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科学性与意识形态性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无产阶级的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这个界定较好地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意识形态性与科学性的有机统一。说它是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体现了它的意识形态性;说它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体现了它的科学性。无论是片面强调它的意识形态性而忽视它的科学性,还是片面强调它的科学性而忽视它的意识形态性,都会误解或曲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不能完整准确地把握它的精神实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反复强调: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不是证明的工具,而是研究的方法。这些论述都在于说明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性与科学性是统一的。但是,长期以来,特别是在左的思想和政治路线占统治地位的时候,人们却不适当地强调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意识形态性,自觉或不自觉地忽视以致否定了它的科学性,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当成了教条或证明的工具,而不是把它当作行动的指南和研究的方法。例如,在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和改造完成以后,我们曾经用生产关系必须适合生产力性质的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华南理工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论马克思主义科学性与意识形态性的统一

当代社会,有些人认为马克思主义只有“意识形态性”而没有“科学性”,认为马克思主义“过时”了;有些人则认为马克思主义只有“科学性”而没有“意识形态性”。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意识形态性”是统一的。阿尔都塞人为地区分马克思思想的前期和后期,制造了所谓的“认识论断裂”,认为前期的“意识形态”阶段和后期的“科学”阶段在理论上和历史上存在“质的中断”,二者在认识历史过程中是非连续的。“认识论断裂”把马克思主义的统一性割裂为“科学性”与“意识形态性”的对立,忽略了马克思主义真正的实践,割裂了主体与客体、真理性与价值性的辩证统一,忽略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道主义贯穿始终的主张。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构成的不可分割的统一整体,“马克思主义科学性与意识形态性”是统一的。“马克思主义科学性与意识形态性”的统一性表现在:统一的本体论基础——“实践”;统一的认识论基础——“主客统一”;统一的价值论基础——...  (本文共7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7年10期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论证马克思主义之科学性与意识形态性关系的三重维度

党的十八大要求,要“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和主导权”。[1](P25)习近平强调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宣传思想工作就是要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2](P153)要实现上述目标,除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依靠国家力量强化宣传教育工作外,另一个最为根本的前提是,全面深化论证马克思主义之科学性与意识形态性的有机统一关系。唯有如此,才有利于进一步提升马克思主义的话语权和说服力,促进人民对马克思主义的真正认同。虽然已有的相关研究文献数量不少,但存在论证不全面、欠深入、口号化的缺憾。笔者认为,全面深化论证应从以下三个维度展开。一、前提维度:厘清诘难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命题、实质目的与立论基础要全面论证马克思主义之科学性与意识形态性的有机统一关系,必须首先厘清诘难这一关系存在的核心命题和实质目的,从根本上否定其立论基础。1.厘清诘难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命题...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浙江学刊》1940年20期
浙江学刊

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造性发展的思考

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造性发展的思考唐少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是继承与创造的统一。创造的前提在于继承,继承的目的是为了创造。在此。创造要回答哲学学说的奠基者或先辈们没有遇到或无法解决的问题,要把已有理论的诸方面置于新的实践之中加以检验,要对人们熟知习用的诸多观点进行重新评价或修正。创造的任务还要把过去证明为正确而现今却已过时的某些方面放到应有的历史地位,从创造的成果与它们的联系上赋予它们特定的历史价值。对于创造来说最为艰难的一点在于阐述和把握它的成果与它所扬弃的方面之间的关系,与其说前者否定了后者.不如说前者给予后者新的生命。创造的过程必然充满了崭新的发现、猜测、假说、证明和反驳等,而没有曲折或过失的所谓创造至多是一种神话。如果说科学以假说为其发展形式,那么哲学就是以对自身的不断扬弃或超越为其创造主线。因而,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本质在干创造.这种包含继承于启身的创造具有继承无法取代的特性,并一定会带来继承不能实现的成果。在马克思主...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北行政学院学报》2011年06期
湖北行政学院学报

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术性与意识形态性

马克思主义哲学有没有意识形态性问题,抑或马克思主义哲学既具有学术性,又具有意识形态性,或马克思主义哲学只重视学术性而忽视意识形态性,或相反,这是一个问题。但我们的回答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术性、现实性和意识形态性是统一的。一、意识形态和意识形态性自“意识形态”概念出现以来,其含义与地位发生了许多变化。这些变化影响着人们对它的态度,也影响着人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意识形态性的理解。因此,我们需要先梳理意识形态概念的内涵及其性质。“意识形态”是一个外来词,是一个经翻译而来的舶来品。从其历史产生过程看,“意识形态”由“idea”(观念)和“logy”(学说)构成,即构成为“ide-ology”,中文将其翻译为“意识形态”。它是由法国观念学家的著名代表、哲学家德斯图·特拉西(Desttutde Tracy)在法国国家研究院的一次讲话中首次提出,指称观念科学,强调的是意识形态的哲学认识论意义,而且具有极强的启蒙主义色彩。但是,这种对意识形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05期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两个维度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在反思既往研究中的封闭性、独断性、教条化的同时,十分强调研究的开放性、多样性、个体性等等理念,及其对于维护和保有哲学生命力的重要性。与之相应,“平权地”地研究或解读马克思主义哲学1,受到并为一些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者所重视和追捧。我们不否认这类研究理念和研究视角,对于深化和拓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内容、范围、风格、层次的独特价值。但又必须承认,千人千面的解读模式和理解结论,不可避免地质疑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内核和理论本质。这种“质疑”在推动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向纵深发展的同时,又难免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削弱和消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基质的片面性。因此,如何实现理论基质与研究异质的辩证统一,便是当下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一个不能不思考的问题。这里的“理论基质”,指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内核和基本价值。这里的“研究异质”,指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内容、范式、风格、层次等等的多样化和个体性。一问题的...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