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漫游“非洲威尼斯”

到多哥不久,我有幸结识了多哥华联会会长谢燕申老师。同是摄影爱好者的他,诚邀我同游贝宁著名的旅游胜地-冈维埃水上村庄。车在岸上走人在画中游贝宁是多哥的东邻。早晨行车,便需迎着热情的非洲朝阳,纵使将遮阳板放到最低,仍然刺得人眼睛难受。车行至邻近两国边界的多哥湖东湖附近时,远处海水的颜色不再是洛美港附近常见的深蓝,转而是有些发绿的碧蓝,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通透。海滨公路两旁都是高大的椰树和棕桐树,有时成林,有时又是孤独的几棵,偶有蓄草茂盛之处,随粉大西洋海风的吹拂,圆锥独木舟中旅.准.出.的断鲜.趁顶子的非洲茅庵便在其中若隐若现。紧贴着公路两边,常有三五成群的妇女和儿童头顶着柴火或木薯排队行进,清瘦的身形从车窗旁一闪而过。汽车在一帧超长画幅的热带风情画中穿行,初次来非洲的我恍如隔世。多哥海岸线仅长55公里,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边界海关,除了外交、公务护照,其他人需向贝宁一方缴纳!万西非法郎!折合人民币约1 50元)办理“落地签”,有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小火炬》2006年Z1期
小火炬

水上城市威尼斯

。?瓮爵雏桨蹂誓 巍声撬那糯 黔 破霎i 粼 以蝙 蓬 r一 {愁含巷’ 不 公 矛 拍 ,委 羹 纂臻醚( 黑 小艇“司机”则一直有 滋有味地唱着“意大利山 歌”:“地位高贵的客人叫 什么客?远道而来的客人叫 什么客?游山玩水的客人叫 什么客?购买东西的客...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战线》2015年05期
社会科学战线

水上威尼斯

~~水上威尼斯!乌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际人才交流》1993年01期
国际人才交流

风光独特的“非洲威尼斯”

距离贝宁首都科托努北部12公里处,有一片辽阔的水域,名曰“诺库湖”。它通大海,连尼日利亚,闻名遐迩的风维埃水上村庄就漂浮在这个湖上。与其说是个村庄,不如说是个小小的城市,因为这里居住着12000多名村民,故有“非洲威尼斯’.之称。 在这里,数以千计的茅草屋屹立在高出水面l米多,密密麻麻的木桩上,有楼梯通向水面,每座茅屋相距几公尺,有的连成一片.房子虽简陋,却还坚固,倒坍水中的现象很少发生。支撑房屋的木桩大约每年要更换一批,房屋一般可维持巧到20年,然后推倒重建。现在越来越多的茅草屋已被铁皮屋取代。街道即是水道,排列两侧的房屋上,有的还标着门牌号码。 村民互相往来,都是通过独木舟进行的。这种独木舟是用巨大的椰子树干做成的,船有大有小,样式各异,每户都有。生活在这里的村民,造船、使用船,是他们必不可少的生活本领之一。每当集日,妇女们头戴大沿草帽,少女身穿节日盛装,小男孩则光着上身,坐在一条条装满各种香料、水果或鲜鱼的船上,列队赶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校外教育(读书)》2007年03期
中国校外教育(读书)

威尼斯——水上之城

一,民一为协刃.洲月.威尼斯作为一个水上城市,总是被作家们所喜爱。朱自清的《威尼斯》、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和歌德的《意大利之旅》,里面对威尼斯有许多详尽的描述,这也说明了威尼斯确实是一个极富魅力的地方。西方人知道中国的神奇是因为一个人,这个人叫马可·波罗,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将中国向欧洲人作出报道的人,他在游记中以100多章的篇幅,记载了中国40多处胜地,对当时中国的自然和社会情况作了详细描述。722年前,作为威尼斯商人的马可·波罗一行,沿着成吉思汗西征打开的欧亚通道,辗转东来,在中国居留了几年。14世纪初他著的《马可·波罗游记》在欧洲面世后,成为当时的爆炸性新闻。因此,马可·波罗被誉为“中世纪的伟大旅行家”、“中西交通史和中意关系史上的友好使者”。而这个漫游过东方的商人的故乡就在意大利的威尼斯,中国人来到这个城市,想起这个人都会油然而生出几许亲切。据说在故居中你可以看到描绘马可·波罗当年出海远行的路线图和油画。从他的故居远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商业文化》2014年16期
商业文化

水上城市——威尼斯

078 2014WALKALKWRITEWRITE.走走写写威尼斯,意大利北部威纳托大区首府,威尼斯省省会,世界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威尼斯画派的发源地,其建筑、绘画、雕塑、歌剧等在世界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威尼斯有“因水而生,因水而美,因水而兴”的美誉,享有“水城”“水上都市”“百岛城”等美称,被誉为“水上城市”。“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这些描述东方水城苏州的诗句,用来形容威尼斯似乎更加贴切。没有恼人的汽车噪音,只有冈多拉不紧不慢的桨声欸乃。美丽的建筑倒映在水中,威尼斯也漂荡在水中,仿佛一个慵懒的梦。千年水城注定是传奇的舞台:复仇的水手、失意的商人都是传奇的主角。几百年来,世界上没有哪座城市像威尼斯那样受到游客和作家那么多赞美。要知道,它不再是昔日的海上强国,而是一座正在被逐渐上升的海平面侵蚀的美丽城市。时过境迁,也许今天,拜伦在一场午夜的幽会后不愿再去欣赏黑漆漆的大运河,但一个世纪前亨利·詹...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