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自由与不自由:论图书馆的资料提供

1前言图书馆的价值在于,它是社会不可或缺的保存和传播知识以及信息的公益性机构。虽然随着科技的进步,各种新型的文献载体形式纷纷涌现,文献资料的外延扩展到包括了电子出版物、数字图书、数据库等等。但图书馆的社会功能并没有发生改变:向公众提供各种载体的文献资料。这是图书馆的社会职责,也是图书馆赖以生存的基础。根据1979年5月30日日本图书馆协会总会通过的《图书馆自由宣言》的表述,图书馆具有提供资料的自由:“为保障人们的认知权利,作为原则,所有的图书馆资料都应当提供给国民自由利用。”[1]显然,图书馆享有提供资料的自由,并不能照字面意义理解为图书馆可以随心所欲地提供资料,想提供就提供,不想提供就不提供,而应该理解为,图书馆在提供资料的过程中,具有不受任何外力干涉的自由。强调图书馆享有的这份自由,是保障公民的认知自由的重要途径,也是图书馆权利的内涵之一。国外的图书馆权利规范中,普遍强调自由提供资料是图书馆的一项基本权利,也是图书馆实现维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图书馆建设》2006年06期
图书馆建设

激情燃放之后话别——《走向权利时代》专栏结束语

1缘起2004年和2005年,对中国图书馆界来说是值得“圈点”的两个年份。值得“圈点”的原由之一就是“图书馆权利”成为了业界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成为中国图书馆界权利意识普遍觉醒的转折点。2004年苏州年会上,程焕文先生“制造”了汉语“图书馆权利”一词;2005年1月,“图书馆权利”成为中国图书馆学会哈尔滨峰会的中心议题之一,同年7月又成为桂林年会分会场的主题;2005年5月,程焕文先生的“图书馆权利研究”被批准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这种权利意识的觉醒和权利研究的轰然兴起,自然成为国内各专业刊物竞相捕捉的话题资源。于是,《图书馆建设》在哈尔滨峰会召开之前就决定开辟图书馆权利研究专栏,取名为《走向权利时代》。两年来,该专栏共发表“图书馆权利”专题论文43篇,成为这一时期发表该专题论文最集中、最多的专业刊物。陈传夫、李国新、范并思、程焕文、王世伟、肖燕、张久珍、张勇、王惠君等56位作者,奋笔激书,就“图书馆权利”问题激情诠释、呐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图书馆》2018年02期
图书馆

图书馆权利:形态、构成与实现途径

[引用本文格式]齐崇文.图书馆权利:形态、构成与实现途径[J].图书馆,2018(2):20—26.“图书馆权利”概念源于1939年美国图书馆协会(ALA)的《图书馆权利法案》(也译为《图书馆权利宣言》)。《图书馆权利法案》进入我国图书馆业界视野的时间较晚:1985年河北大学图书馆学系内部编印的《图书馆法规文件汇编》仅在目录中列出《图书馆权利宣言》的题名,1990年文化部图书馆事业管理局科教处编纂的《世界图书馆事业资料汇编》才正式收录了《图书馆权利法案》的中译本;90年代后期,国内学界开始对图书馆权利问题有零星关注,大范围的研究和讨论于2002年之后才逐步展开[1]。随着关注度的提高和研究的深入,图书馆权利的理念、内涵等均得到了进一步阐释,但对图书馆权利的认识始终存在争议。按照程焕文的分类,国内关于图书馆权利的定义主要有“民众权利论”“图书馆员权利论”“公民与图书馆权利论”三类[2]。“民众权利论”认为图书馆权利是民众的图书馆权...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7年01期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图书馆权利平衡及保障机制研究

近年来,随着社会发展与民众意识的觉醒,国家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了宪法,图书馆界也随之掀起了一股“图书馆权利”研究热。由于对图书馆权利的定义及内涵存在颇多争议,致使研究处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状态。然而,业界对图书馆权利的研究不外乎围绕三大主体进行,即:图书馆、馆员与用户。如何在这三者之间形成均衡的权利平衡关系和有效的保障机制,使其在公共文化活动中能权利兼顾、相得益彰,是图书馆界需要研究和探讨的课题。图书馆权利平衡化解了图书馆、馆员和用户的权利冲突,诠释三者之间的利益关系,其动力机制、管理机制和发展机制对弘扬图书馆精神、提升图书馆价值和保障公民文化权益具有重要意义。1图书馆权利平衡概述1.1图书馆权利平衡的释义权利平衡是相对于权利失衡而言,是指一方权利主体因行使权利内容而影响另一方权利主体的利益,从而造成双方的权利冲突。权利主体只有通过律法或条款来约束各自权利行为,协调彼此之间的关系,使权利达到均衡状态,才能化解冲突,实现权利...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九江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年04期
九江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浅议图书馆权利的维护

由于图书馆行业法规不健全和图书馆行业的自我约束机制较差,图书馆权利被侵害的事件越来越多。随着公民的权利意识不断增强,公众对图书馆的服务标准要求不断提高,图书馆的维权问题也随之出现。各级图书馆及馆员要加强学习图书馆方面的法律、法规,掌握图书馆所具有的各项权利,只有这样才能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保障图书馆及馆员所拥有的各项权利的实现。因此,探讨图书馆的维权具有现实意义。一、图书馆权利的界定图书馆权利是图书馆进行维权的法律武器,为了进行更好的维权,有必要对图书馆的权利进行界定。图书馆自身的权利及读者的权利的界定,在我国由于没有成文的《图书馆法》,我们可参照其他国家对图书馆权利的界定来做参考。所谓图书馆权利,“是指图书馆员为完成自身所承担的社会职责所必须拥有的自由空间和职务权利”。图书馆权利,从根本上说是利用者的权利,即图书馆保障社会公民获得和利用信息的权利。〔1〕其内容包括:(1)图书馆具有资源的收集和采选权;(2)图书馆具有资源的提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学咨询(科技·管理)》2014年11期
科学咨询(科技·管理)

略谈图书馆权利

图书馆权利的意义和重要性越来越被广大图书馆员和图书馆读者所认识,图书馆权利是图书馆历史发展的必然要求,其基本内涵包括了图书馆权利和读者权力两个方面。图书馆有自由收集和提供信息资料权利,并保证所有读者享有自由、公平、公正利用图书馆获取文献信息资料的权利。图书馆的自由与平等原则要求图书馆在为读者提供服务过程中不能存在等级差别和身份界限以及其他一些歧视性的服务存在。图书馆权利的概念最早源自于1939年美国图书馆协会发表的《图书馆权利宣言》,这是国际上第一次对图书馆权利这一概念做出确认。但是,对于图书馆权利的概念历来都存在着许许多多不同的论述和解释。李国新教授在其《图书馆权利的定位、实现与维护》一文中通过对欧美国家已形成的图书馆权利观念和规范的分析,提出了他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图书馆权利是图书馆员职业集团为完成自身所承担的社会职责所必须拥有的自由空间和职务权利,实质是利用者的权利”;[1]张红在他的《图书馆权利解读》一文中也认为:“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