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苏联原子弹之父

土地测量员的儿子伊戈尔的父亲是土地测量师,母亲出身于神甫家庭。为了让子女受到更好的教育,全家在1909年伊戈尔6岁时从偏僻小城锡姆搬到伏尔加河畔的辛比尔斯克。伊戈尔和弟弟上的学校可谓是培育伟人的摇篮。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也就是列宁,是他们的老校友,后来任俄临时政府总理的亚历山大·克伦斯基的父亲此时在该校担任校长。而日后的“原子弹之父”当时是个厌倦课堂的顽童。从保留下来的成绩单中我们看到,他除去“举止行为”不及格外,其他各门功课都是优秀。国内战争爆发了,刚刚以优异成绩毕业的伊戈尔对政治提不起丝毫兴趣,完全着迷于自然科学。别人都去当志愿兵了,他却考进大学继续深造。学校的师资力量堪称雄厚,其中有А.约费(1880~1960,苏联物理学派创始人之一,半导体研究的先驱——编注)等著名物理学家,他很快便喜欢上了伊戈尔这个调皮的黑眼睛小伙子,视其为自己最得意的门生。1923年,寒冷的教室里常常有学生冻昏过去。为了不光着脚板儿上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

科学精英的多重角色:钱三强科技功业研究

本文以国际著名科学家、中国“两弹一星”元勋之一钱三强为研究对象,在挖掘、利用新史料和已有文献资料的基础上,从科学精英的多重角色这一视角出发,分析钱三强的社会角色及其作用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变化,以及这种变化的原因与影响。科学精英多重角色的价值和意义天然地与其在现实中的“功业”密不可分,“时代—角色—功业—影响”构成了本文的分析逻辑。本文要解决的问题有:(1)梳理钱三强功成名就的历史过程与历史机缘;(2)澄清已有的对钱三强的误读和误解;(3)研究钱三强的思想与实践对新中国科技事业的影响;(4)探讨钱三强与新中国科技体制的起源、发展、演变之间的关系。第一章“新中国科学体制的‘制礼作乐’者:钱三强与中国科学院的创建”,主要研究1949—1956年期间,作为中国科学院的主要创建人之一,钱三强在中国科学院的早期历史发展中发挥的作用。本文的研究表明:第一,钱三强是中国科学院发展蓝图的实际绘制者;第二,钱三强的留法和访苏背景使得中国科学的建制化打...  (本文共19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情报机构在苏联首颗原子弹研制中的作用

本文主要研究的是苏联情报机构在苏联原子弹研制当中的作用。卫国战争爆发后,苏联核裂变研究陷入停滞。苏联政府正是通过情报机构才获悉国外原子弹研制的最新进展,从而在1942年底1943年初重新启动核研究计划。随后,以库尔恰托夫为首的苏联科学家利用情报机构不断提供的英美原子弹研制方面的最新情报,全力以赴进行研究。1945年8月,美国原子弹在日本爆炸后,苏联动员全国的人力物力加速研制,终于在1949年试爆成功首颗原子弹。本文试图利用最新解密的苏联历史档案,对这个问题作以探讨。本文共分五个部分。绪论部分主要介绍了本文选题的原由、意义及国内外研究的现状。第一节概述了卫国战争爆发前各国原子弹研制的进展状况以及早期情报机构对核裂变研究的关注。第二节是论文的核心部分。主要讲述了卫国战争期间情报机构对苏联原子弹研制的推动作用。卫国战争爆发后,苏联核研究陷入停滞状态。由于各种原因,情报机构初期获取的情报并未受到重视。但是随着情报的增多,苏联领导人逐渐改...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史学集刊》2018年06期
史学集刊

苏联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研制的决定性因素分析——基于苏联核计划解密档案文献资料的研究

引言1949年8月29日,苏联成功进行了第一颗原子弹试验,大大出乎美国的预料。此前,美国情报部门曾称,苏联至少需要20年左右的时间才能造出原子弹。(1)苏联原子弹的横空出世扑朔迷离,引起人们的纷纷猜测。西方普遍认为,斯大林比英国部长们更掌握英国制造原子弹的情况,比杜鲁门更早了解美国原子弹计划。(2)原克格勃人员也随声附和,称有数十人在为苏联提供核情报,甚至包括美国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等人。(3)面对甚嚣尘上的情报论,苏联第一颗原子弹总设计师Ю.Б.哈里顿率先打破沉默。他表示,情报对苏联研制原子弹的贡献无可争议。然而,尽管情报意义重大,却远非唯一的决定性因素,因为情报在证明其真实可靠之前一文不值。(4)既然情报不是唯一因素,那么,还有哪些因素决定了苏联第一颗原子弹的成功研制?随着苏联核计划解密档案文献汇编———《苏联核计划:文献资料》(5)的出版,为深入探究苏联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研制的决定性因素提供了充实的史料依据。然而,截止到目前,...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历史研究》2015年01期
历史研究

国外核情报与苏联原子弹的研制——基于俄罗斯解密档案文献的研究

1949年8月30日,苏联原子弹研制计划总负责人贝利亚和科技负责人库尔恰托夫向斯大林联名提交了一份秘密报告。报告说,经过科研人员、设计人员、工程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4年的努力,苏联第一颗原子弹已于1949年8月29日莫斯科时间凌晨4时在哈萨克斯坦加盟共和国谢米巴拉金斯克以西170公里处的荒原地带试验成功,原子弹的破坏力和杀伤力巨大,当量不小于1万吨梯恩梯(TNT)炸药,爆炸后产生的冲击波完全摧毁了7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工业设施和民用建筑,高强度辐射形成了距爆心5平方公里范围内的死亡地带,高温导致12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工业、民用和军事建筑起火。①随后的9月初,一架由B-29型轰炸机改装而成的美国气象飞机在从日本飞往阿拉斯加的巡逻途中取到许多空气样品,经化验发现空气中的放射性物质大大高于正常标准。在此后的数次飞行中,气象飞机带回了更多的样品。科学家分析后确认,苏联境内发生了一次核爆炸。9月23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向全世...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国防科学技术大学
国防科学技术大学

国际关系舞台上的东方蘑菇云(1949-1972年)

大体而言,人类国际关系的发展大体可分为三个有更替、也有迭加的阶段:古代以自然关系为主的阶段,近代以经济关系为主的阶段和现代以技术关系为主的阶段。而技术作为人与外部世界相互作用的中介物,表现的也是某种关系。如果说,民用技术反映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那么军事技术反映的则是人与人、集团与集团、国家与国家的关系。或者说,国际关系作为一种核心的外部要素对现代军事技术的发展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国际关系影响着军事技术的科研立项,影响着军事技术的研发进度,影响着军事技术的装备规模,影响着军事技术的作战应用。本文以中国核武器项目在1972年前的研发部署为案例,结合大量权威的官方文献、学术文本、口述史、回忆录及来自美国FRUS档案库、国家安全档案馆解密的美国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参谋长联席会议、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等有关单位的历史情报档案,对1949年到1972年间中国核武器项目的发展受国际关系的需求牵引的情况进行分析。全文内容分六章展开,其中第二章至...  (本文共20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