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近百年来我国对印度古典文学的翻译与研究

一、对《沙恭达罗》等古典诗剧的翻译与研究印度是世界上古典戏剧艺术最发达的国度之一 ,从历史渊源和繁荣程度上说 ,仅次于欧洲的古希腊 ,出现了像迦梨陀娑那样的伟大的戏剧家及《沙恭达罗》那样的伟大作品。《沙恭达罗》是 7幕剧 ,写的是一个国王到净修林打猎 ,邂逅一位天神与大仙人所生的年轻美丽的净修女沙恭达罗 ,当夜便相爱结合。沙恭达罗怀孕后到宫廷寻夫 ,却因意外丢失国王的信物、国王丧失记忆而拒认。后经历种种波折 ,终于大团圆。这是一部富有印度式的浪漫主义诗情画意的诗剧 ,上千年来一直受到印度人民的喜爱 ,在印度文学史上居于崇高的地位 ,也是公认的世界古典名剧之一。但是我国古代翻译印度典籍 ,是以佛教为中心的 ,与佛教无关的像《沙恭达罗》那样的纯文学作品 ,在近代以前一直未能引起翻译家和学者们的重视 ,也一直没有译文。到了近代 ,最早注意迦梨陀娑并加以推崇的是苏曼殊。他在《燕子龛随笔》中 ,称迦梨陀娑为“梵土诗圣也。英吉利骚坛推之为‘...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藏学》2011年S2期
中国藏学

简论迦梨陀娑的藏译作品及其对藏族文学的影响

迎梨陀婆(Kdl记dsa)是享有世界声誉的、印度古代最著名的诗人和剧作家,其诗歌和戏剧作品流传至今,经久不衰,不断有人从梵文译介至世界各种文字,版本繁多。其中,藏文的译文可以追溯至14世纪,汉文的译文①也从近代开始陆续出现,也有英文和法文、德文的译本。②在藏文文献中,对迎梨陀婆本人的生平事迹和作品有一些描述和译介,其作品对藏族文学也有较深的影响。1、迎梨陀婆其人在藏文文献中,迎梨陀婆称为纳木扩(气叮赞声哟,但很难找到迎梨陀婆的生存年代和生平事迹的考究,除了一些缺乏出处的传说之外,最早出现比较确切地阐述其生存年代的是在才旦夏茸的《天文历算》一书和多识的《云使浅释》③,这两本书中所叙述的与季羡林先生的观点一致,认为迎梨陀婆约生存于350一472年之间④,即印度岌多王朝的旗陀罗岌多二世在位前后的一段时期。关于迎梨陀婆的生平事迹,在国际印度学界依然存在着很多争论,但基本认同其生存年代不晚于公元5世纪,认为迎梨陀婆生活在古典梵文文学的黄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史哲》1956年05期
文史哲

迦梨陀娑—印度古代最伟大的诗人

(一) 世界和干理事俞镜召在令年祀念十位世界文化名人,其巾屡朴亚洲的有雨位—日本妻家小田等棍和印度爵人趣梨陀要。 翅梨陀姿的名宇,到龄巾团入民是业不生疏的。早在三十多年前,己耙有人介招通他的作刀:;早在二十多年前,他的作品已挫有一部分裸成中文。最近,人民文罩出版社又把王推克翟的“沙恭迷雁”翻印了八千册。 在我今春筋阳印度的待候,到虎都藉到印度明友们淮起通位不朽的作家。团曹正在敦清名窗家金他的像,巾央省要在偷代克地方立他的耙念碑。新德里文攀研究院把他的全集选拾我哟,加雨各答老爵人戴夫先生送我犯怕勺裸品中有他的“霎使”的孟加拉泽文的精装捧团本。再德拉斯工覃院送拾我阴的率报中,有一篇数覃教授莱阿博一1泊勺若命文,用科举理渝来橙明“沙恭迷稚”第一幕中蒸团王草子速度的赞句的正催性①。印度人民每年都在曹唇三月初一郎析屏六月l一五日耙念他,因偏通是每年雨季的阴端,而雨季是他所喜爱的笛材。令年全印和平理事仑正在灌饰着更隆重的耙念。 很颖然,也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长城》2010年08期
长城

黎明的呼唤——古印度诗人迦梨陀娑的诗

迦梨陀娑,生于约公元350—472年之间(取季羡林先生一说),印度古代伟大的诗人、戏剧家,他的作品擅长刻画人物心理,描绘景色和抒发感情,其诗作语言生动优美,富有民族特色、哲理和浪漫主义思想。《黎明的问候》,一首梵文诗,其英译文最早收录于詹姆斯.道尔顿.莫里森所编,哈珀.科林斯出版公司1948年1月出版的《宗教诗文佳作选》一书当中,其中的经典诗句“好好把握今天”(Look well therefore to this Day),在英汉语中广为引用,然而国内鲜有人知其出处。有资料把它归为古印度诗人、戏剧家迦梨陀娑所作。①通过译文,我们能欣赏其中的哲理与智慧。黎明的问候——/听从黎明的训劝!/把握今天!/因为今天就是生命,/真真切切的生命。/在这短短的一天,/展现着你生命中所有的真理和真实,/成长的幸福,/行动的光荣,/还有美景的辉煌;/因为昨日只是一个旧梦,/明天也不过是一个幻景:/但是把握今天,决不虚度/每一个昨日会成幸福之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长城》2010年08期
《哈尔滨学院学报》2010年12期
哈尔滨学院学报

迦梨陀娑的自然书写与文学想象

迦梨陀娑是印度古代最伟大的诗人、剧作家,梵语古典文学大师,被誉为“印度的莎士比亚”。虽然由于迦梨陀娑的影响和声誉归之于他名下的作品有四十多部,但大家一般认可的出于他笔下的作品是七部:两部长篇叙事诗《罗怙世系》、《鸠摩罗出世》,一部长篇抒情诗《云使》,一部抒情小诗集《时令之环》,三部戏剧《沙恭达罗》、《优哩婆湿》、《摩罗维迦和火友王》。细加梳理和审视迦梨陀娑的创作,可以看到其对自然万象的细腻刻画与书写在文本中占了极其重要的地位:“迦梨陀娑的自然描写登峰造极,显得细腻柔美,引人入胜。自然不仅是在色调、音响、形象、节奏和范围上得到全方位的描写,还成了包容心灵美的客体,从而为作品带来了灵动之美。”[1]本文拟从生态批评的角度解读迦梨陀娑的自然书写,深入开掘其中的生态意蕴。一、自然美的诗意描绘自古以来印度人就以亲和的感情去注视自然、接触自然和捕捉自然。而秉承了这一深厚传统和积淀的迦梨陀娑则用生花妙笔尽情描绘了千姿百态、变化万千的自然镜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亚研究》2005年S1期
南亚研究

和合之美——从《沙恭达罗》看迦梨陀娑的审美理想

《沙恭达罗》以其独特的美征服了无数读者的心。这部极富感染力的作品,在印度已成古典梵语戏剧的经典之作,在我国也已有了十多种汉语译本。一部作品所以能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广泛影响,正是在于它包含了丰富的审美元素。一自然美与宫廷美印度地处南亚次大陆,其生活环境与生存方式决定了印度人与自然相互依赖、和谐合一的自然观。①将这种东方精神推及艺术表现,就可以看到各大文豪笔下千姿百态的自然。诚然,印度的文学家们在对自然的描写上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但迦梨陀娑的自然描写登峰造极,显得细腻柔美,引人入胜。自然不仅是在色调、音响、形象、节奏和范围上得到全方位的描写,还成了包容心灵美的客体,从而为作品带来了灵动之美。剧中第一幕,国王豆扇陀一进入净修林,就明显感受到了自然的神韵:“微风吹皱了的河水冲洗着树根/幼芽在溶化奶油的烟雾中失掉了光彩/在前面,在已经割掉达梨薄草芽的林子里/毫不胆怯的小鹿悠然地来回徘徊。”②如此的宁静祥和,使得国王和侍从不由地收起了所有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