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涉外民事法律初探

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对外交往颇为活跃的时期,据《唐六典》卷4《尚书礼部》记载,唐朝兴盛的时期,约和三百余个国家有过交往,长期保持友好往来的国家有七十余国。作为七—九世纪东亚乃至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每年都有大量的外国人来唐朝学习、生活、经商和游览,在唐代的长安、洛阳、广州、扬州等地,常年生活着许多外国的商人,如何维护国家的主权,处理好与这些外国人的关系,保护外国人在唐的正当权益,是唐代立法的一件大事,也是解决好唐朝与周边国家外交关系的需要。从李唐政府二百九十余年的对外交往来看,唐政府与周边国家能和睦相处,相对完善的涉外民事立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一、唐代法律对于在唐外国人人身权利的规定  中国古代没有独立的民法典,但从现存的古代文献看,却有很多关于民事方面的法律规范。唐朝初年的统治者唐太宗是我国古代开明的政治家,他十分重视发展与周边各国家(民族)的关系,在立法上很少有歧视外国人的现象。唐太宗本人曾说过:“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6年34期
法制博览

亲属关系对亲属犯罪定罪量刑的影响——以人身权犯罪为例

一、亲属与亲属犯罪庭成员或近亲属,其中,家庭成员是指共同在一起生活(一)亲属的界定的,具有血缘或姻亲关系的成员;《刑事诉讼法》第106要想明确亲属间犯罪,必须要了解亲属的概念及条第六款规定:“近亲属”是指配偶、父母、子女、同胞范围,即“亲属”包括哪些人。在普通人的认知中,除兄弟姐妹。其中父母和子女包括已经形成抚养、赡养了家庭组成人员之外的但凡沾点亲带点故的都算在了关系的养父母和养子女。”综上可知,三大立法领域中“亲属”的范围内,而法律意义上的“亲属”范围则小得当属刑事立法关于亲属的规定范围最小,当然这也与多。亲属在我国的民事法、刑事法以及行政法中都有刑事立法的性质有关。如果将其他部门法中亲属的界规定,有重合的地方,但并不相同,为了避免“亲属”在定用于刑事法律中,可能会缩小或者扩大刑法的打击刑事领域内的乱用,我们首先必须得对“亲属”做一个范围,必将导致不公平、不合理的案件结果出现。但是界定。各部门法中对于亲属的界定不同或者模糊不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闻战线》2016年20期
新闻战线

记者在舆论监督中的人身权保护研究

●王小午据近年有关调查显示,在十大危险职业排行榜中,新闻记者不仅“榜上有名”,而且还“名列前茅”。记者职业成了仅次于警察和矿工的第三大危险“行当”。为了适应这种新形势和新市场的变化,一些保险公司还“抓住机遇”,及时推出了“记者险”。记者的职业环境极为恶劣,在采访过程中人身权受到侵害的现象屡见不鲜,这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反思。如何保护记者在舆论监督中的人身权?记者作为公民,不仅拥有公民人身权利,还应享受记者的特殊权利。出台新闻法的确是一种解决思路,但也只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无法彻底改变现状。因此,探讨记者人身权的保护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新闻法制建设现状1.相关法律在我国,公民的人身权受到法律的保护。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的明确规定,《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其他法律法规中都涉及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7条、3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2期
安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试论劳动者人身权的法律保护

“劳动者指具有劳动权利能力与劳动行为能力,并且已依法参与劳动法律关系的公民,即劳动法意义上的职工”[1]103。劳动者拥有劳动权,劳动权是劳动者乃至自然人所拥有的宪法权利,是一项基本人权,劳动权的实现以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为前提。“劳动法律关系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依据劳动法律规范所形成的实现劳动过程的权利和义务关系”[2]37。劳动法律关系中劳动者享有人身与财产双重权利,然而现实中无论劳动法律规范的构建,实际劳动执法,还是人们的观念均表现出对财产权利的偏爱,对人身权利的忽视。此种思维与现实状态几乎已形成定式,即劳动法律规范的设计与实际执行所关注的应当是劳动者财产权利实现与保障,而劳动者人身权利则应是民事法律规范所要解决的事情。劳动关系中,劳动者较之用人单位处于弱势地位,其合法权益(尤其是人身权)极易遭受来自于用人单位的非法侵害,劳动者是应当给予特殊保护的弱势群体,正因为这样,劳动法律规范才确立了向劳动者倾斜保护的理念设计。...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5年05期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网络化市民社会的人身权保护

人(市民)乃市民社会之中心———市民社会的这种人文主义精神,必然要求对人身权保护予以重视。同时,民法作为市民社会之根本法①,“首先调整的是人身关系,其次才是财产关系”[1]。这里所讲的“人身关系”实际上就是人身权的同义语。因此,对人身权的保护历来是各时期市民社会的重要任务。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网络为代表的高新技术对市民社会的影响日益明显,使得市民社会日益呈现出网络化的趋势。市民社会的这种新发展,使得传统市民社会下的人身权保护模式与现实社会的人身保护需求间的差距不断拉大。由此,在网络化市民社会中,怎样切实加强人身权的保护,已成为我们必须要正视的问题。时值我国《民法典》制订的关键时期,希望本文所论能对之有所裨益。一、市民社会人身权的一般保护要分析市民社会中人身权的保护,就不得不对市民社会本身有所认识,但是市民社会又“是一个特定概念,包含着特定时期、特定社会阶层的某种追求和情趣,对其不能简单地望文生义”[2]。现代意义上的市民...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4期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完善我国人身权法律制度的几个问题

人身权是民法赋予民事主体的基本权利。这种与民事主体的人身密切相联、关系到民事主体独立的人格和身份的固有民事权利 ,与财产权一道 ,成为民事主体所享有的两类基本民事权利。但在近现代的民事立法中 ,由于过分强调财产权利的重要性 ,宣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契约观念广泛扩张 ,使人们对人身权的重要性有所忽视 ,以至于世界各国现行民事立法中 ,很难找到关于人身权的专门的、集中的、详细的规定。[1 ] 1 98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民法通则》) ,虽然在“民事权利”一章中专设人身权一节 ,对人身权进行了专门的规定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 ,这些规定仍显得过于简单 ,不能适应市场经济条件下民事主体日益强烈的保护人身权的需要。经过 2 0年改革开放 ,我国法制建设取得了丰硕成果 ,为我们进一步完善民法中的人身权制度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  一、现行人身权法律制度的缺陷1 986年颁布的《民法通则》,在“民事权利”一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