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牵引成骨技术在牙颌面畸形矫治中的应用

牵引成骨技术 (DistractionOsteogenesis ,DO)是行骨皮质切开术后 ,将牵引器固定于截骨线两端 ,并实施缓慢牵引以延长或重建骨组织及软组织的一项技术[1] 。 190 5年由意大利人Codivilla首先用延长股骨[2 ] 。 1992年McCarthy等率先将DO技术用于临床以牵引延长下颌骨 ,从而使颅颌面部的创伤性及先天性畸形治疗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3] 。它的出现为以往临床所难以成功矫治的复杂牙颌面畸形提供了一个新的方法。我们自 1997年 11月以来应用DO技术矫治 39例牙颌面畸形患者 ,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效果。材 料 与 方 法1997年 11月至 2 0 0 0年 9月间 ,我们共运用DO技术矫治 39例牙颌面畸形患者 ,其中男 19例 ,女 2 0例。年龄 8~ 4 3岁。平均年龄 17 31岁。上颌骨严重发育不足 (上颌骨需前移 8mm以者 )行上颌骨牵引患者中 ,一例为发育性的 ,一例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临床口腔医学杂志》2001年02期
临床口腔医学杂志

颅颌面牵引成骨术的研究与应用最新进展

牵引成骨术 (distractionosteogenesis ,DO )也称牵张成骨术、骨牵引术、骨痂成形术、骨痂牵引术、骨延长术等 ,是应用特定的机械装置渐进性牵拉离断的骨段 ,从而促进新骨形成的一种技术。骨牵引术起源于欧洲 ,以后传入美国。早在 190 5年 ,意大利的Codivilla首次采用该技术 ,在股骨切开术后施以牵引力 ,使骨得以延长。不幸的是 ,由于骨不连接、骨错位连接和骨髓炎等并发症的缘故 ,曾一度使之受到冷落 ,阻碍了其进一步发展。二战后 ,俄罗斯矫形外科医生Ilizarov使之重新获得新生 ,并对其生物学和临床应用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 ,使骨牵引术不断发展和日臻完善。本世纪九十年代以来 ,该技术因其创伤小、无需植骨、复发率低等优点 ,引起了颌面外科医生的极大兴趣和普遍关注 ,目前已渗透到颅颌面外科的畸形矫治、骨缺损修复等领域 ,并与其它治疗技术得到了协同应用 [1~ 4]。本文就牵引成骨术在颅颌面外科领域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口腔医学杂志》2009年02期
现代口腔医学杂志

bFGF在牵引成骨中的研究进展

牵引成骨术作为一种日趋成熟的技术,在颅颌面外科中已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虽然有关牵引成骨的组织学与超微结构研究已广泛开展,但其分子机制仍未得到满意的阐明。近年来,学者们对细胞因子在牵引成骨过程中的作用做了广泛的研究,发现碱性成纤维生长因子bFGF(Basic F ibrob lastG rowth Factor)在牵引成骨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本文就bFGF在牵引成骨术中的研究进展做一综述。一、bFG F的一般性质及其结构1974年,Gospodarow icz等[1]最先从牛脑中分离出bFGF其分子量为1.6×1041u,等电点(PI)为9.6,并发现bFGF能引起Balb/c3T3成纤维细胞的增殖与表型转化。bFGF是阳离子多肽,对热和酸敏感,酸性(PH=2.0)或56℃条件下作用2h可使其失活[2]。人的bFGF基因位于第4条染色体4q25上,是单拷贝基因,其基因全长不少于38kb。F lork iew icz等[3]报道从人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护士(学术版)》2008年01期
当代护士(学术版)

牵引成骨术矫正颌骨畸形患者的护理

牵引成骨(distraction osteogenesis,DO)技术是指切开后仍保留骨膜及软组织附着和血供的骨段,通过特殊牵引装置持续的牵引使骨骼受到一定的张力生成新骨,以延长或增宽骨骼达到矫治骨骼畸形或缺损的外科技术。目前已成为正颌外科领域的研究热点之一,主要用于矫治各类下颌骨后缩畸形,并在治疗严重上颌后缩以及修复下颌骨缺损或牙槽骨缺损方面显示了独特的优势,本科自2000年5月~2006年10月利用牵引成骨术矫治各类下颌骨后缩畸形、严重上颌后缩畸形以及修复牙槽骨缺损患者共20例,取得良好疗效,现将护理体会介绍如下。1材料和方法1.1临床资料本组20例患者,男12例、女8例,年龄18~39岁,平均26岁。唇腭裂继发上颌骨后缩4例,下颌骨后缩(小下颌畸形)6例,牙槽突外伤缺损10例。1.2治疗方法均采用Mendicon公司的口腔内型颌骨牵引器,经鼻腔气管内插管全身麻醉下,唇腭裂继发上颌骨后缩畸形患者常规口内LeFortl型截骨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组织工程与重建外科杂志》2008年04期
组织工程与重建外科杂志

牵引成骨对颅颌骨发育的影响

牵引成骨技术(Distraction osteogenesis,DO)是整复外科的一次革命。Ilizarov[1,2]把这项技术理论化、系统化,并把它广泛传播,为一些严重的骨骼畸形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由于它常被用于发育期的患儿,其对骨骼发育的影响则成为近来人们逐渐关注的问题。McCarthy等[3]于1992年首先将牵引成骨技术应用于颌面部,对4名半侧颜面发育不全患儿的下颌骨进行了牵引成骨治疗,并在1999年和2002年对有关下颌骨牵引成骨的方法及结论都曾进行过总结,但其中并未提到有关牵引成骨对下颌骨生长发育的影响[4,5]。上颌骨的牵引成骨开始应用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腭部的牵引成骨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颅骨的牵引成骨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虽然关于牵引成骨的研究报道非常多,但有关牵引成骨对颅颌骨发育的影响的研究比较少见。本文则针对这一方面进行回顾,并与牵引成骨对长骨生长发育的影响进行对比分析,探讨其异同,为牵...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现代口腔医学杂志》2007年01期
现代口腔医学杂志

颌骨牵引成骨的分子生物学研究进展

颌骨牵引成骨(distraction osteogenesis,DO)技术自1992年美国学者McCarthy首次报告用于临床以来已在口腔颌面外科界得到了广泛的研究和应用,为一系列复杂疑难牙颌面畸形如腭裂继发重度上颌骨发育不全畸形、小颌畸形伴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半侧颜面发育不全、颞下颌关节强直等的治疗提供了新的治疗思路和手段,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但临床实践表明颌骨牵引成骨技术也存在治疗周期长,部分患者可能出现成骨不良等缺点。近年来研究表明,牵引成骨是通过一系列复杂的细胞和分子生物学行为实现的内源性骨组织工程。人们相信,通过了解颌骨牵引成骨的分子生物学机制可以达到促进成骨速度,提高成骨质量,缩短治疗周期的目标,从而为临床工作提供指导。牵引成骨包括血管再生,细胞活化,骨基质形成,基质钙化,和骨改建等组织学过程。由于颌骨在胚胎发生上属于膜性骨,血供来源属于多中心性,牵引成骨过程中,新骨再生的方式与四肢长管状骨不同,主要是膜内成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