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与敌人“坦诚相见”

公元前205年,因司马卯背楚降汉,楚王项羽迁怒于都尉陈平,流露出杀戮之意。于是陈平每天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最后决定弃项羽而投刘邦。一天下午,趁着军营开晚饭的时机,陈平背上包裹偷偷溜出軍营,一路打马扬鞭逃到了黄河边上。陈平想,过了黄河就是刘邦的地盘,到了那里我就安全了。看岸边停着一艘小船,陈平没细问,便急匆匆登上小船,招呼船夫赶快开船。等船驶到河中心,陈平忽然感到船慢了下来。陈平抬头一看,只见船夫漫不经心地摇着橹,眼睛却不时地瞄向陈平身上的包裹。这时,从船舱里走出一个精壮汉子,他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陈平。见多识广的陈平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歹人了——他们可能根据自己的衣着判断自己一定带了很多钱。想到这里,陈平在脑海里思谋着对策:若打,自己一介文弱书生,又是个旱鸭子,且以一敌二,必败无疑;若不打,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歹人主动放弃打劫的念头。可怎样做才能让歹人主动打消打劫的念头呢?陈平想了一下,决定与敌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战线》2018年01期
社会科学战线

陈平绘画作品

~~陈平绘画作品@陈平$中央美术学院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检察风云》2018年05期
检察风云

陈平的忏悔

陈平是楚汉争霸中的风云人物,为刘邦夺取天下六献奇计,立下汗马功劳。然而,到了晚年他却说:“我多阴谋,是道家之所禁。吾世即废,亦已矣,终不能复起,以吾多阴祸也。”很显然,这是否定了自己奇计的价值和意义,更不想让它留传后世,还担心祸及子孙。那么,一位奇谋至今还被很多人津津乐道的“伟大谋略家”,何以对自己创造的辉煌,做出如此悲观乃至忏悔的评价呢?简要回顾一下陈平的奇谋。公元前203年,项羽将刘邦围困在荥阳城内达一年之久。汉军几近粮草尽绝,高祖束手无策。总不能坐以待毙吧,刘邦问陈平,怎么办?陈平说:那好办,“大王诚能捐数万斤金”,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刘邦爽快答应,给了陈平四万斤黄金,“恣所为,不问其出入”。陈平拿到后,用重金在楚军中发展间谍,让他们到处散布谣言,说范增、钟离昧等将领,“功多矣,然而终不得裂地为王”,目前都打算投降汉军,待消灭了项羽之后,再在楚地各自称王。这一招果然奏效,导致项羽君臣之间分崩离析,互相猜忌,首席谋臣范增很快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测试技术学报》2018年04期
测试技术学报

陈平

陈平,1983年9月生,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博士后。现为信息与通信工程学科部副主任,信息工程专业责任人。陈平教授主要从事机器视觉与图像处理、深度学习、CT重建、物理场信息反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艺术时空》2014年04期
中国艺术时空

矛盾是如此合理地存在——陈平的油画作品

在陈平的作品中,无处不在的是一种矛盾的存在:她大量地使用平涂的方法来表达被其格式化的人群:一律西装革履,没有面目,举着红宝书,似乎在描绘一个特殊的群体,这种处理甚至让其作品带有一定的批判意味。然而如果你长期观察她的作品,以及画家本人的状态,你会发现诸如此类的处理,其实蕴含着很深的诙谐或者调侃的色彩,画家通过这种方式来隐藏真实的自我,并释放其个人对于艺术以及生活的理解。在她的作品中,视觉印象作为主要表现的对象,并不断被加强、纯化,从而一下子激活了大众已经模糊的关于集体主义的记忆。天安门、红宝书、中山装、没有个性特征的统一面孔等现代中国历史上最具有代表意义的文化符号,通过陈平个性化的处理,从而提供了一个70后艺术家的观看方式。虽然这些文化符号,曾在中国当代艺术中被大量地挪用,但陈平的特殊之处在于提供了一种新的解读方式和视觉形象,并努力将个体的经验融入其中。我们观察她作品中的形象,这些经常出现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符号在她的作品中显得不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苏教育》2018年30期
江苏教育

撒下美的叶片与花朵——陈平的专业理解与专业自豪

陈平老师,我认识他是从他的文章开始的,他的文章让我好不感动。他的思考及提供的案例有内在的逻辑性,是对美术教育“体系化”的认识;这是关于美术教育的,但它又是超越美术教育的,是关于艺术的、文化的,甚至是对整个教育的思考。看了他的文章,我似乎看到一位在美术教育之路上行走的教师,他年轻,充满活力,沿途撒下了美的叶片与花朵,也不断播撒着美的种子和关于美的思想,一批青春少年正跟随他前进。以后我们见过几次面,也听他谈对学校教学的一些看法。我感到,陈平是一个有思想深度的、视野开阔的、创造性强的美术教师。我很敬佩他。首先,我想说的是,什么是美术教师的专业成长。陈平老师是美术教师,但他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他把自己置于一个更宽厚的背景之中,他寻找到了并把握住了美术教师专业发展的核心,真正建构了专业自豪。他理解课程和教学的实质。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规划研究所所长阿奈·卡尔森所说:“教育的核心即学习。”当教育教学过程真正成为学生学习过程的时候,当课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