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学教学伦理初探

大学承担着培养专业人才的重要使命,要将学生培养成为具有美德、智慧、批判精神、自由意志和专业知识技能的全面发展的生命个体。亚伯拉罕·弗莱克斯纳指出大学的专业教育“虽然事实上它并非完全没有自私的目的,但至少在理想上它献身于实现比较普遍、比较崇高的目标,而不是满足个人的野心[”1](24)。可以说,作为大学教育主渠道的教学活动不仅要承担传授逻辑化、客观化的知识体系的任务,更要促进学生智慧的形成和精神的培育,塑造学生求真、求善、求美的人格品质。这种目标需要靠教师与学生之间交互的生命活动来完成,借助这种师生双方生命主体之间的交融与影响,实现学生的发展。换言之,大学教学活动的重点和核心便是具有伦理内涵的“成人”教育,教学活动在本然上便是一种伦理实践活动。因此,大学教学伦理作为一个重要问题就凸现出来,成为大学教学理论研究中的重要课题。一、大学教学伦理的内涵研究教学伦理首先必须明确“伦理”的涵义。通常,“伦理”一词有三个方面的涵义:首先,它可以...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高等教育研究学报》2010年04期
高等教育研究学报

大学物理实验教学对大学生科技伦理培育的初探

一、引言现代科技活动中,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日益凸显。狭义上说,科技伦理是反映科学的目的和所关心的主要问题的一种行为准则。这些基本行为准则包括:科学诚信,细心,学术自由,公开,信用原则和社会责任原则[1]。美国物理学会(APS)于1991年便开始制定物理学家职业行为准则,2004年APS科技伦理教育工作组向APS提议建立专门的科技伦理教育资源网站,以促进各大学物理系对学生和教师进行更好的科技伦理教育和培训[2]。美国东密歇根大学于1988年在本科生中专门开设了物理学中的科技伦理问题的课程,并分别于1993年和1996年两次举办了物理学中的伦理问题的研讨会。理工科大学本科生正处于科学知识的学习和科学素质的养成阶段,是未来科技工作的主力军。目前国内大学的科技伦理教育大多纳入思想品德课程中进行,而专业课程的教师在教学中对学生科技伦理的教育意识不强。大学物理实验是各种科学实验的入门和基础,是学生进入大学后受到系统的实验方法和实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国外社会科学》2007年01期
国外社会科学

政治、学术自由与法律总顾问的办公室

自1934年以来,施加给大专院校的政治压力引起了广泛的争论和关注。1934年,为了重新肯定和发展在1925年举行的关于学术自由与终身教职的大会上通过的声明,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AAUP)与美国大专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Colleges)举办了一系列会议。这些会议导致了1940年关于学术自由与终身教职原则的声明的出现。直到今天,许多大专院校在制定政策时仍然参照这项声明。1970年,对这项声明作了一些修正,大约200多个学术团体和机构都表示支持这个声明。美国大学教授协会认为,越强调研究,教师越应享有更多的保护和探索的自由,这两者是紧密相连的。这项声明所阐述的原则包括:保护作为公民的教师的政治观点,保护教学中适当地使用有争议的材料,以及保护教师诉诸合法(诉讼)程序的权利。美国大学教授协会预见到一个大规模的复杂的研究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评论》2007年01期
教育评论

人的自由与学术自由——关于学术自由的哲学解读

“学术为何要自由?”这是一个由来已久的话题。自亚里士多德以来,西方就奠定了“为知识而知识”的理性传统,从而为学术自由提供了合法性根基。然而,近代科技发展给人类带来负效应,使这一合法性根基不断受到质疑。学术自由固然是基于追求真理的逻辑必然,但是知识或真理本身并不构成“学术为何要自由”的充分论证。学术自由的终极目的不仅仅在于追求知识或真理,而是为了人的自由。从人的自由本质出发,我们可以推演出一条清晰的逻辑线索:自由是人存在的本质与目的;学术作为人类通过知识获得解放的一种最有力的手段,其目标与人的自由本质一致。因此,人的自由是学术自由的终极目的。为了达到这个终极目的,必须赋予学术以自由作为前提,只有通过学术自由才能获得知识(真理),而知识又是通往人的自由的必由之路。同时,以人的自由为目的的学术自由必然是受道德制约的学术自由,与学术道德、责任相伴相生。由此,人的自由构成了学术自由的目的论,进而是认识论,再是道德论的证明。一、人的自由的概...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高教探索》2007年02期
高教探索

学术自由的类型划分及其意义

一、类型划分:研究学术自由的新途径学术自由是一个有着漫长的历史,而又于19世纪初才被明确确立的理念,它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历久弥新的事物。在西方,学术自由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哲学家的教育活动。12世纪,欧洲中世纪大学带有行会组织性质的“自治”成为西方大学现代学术自由的初始行为,其确立的自治原则为后来西方大学的学术自由理念初步奠定了实践基础。而1810年创办的柏林大学在人类历史上首次旗帜鲜明地把学术自由作为大学的基本原则,它明确提倡教学自由和学习自由,使学术自由从长期的朦胧状态转变为自觉的状态,成为现代大学学术自由理念与实践的策源地。自此,追求学术自由就成为以知识的探究和发现为己任的现代大学的共同标志。与此相应,学术自由也从此成为中外学者研究的重要问题领域。对学术自由这一具有丰富内涵和悠久历史的理念进行研究有以下两种不同的途径:(1)把学术自由作为一个“整体性”的概念和事物来分析,从整体上把握学术自由与外部其他事物的关系;(2...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井冈山医专学报》2007年01期
井冈山医专学报

论大学学术自由

纵观古今中外,大学自它诞生之日至今天的现代大学,无不将学术自由视为自身持续发展的生命力源泉,学术自由更是大学进行高深知识探究和创新人才培养的最根本保证。大学之所以称之为“大学”,就是因为有学术自由作为其“精神的脊梁”,才使得大学的功能得以充分发挥。1大学学术自由的内涵1.1学术自由的定义现代意义上的学术自由观念产生于19世纪德国的柏林大学,在其初创时期即把“尊重自由科学研究”和“教学与学术自由”作为现代大学的基本原则,它赋予大学教师以充分的思考、研究、发表和传授学术的自由权利。《国际高等教育百科全书》认为,学术自由是教师在其学科领域内的自由,它保证高等学校的教师和研究者不受政治的、基督教会的或其他行政当局的组织、戒律或指令从事其工作,不考虑他们的个人哲学观点、行为习惯或生活方式。[1]美国哲学家胡克认为:“学术自由是指在专业上够资格的人享有自由去探讨、发现,并教导他们在各自专业领域所看到的真理。这种自由不受任何的限制,也不听任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教育论坛(校长教育研究)》2007年03期
当代教育论坛(校长教育研究)

中国早期大学和外国大学校长的任命与大学学术自由

一、中国早期大学校长的任命及其与政府的关系中国早期大学教育的主要模式来自欧美国家,越往后受美国教育制度影响越大。法国教育权集中于中央,国立大学校长由政府任命,英美多私立大学,校长由董事会聘任,德国大学的行政权集中于大学的评议会,校长由评议会选举。中国国立大学校长的产生大体源于这三种模式的综合影响,一般说来,校长由政府任命,但权力集中在由教授组成的评议会中。例如,1920年,蒋梦麟总结蔡元培的管理实践经验,参照欧美模式,为北大设计了一种完整的管理体制,要求在校长之下设评议会、行政会、教务处、总务处;基层、各系由教授互选系主任,系与教授及上层之间,设各种事务委员会。中国国立大学的校长由政府任命,主要经费也来源于政府拨款,但中国国立大学的校长们没有放弃对现代大学理念的接受,他们在从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的过渡过程中比较早地接受了大学独立的思想。当时以蔡元培为代表的国立大学校长已完全确立了现代大学校长与政府之间的基本关系:国立大学经费来源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