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总体国家安全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

国家安全,是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根本问题。一个国家走什么样的国家安全道路、制定什么样的国家安全战略,由这个国家所持的国家安全观决定。近年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国家安全工作,鲜明地提出了总体国家安全观重大战略思想并将其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十四条基本方略之一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总体国家安全观思想深邃,对我们维护社会稳定、应对国内外各种安全挑战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一、习近平总体国家安全观的理论创新及主要特点2014年4月15日,习近平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首提“总体国家安全观”。他指出,“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必须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必须既重视外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2017年32期
人民论坛

统筹发展和安全,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总体国家安全观思想

十九大报告指出,统筹发展和安全,增强忧患意识,消失;一切私有观念消失,人们的能力和精神素质等得做到居安思危,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重大原则。坚持到全面提升。没有物质财富的充分涌流,没有经济社会总体国家安全观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作为基础,便没有持久可靠的安全。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方略,构成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为安全状态的维持提供保障,为安全能力提升提供支持。重要内容。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总体国家安全观思想,当前,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由高速增长阶段深刻领会其精神实质和丰富内涵,必须深入认识和把握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发展和安全的辩证关系,牢牢坚持发展和安全都是硬道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理,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才能更好维护国家主权、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基于我国发展和安全利益,不断完善总体国家安全治理体系。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6年09期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贯彻习近平总体国家安全观助推中国梦

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央政府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站在在时代的高度上,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提出“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的总体国家安全观。现阶段,我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社会主义大国,美国仍然没有摒弃冷战思维,认为中国的崛起必会威胁美国的利益,在未来,中美之间必有一战不可避免。面对西方大国对中国“和平崛起”的不理解与不认可,习近平主席在国际公开场合多次向世界郑重宣誓: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不干涉别国内政,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2014年3月27日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习近平提出“和平醒狮论”,对“中国威胁论”进行了有力的回击,再次向世界宣告了我国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决心以及世界应该对中国的重新定位。“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18年01期
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

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及监管——基于总体国家安全观的视角

一、引言2014年4月15日,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基于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以及国家安全形势变化新特点、新趋势,习近平总书记审时度势、高屋建瓴的首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要求构建集政治、国土、军事、经济、文化、社会、科技、信息、生态、资源、核安全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2017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指出,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同时,他还就维护金融安全提出六项具体任务,强调应重点针对金融市场和互联网金融开展全面摸排和查处。2017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在讲话中再次强调“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互联网金融作为金融的新兴领域,经过前几年的强劲生长,风险已充分暴露,目前正处于盘整、洗牌、再发展的阶段,其行业竞争能力、抗风险能力、可持续发展...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现代国际关系》2017年11期
现代国际关系

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导下的国家安全系统性风险及其治理

[作者介绍]王宏伟,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为国家安全、危机管理。进入新时代的中国正在向后工业社会迈进,面临着不容忽视的国家安全风险,特别是系统性风险。系统性风险是高度复杂与不确定的风险,必须以整体性思维加以认识和应对。从本质上看,总体国家安全观是系统或整体国家安全观。我们只有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摒弃工业社会的还原主义思维和控制模式,才能探索出治理国家安全系统性风险的有效模式。一、国家安全概念的丰富性“国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一词最早产生于二战后的美国。在英语中,nation(民族)与state(国家)通常可以互换,人们甚至使用“民族国家”(na-tion-state)的表述。national security是一个有些自相矛盾、表里不一的术语。从字面来看,它似乎更应翻译成“民族安全”。但从实践来看,美国关注的主要是领土和主权安全,强调应对来自外交与军事方面的外部威胁。布赞等人认...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净月学刊》2017年06期
净月学刊

总体国家安全观视野下的暴恐犯罪防控

近年来,我国的暴恐犯罪态势呈现出较为严峻的态势,为暴恐犯罪的防控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应当结合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新要求,转变对暴恐犯罪的认识,将暴恐犯罪的防控上升到维护国家安全的高度,积极探索和完善适应总体国家安全观要求的暴恐犯罪防控对策。一、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基本内涵总体国家安全观是中央立足于国家安全的新形势、新任务而提出的战略思想,它和传统的国家安全观存在着明显区别。(一)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提出经历了从政策层面到立法层面的发展过程,先是由党和国家领导人提出并作为一种政策确立下来,此后在相应的立法中通过法律的明文规定体现总体国家安全观的要求。1.政策层面,总体国家安全观首次提出是在2014年4月15日召开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习近平同志主持这次会议并发表了重要讲话,在讲话中,习近平同志明确提出,要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形势变化新特点、新趋势,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