、倡导的民主与自由为切入点,解读惠特曼作品中对美国文化精神的体现与阐释。一、惠特曼与《草叶集》文坛巨匠沃尔特·惠特曼(Walter Whitman)出生于19世纪初,是美国文学发端、发展时期最为重要的诗人之一,他的作品汲取了英国文学之精华,同时具有美国文学开创时期的独特风格,在现实主义和超现实主义之间游走,成为最早一批被中国研究者及读者所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芒种》2016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