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秋到赤塔

提起西伯利亚,总是要和寒冷连在一起,和流放犯人连在一起。赤塔就是俄罗斯东西伯利亚的一个城市。查资料得知:其位于贝加尔湖之东,在赤塔河和因果达河汇流处。1825年后发展为城市。赤塔的工业比较发达,还是个文化中心。2003年的秋天,我们拜访了赤塔。胜利公园印象落脚俄罗斯的土地,我们见过的有特点的地方,一是胜利公园,一是教堂,再有就是列宁广场。胜利公园在俄罗斯大大小小的城市里随处可见。9月的赤塔很有一番凉意,着一身秋装,依然有点不胜寒风。一眼望去,桔黄和金黄成了赤塔的主色调,间或杂有红色、紫色,显得斑斓、鲜艳而灿烂,让你禁不住想往秋心里走。大门口很简单,几段铁轨十字交叉,用铁链连结起来。没有看门人,就更不用买票了。沿着林间破旧的柏油路,向里走,远处便矗立了四根方形的钢铁碑柱,显得那么厚重,有力而沉稳。这就是胜利纪念碑了。城市的喧嚣都被赤塔河隔在了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林用瑟瑟的秋叶渲染着宁静。当我们信步走向纪念碑时,前边的空地出现了列队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方文化周刊》2017年39期
东方文化周刊

赤塔之光

有一座城市,远离我们,千百年来似乎就是现在的样子,沉静,从容,无言,像一颗星辰,带着自身演化而来的光荣历史,在北纬42度、东经114度坐落着。直到你探究的目光注视她,她那富有魅力的光芒,才开始映射你的双眸。这座城市的名字叫赤塔,位于俄罗斯的东西伯利亚。在北方飘浮着大团白云的天空下,广袤的俄罗斯原野坦荡无垠,河流纵横交错,植被郁郁葱葱。自满洲里出境进入俄罗斯,我很少看见牧人和成群的牛羊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徜徉,只能时或见到一些尖顶的小木屋,错落有致地隐现在白桦林中。远离州府赤塔的这些村落,也许正是赤塔在历史深处的影像。我知道在十九世纪初的圣彼德堡,有一群青年军官对沙俄的残暴统治产生了不满。在漫长的冬季,他们怀疑帝制的思想就像壁炉中的火苗,愈燃愈旺。1825年12月,这些军官发动了俄国近代史上的第一次起义,反对专制的奴农制度。他们当中许多人是贵族,有公爵、伯爵、男爵的封号。在1812年为沙俄向拿破伦作战时,他们骁勇无比;然而13年后当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族》2005年02期
中国土族

亲密接触大自然——俄罗斯赤塔之旅散记

2004年7月,全国党报社长、总编辑研讨会在满洲里召开,会议安排了去俄罗斯赤塔市采访观光。三天的赤塔之行,让人感受最深的是俄罗斯民族对大自然的呵护和亲近。呵护自然由满洲里至赤塔480公里的旅程,可谓是地广人稀。沿途所见的30余个市镇村落,千户以上不过二三,多是百余户、几十户。彼此隔着几十或是十几公里的茫茫荒野林海,大多没有人烟、牛羊、耕地。由于人烟稀少,即便是公路两侧的荒草,也十分茂盛,厚厚的,一层盖着一层,将地面遮掩得严严实实;在林区,路边的原始树木也比比皆是。在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同时,是俄罗斯人对大自然的倍加珍惜与呵护。当汽车在草原和林区行驶时,我注意到,公路多是蜿蜒曲折。听俄罗斯导游玛丽亚讲,不仅在赤塔地区,即使在整个俄罗斯,也难得见到笔直的公路,为的是给树让路。有30余万人口的赤塔市,四周是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房前屋后,道旁路边,到处是绿阴涌动。尽管是高寒地区,许多楼房的墙脚却生长着一簇又一簇的树木,将繁茂的枝叶摇曳在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对外经贸》2003年02期
黑龙江对外经贸

俄罗斯赤塔州简介

俄罗斯联邦赤塔州人口129万,面积41.3万平方公里,首府:赤塔市。赤塔州与中国内蒙古自治区和黑龙江省相邻,边境线长1000多公里,占中俄边境线总长度的1/3。赤塔市距中国满洲里口岸400多公里,是中俄铁路大动脉的咽喉要道,西伯利亚大铁路和通往中国及蒙古国的铁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伯利亚研究》2000年06期
西伯利亚研究

转轨时期赤塔州的经济

赤塔州成立于1937年9月26日。阿金斯科耶布里亚特自治区位于该州境内。赤塔州位于西伯利亚东南部的边缘地带、同布里亚特共和国及远东的萨哈(雅库特)共和国、阿穆尔州相邻。该州与蒙古国和中国接壤,同中国交界线占中俄国界线的20%,与蒙古国的交界线也大约占俄蒙国界线的20%。 赤塔州的面积为43.15万平方公里,占俄联邦国土面积的2.5%。赤塔市到莫斯科的距离为6074公里。 截至1997年1月1日,赤塔州的居民为128、67万人(占全俄人口总数的0.7%、其中63%为城市居民。居民的平均年龄为32.4岁。 赤塔州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3人。仅为全俄平均指数的1/4。该州有70多个民族、他们是:俄罗斯人(占人口总数的88.4%)、布里亚特人(4.8%)、乌克兰人(2%)、鞑靼人(0.9%)、白俄罗斯人(0.7%)、乌兹别克人(0.2%)、楚瓦什人( 0.2%)、摩尔多瓦人( 0. 2%)、巴什基尔人( 0.2%)、日尔曼人 ( 0.1...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宣传》1992年14期
内蒙古宣传

赤塔四日──呼盟外宣干部赴赤塔考察记

苏联,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曾经是熟悉的,但又是陌生的;曾经是遥远的,但又总是萦绕在梦境。苏联建设了70年的社会主义大厦一朝土崩瓦解,人民在解体的痛苦中忍受精神煎熬,使我们每个有责任心的共产党人都感到惋惜和难过。我们从 5月8号上午,进入后贝加尔斯克。就感觉出了那种沉闷的气氛。在贸易市场上,一个同志用小物品换了一个不锈钢的咖啡壶,拿到车站一装水,水全从壶底漏了出来。还有一个同志换了一套不锈钢餐具,仔细一看是用过的。商品的奇缺,使得俄国人不得不拿旧的物品来作交易。 乘了一夜火车,在车上不停地受到俄国人的惊扰。那些衣着华丽的俄罗斯妇女和男人不时地来到我们的车厢,同我们交换物品。物品中最廉价、最多的是军用衣裤、军用大衣。国家解体、军队瓦解,军用构品成为廉价的交换用品,充斥着交易市场。 赤塔,是一座具有东方色彩富有怨力的城市。然而今天,这里却显得既麻木萎顿,又矛盾重重。5月9日早晨,我们乘公共汽车,迎着灿烂的朝阳,绕过有列宁高大塑像的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