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辩诉交易的博弈分析——以囚徒困境为例

笔者所见的几乎所有关于博弈论的著述尤其是中国学者这方面的著述,在介绍“囚徒困境”时,都没有提到其法律制度背景。其实,囚徒困境是美国学者创立的博弈模型,其法律制度背景是在美国司法中大量采用的辩诉交易制度。一、囚徒困境:两难境地的理性选择行为有一位富翁在家中被杀害,财物被窃取。警方在侦破这个恶性案件过程中,抓到了甲、乙两个犯罪嫌疑人,并且从他们的住处搜出了被害人家中丢失的财物。但是,他们却矢口否认曾经杀过人,辩称是先发现富翁被杀,然后只是顺手牵羊偷了点儿东西而已。警方也没有侦查到有力的杀人证据。于是,警方将甲、乙两个犯罪嫌疑人进行隔离审讯。因为这是发生在美国的案件,根据当地的法律,可以适用辩诉交易制度,即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控诉方和犯罪嫌疑人可以进行讨价还价的“交易”。如果自动承认了某个控诉方没有证据证明的犯罪事实,那么将“从轻发落”。检察官分别对甲与乙说:“你们的盗窃罪证据确凿,所以可以判你们1年刑期。但是,我可以和你做个交易。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工商行政管理》2005年14期
工商行政管理

囚徒困境

两个嫌疑犯被警察抓获。由于警察没有足够的证据控告他们,便将他们分开在两个处所,提供同样一笔交易:如果你承认罪行,而你的同伙保持沉默,你可以马上获得自由,他将被判处10年监禁;如果他承认罪行,而你保持沉默,他马上可以获释,你将被判处10年监禁;如果你们都认罪,每人将被判5年监禁。但是如果都保持沉默,只能判你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商场现代化》2005年20期
商场现代化

由“囚徒困境”引发的对企业中人际信任的探析

从早在人类社会2000多年前“齐王与田忌赛马”中体现的博弈思想,到1944年,J.Von Neumann和O.Morgenstern发表的著名的《博弈论和经济行为》,揭开了博弈论研究的序幕,直到今天,博弈论为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提供了一些基本的研究分析方法。在博弈论的发展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就是1950年,特纳(Tucker)定义的“囚徒困境”,这个博弈论中的经典案例也越来越吸引学界的注意力。许多人试图运用“囚徒困境”解释目前各种社会现象,比如:出版界屡禁不止的盗版现象,在高考尤其是国家英语四六级水平考试中的诚信问题,甚至是一些重大的国际时政问题。一、囚徒困境给我们的思考囚徒困境大致内容是这样的:警方抓住了两个犯罪嫌疑人——囚徒甲和囚徒乙,但是警方并没有足够的证据,因而需要犯罪嫌疑人的口供。警方将两个分别关在不同的房间里,但是两个囚徒被告知相同的信息:如果他们中的一方不交待而另一方坦白的话,那么坦白的会被判入狱3个月,而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上海市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年06期
上海市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囚徒困境”与中小学生负担

当囚徒困境被引进国内学界后,自然也免不了被用于解释各种经济与社会现象。国内有些研究博弃论 的专家将我国中小学生负担的不断加重,借助囚徒困境解释为学校与家庭之间博弃的结果,或者千脆指出 是因为学校与家庭进入囚徒困境才达致应试教育的后果—学生负担的加重。初看起来此种分析似乎不 无道理,学校与家庭作为单个的决策者,双方的行为选择又相互影响对方的行为选择。学校选择对学生负 担“加重”的策略,是通过考分的上升提高升学率,从而有利于学校保持“重点”的地位,或由区重点升为市 重点,由市重点升为全国重点,校长、教师由此可获更多津贴与奖金,甚至教师家教的价格也能上涨,因此 选择“加负”而不是“减负”的策略成为学校的严格优势策略。家庭选择对学生“加负”而不是“减负”的策略, 为的是通过考分的上升使子女考入重点的高中、大学,实现父母望子成龙的愿望,并在未来的竞争中能出 人头地,成为政府高官或科学家、艺术家。窃以为这样的博弈形势并不表明家庭与学校的博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党史文苑》2005年22期
党史文苑

浅析群体“囚徒困境”的走出

“囚徒困境”是博弈论中的一个经典案例,1950年由图克(Tucker)提出。它虽然非常简单,但却很好地反映了博弈问题的根本特征,成为人们现实生活中解释各种经济现象、研究经济效率问题的非常有效的范式。一、“囚徒困境”博弈模型分析囚徒困境博弈的基本模型是这样的:警察抓住了两个合伙犯罪的罪犯,但却缺乏足够的证据指证他们所犯的罪行。如果其中至少有一人供认犯罪,就能确认罪名成立。为了得到所需的口供,警察将这两名罪犯分别关押,以防止他们串供或结成攻守同盟,并给他们同样的选择机会。如果他们两人都拒不认罪,则他们会被以较轻的妨碍公务罪各判1年徒刑;如果他们两人中有一人坦白认罪,则坦白者从轻处理,立即释放,而另一个人则将重判8年徒刑;如果两人同时坦白认罪,则他们将被各判5年监禁。因此,所谓“囚徒困境”,实际上是经济学上的一种原理,说的是人际关系博弈的一种非常微妙的心理,既揭示了个体理性与群体理性之间的矛盾———博弈双方均选择对自己收益最大、风险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中小企业》2005年01期
中国中小企业

信息化选型中的“囚徒困境”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个体的理性选择往往带来的是集体的非理性选择。在信息化选型的过程中同样如此——博弈论里有个很有名的“囚徒困境”模型,说的是两个囚犯由于缺少指控的证据被分开来审问。如果两个囚犯都招认了犯罪事实,就会分别被处以5年刑期;如果其中一个招认了另一个却没有,那么招认的无罪释放,不招认的处以10年刑期;而如果两个都不招认,则由于缺乏指控证据,只能分别处以6个月监禁。对两个囚犯来说,最好的选择当然是都选择不招,但是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囚犯无法知晓同伴的行为,则在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原则下,只有选择招供,结果却形成了一个对两个囚犯整体来说并不是最优的选择。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其实囚徒困境说明的就是:个体的理性选择往往带来的是集体的非理性选择。在信息化选型的过程中同样是这样,信息系统供应商和企业作为互相博弈的甲乙双方,由于信息的不对称,纷纷采取对自己看来最优的策略。企业由于不了解信息系统供应商的价格底线和真实想法,总觉得供应商是在给自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