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略论北京宗教文化的五大特征

文化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是一种社会现象。宗教文化是通过思想理论、文学艺术、美术音乐等形式来表现宗教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所吴云贵教授对什么是宗教文化作过精辟的论述,他说:“宗教文化大体上也可以分为器物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三个层次,寺院、教堂、圣像、圣书、圣地等宗教器物是宗教意识的物化形态,它们必将长久存在下去,从而为未来的宗教活动提供必要的物质保障。宗教制度是宗教意识的结构化、体制化,只要有人信教就必然还会有宗教组织,发挥其不可替代的社会作用。宗教制度文化及宗教信仰的观念形态体系,是宗教文化的核心,也是区分宗教文化与世俗文化的根本标志。由于宗教文化与世俗文化并不是绝然排拒的关系,也还有互相渗透、互相吸纳的一面,因而宗教文化也涉及到政治、经济、法律、教育、艺术、伦理等诸多领域。”[1]在人类的文化知识活动领域中,宗教一直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宗教在全部文化中努力扩张自己的影响,并且积淀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4期
中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俄罗斯文学与宗教文化

宗教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它作为人类文化的一种特殊形态,几乎与人类文化同步产生和发展。著名的文化人类学家马林斯基曾说过:“凡有文化必有宗教,……尽管文化对于宗教的需要完全是派生的、间接的,但归根结底宗教却植根于人类的基本需要,以及满足这些需要的文化形式[1]。”文学大师T.S.艾略特也认为,文化在本质上是一个民族宗教的化身,文化的出现与发展无不是与宗教联系在一起的。所以说,宗教作为一种文化形态,渗透到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影响着人们的思想与行为,潜伏在人的深层文化心理结构中,它在整个文化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在俄罗斯,宗教作为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起着不同的作用,对俄罗斯文化产生了不同的影响,所以说俄罗斯文化同宗教结下了不解之缘。一、俄罗斯民族的宗教性俄罗斯是个宗教传统很深的国家,俄罗斯民族的宗教性是众所周知的。据说,“和英国人的谈话结束于谈论体育,和法国人的谈话结束于谈论妇女,和俄罗斯知识分子的谈话结束于谈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重庆》2008年11期
新重庆

浅议宗教文化产业发展

宗教既是一种特定形态的思想信仰,又是人类一种普遍的文化现象,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宗教文化作为人类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影响到人们的思想意识、生活习俗等方面,并渗透到文学艺术、天文地理等领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资源。合理挖掘利用宗教文化的价值,适度发展宗教文化产业,使宗教事业在促进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重要的积极作用,这既是时代发展的要求,也是宗教事业正常健康发展的重要途径。一、理论政策依据宗教文化产业是指以宗教文化为基础和载体,利用和发挥其积极因素,提供市场需求的宗教文化产品,增强宗教文化经济附加值的相关产业,具有宗教文化内涵、宗教文化增值功能、文化服务功能和经济活动功能等特性。在我国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新形势下,发展宗教文化产业,不仅有利于宗教事业健康发展,而且有利于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一)发展宗教文化产业,符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经济是一切社会活动的基础。宗教作为上层建筑的组成部份,虽然是距离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艺术评论》2018年10期
艺术评论

左道 中国宗教文化中的神与魔

~~左道 中国宗教文化中的神与魔@万志英!美@廖涵缤Spanning three millennia, the study gives due recognition...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宗教文化》2018年06期
世界宗教文化

《世界宗教文化》2018年第1—6期目录

第1期特稿“一带一路”上的佛教精神足迹与世界新文明建构/学诚(001)理论前沿叙利亚宗教研究关于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部分条款的理论分析/董栋(005)“坚持我国天主教中国化方向”理念解析/张弩(008)专家论坛“一带一路”与宗教研究“一带一路”沿线伊斯兰支点国家建设及其安全风险防范研究/马丽蓉(014)“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土耳其安全风险防范研究/苏闻宇(020)“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伊朗安全风险防范研究/王畅(026)国际视野泰国禅修派与中国佛性论思想/雷晓丽(032)古代埃及的棺及其反映的宗教观念/张赫名(038)苏非主义视角下印度圣徒崇拜现象初探/朱璇(044)现状研究民间信仰研究试论宗教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效传承方式——以岷江上游羌族“释比”传承为例/张泽洪秦选涵(050)西南地区“跳端公”的历史演变及人类学意义/李世武(058)城镇化背景中的民间信仰代际传递机制研究——基于溪村和东镇的个案比较/刘友富(064)民...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6年31期
文教资料

彝族毕摩经典《措诺祭》中的支格阿鲁宗教文化探析

一、支格阿鲁文化精神支格阿鲁的传说故事是滇川黔桂彝区家喻户晓的。他的英雄事迹和超凡的智慧一直流传于彝族村寨,无数次感动着彝家老老少少,穿梭于彝族卷帙浩繁的经书。支格阿鲁作为典型的古代圣贤之一,集部落君长、祭祀毕摩、天文学家、历算家于一身,由于他的威望和彝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他被神话,由历史人物变成神性英雄人物,作为神人英雄,他具备呼风降雾、降魔伏鬼的特殊本领,乐于为民除害和主持公道。二、彝族毕摩经典和毕摩的重要性彝族毕摩经典是毕摩文化的载体,它包括彝族典籍和口传彝族祭经、创世史诗、英雄史诗、叙事长诗等。彝族毕摩是彝族传统文化的重要传承者,支格阿鲁是彝族历史上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一位传奇式英雄人物。巴莫阿依博士认为:“毕摩是彝族社会中处理信仰事物的神职人员,毕摩只要主持祭祖祭神灯祭祀活动和占卜、送鬼治病等以精神治疗为主的治疗服务。”巴莫曲布嫫博士说:“毕摩的社会文化职能具有二重性,既司职通鬼神,又指导人事,既是宗教者,又是文化人。”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