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京城第一个体户

刘桂仙和老伴在悦宾餐馆前合影卜剔哺周 北京有个翠花胡同,翠花胡同里有个悦宾餐馆,悦宾簧馆的老板是个65岁的老大妈,大妈名叫刘桂仙。 您可别小瞧了这位不施粉不戴花、一脸摺子斗大字不识的刘大妈。18年前人家正经是一个名扬京城、风光得了不得的人物,上电视上报纸。80多个国家的记者猫进这翠花胡同,找的就是这位刘大妈。 那一阵她是开蟹馆的。不过开的是北京第一家个体餐馆。不妨把外延再扩大一点,刘大妈是北京第一个领个体营业执照的个体户。这是现在咱们说风光了,其实那阵哪是风光,那是苦,苦得你没法说,见着记者泪就汪汪地出来了。这故事还是让刘大妈自个给您说吧。 刘大妈乐哈哈搬过一张凳,说,~.一_现在我不忱记者了,我有时间了,也有了接班的,我可以慢慢地跟您聊。 话说1 978年,小平同志不是吹了一声号角吗,人家南边的就动起来。可咱这儿,天子脚下还在迷迷瞪瞪。 那时我家生活极苦,我在北京一环保单位食堂做饭,一天活儿只有8毛钱。我爱人是北京饭店的面点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百年潮》2011年02期
百年潮

也说北京翠花胡同

张友仁校友在西南联大校友会的《简讯》第47期,撰文述及北京翠花胡同,这不禁勾起了我对在翠花胡同生活、学习经历的回忆。北京沙滩附近的翠花胡同有个大院,解放前是北大文科研究所所在地,那里也曾是中共地下党活动的一个点。1947年秋,文科研究所招收复员后的第一届研究生,我有幸被录取,研究范围是英国文学。研究生宿舍就在所内,上课则去沙滩。从翠花胡同到校本部,是沿着北河沿往北,拐进一座桥就到了红楼,全程不过五六百步。当时的北河沿是一条土路,路旁是条堆着垃圾的干沟。文科研究所在胡同内路南,却是座颇有点豪门气派的深宅大院的建筑群,一进几个院落,大院套小院。它的南端连着胡适校长在东厂胡同的宅第,有一道小门相通。东端则连着文学院院长汤用彤先生的寓所,也有一道小门相通。我们研究生的宿舍独占一个小院,是一排坐北朝南的平房。1947届的研究生,有外国文学的、历史学的、教育学的、哲学的,加在一起也只有6个人,每个人独住一间房。1948年秋又招了一届研究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京档案》2012年04期
北京档案

翠花胡同的今昔

翠花胡同:位于北京东城区西南部,中国美术馆南侧。东西走向,东起王府井大街,西至东黄城根南街,全长322米,宽约5米。明朝属保大坊,清朝属镶白旗。“文化大革命”中一度改称人民路11条。现属北京东华门街道办事处管辖。胡同中规整的四合院很多,大宅门不少,住过不少有身份的人家。胡同中的九号院曾是张勋的一处宅子。张勋复辟帝制的策源地翠花胡同因为辫帅张勋当年在胡同内的9号院住过,在1917年张勋恢复帝制的历史丑剧中,又成为张勋的临时指挥部,因此这条胡同自然也就名震神州了。1884年中法战争结束后,张勋作为广西驻军首领苏元春的亲信部将,带着金银财宝到北京给苏元春“铲事”。这是他头一次进京,可是长了不少见识,还和李连英的一个干儿子拉上了关系。以后,他又经常来京,在朝中蹚熟了路子,后来为了便于活动,就在翠花胡同买下一处宅子作为广西的办事处和公馆。从那以后,他每次来京城就住在翠花胡同,还经常在宅子里请一些京剧名伶来唱堂会。1910年底,在他离京启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时代潮》1999年10期
时代潮

京城私营餐馆第一人

这是北京城里一条普通的胡同—东四翠花胡同。胡同深处一排火红的灯笼辉映着两个普通的饭馆招牌:“悦宾”、“悦仙美食”。它们的主人是一位66岁的大妈,叫刘桂仙。 这位来北京40多年的大妈,淳朴又平常,至今仍改不掉浓重的河北乡音,就像邻居家的哪位老太太,亲切热情,说话直来直去。刘大妈是京城私营餐馆的第一人。还是从她那堪称老字号的小饭馆—“悦宾”说起,刘大妈告诉我们: 20多年前,我的工作一直是给首长做小灶,虽说我没什么文化,可是凭着一股好学要强的劲头,一番勤学苦练的功夫,我跟老厨子学做了一手好菜。那时,我已是5个孩子的妈了。1978年,孩子们渐渐长大,上学、吃饭、穿衣的费用让我们这个收入微薄的家庭越发窘迫。那时全家7口人你拉我杜地盖着两床被子,吃饭多是馒头蘸着酱油,别提多艰难了。 艰难的日子使我冒出了个别人想都不敢想的念头来:为什么不自己开个小馆子?那时候才结束“文革”没几年。 打定主意,我立即就到东城工商管理局,找到当时的局长,请示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绿色中国》2008年21期
绿色中国

“悦宾”故事

悦宾悦仙胡同翠花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我寻访翠花胡同,寻访这里的“翠花”——中国第一家个体饭馆“悦宾”的主人——郭培基与刘桂仙夫妇,一对年过七十慈祥和蔼的老人。上世纪80年代,他们开办了这家“悦宾”饭馆,成为中国最早涉足餐饮服务行业个体经营的“第一个吃螃蟹者”。算起来,这家饭店已开办了28年,从四张桌子和狭小的店面起家,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不断地发展壮大。现在,这里食客如云,应接不暇,是美食家向往的胜地。从繁华的王府井步行街往北,经过灯市口和涵芬楼,翠花胡同温馨地出现在我的眼帘,透着古老而朴素的气息。翠花胡同是孙中山先生创办国民党北京党部的地方,充满着闲适而清雅的生活情味。行走在翠花胡同,我想起了一句歌词:“翠花,上酸菜!”一到翠花胡同,我就找名店“悦宾”,一个供应美食的地方。它不在胡同的主街,却隐在小小的弄堂里。饭店门上挂着红灯笼,与红色的门一起,洋溢着喜悦欢愉的气息。红色灯箱上的黄字“中国餐饮个体第一家”,透出“悦宾”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散文(海外版)》2010年04期
散文(海外版)

我和父亲季羡林

1951、1952年姐姐和我高中毕业,分别考入天津大学土木工程系和北京俄语专修学校(北京外国语大学前身)。我是去北京参加高考的,就住在父亲翠花胡同宿舍的堂屋里。翠花胡同那一所大宅院,当时是北大文科研究所的所址,但在历史上它却是明朝特务机关东厂的所在地,正门在南面。深宅大院,几层几进,不知道有多少院落。那时,大门是开在翠花胡同路南一侧,其实是大院的后门,而父亲则住在从南面数第二个院落里,也就是从北面看是倒数第二个院落的西屋里。白天大院里有人工作,到了晚上,灯光微暗,阴森恐怖,只有一个人在临街的门房里值班,绝少有人敢深入大院。父亲就住在这样的环境里,使我感到非常惊讶。姐姐当时也到北京来了一趟,在那里住了几天。我们亲眼目睹了父亲的孤独生活。父亲带我和姐姐吃过东来顺的烤肉和馅饼,喝过北京的豆汁,也在沙滩北大红楼外面街边的地摊上吃过豆腐脑和烙饼。除豆汁外,沙滩附近一家小饭馆做的猪油葱花饼加小米绿豆粥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记得,在父亲的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