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工智能创作物的著作权保护研究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也称机器智能,是指人赋予机器的一种智慧与能力。最早关于人工智能的设想是由英国数学家艾伦·麦席森·图灵在《计算机器与智能》一文中提出的,人类能够创造出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领域、可以同人类进行竞争的机器。之后有很多专家对人工智能提出不同的看法,特别是1956年在美国达特茅斯会议首次正式使用了“人工智能”这一术语,标志着人工智能被视为一门新的技术学科的诞生。此后,各类融合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场景比比皆是,如智能机器人、人脸识别、自动驾驶、医疗健康等,人工智能已经步入快速发展的轨道,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深刻。2016年是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一年,大量研究成果在各个领域不断涌现,谷歌公司的“阿尔法狗”(Alpha GO)战胜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人工智能在文学、绘画、编剧等方面的成果令人惊叹。索尼公司的AI(Flow Machines)通过分析13000首不同类型的乐曲,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年03期
哈尔滨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人工智能创作物著作权问题研究

机器正从协助人类开展创作的辅助工具发展成为自主生成作品的新型主体——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生成物现已被应用于新闻、艺术和文学等文化产业,并日益呈现出代替人类进行创作的趋势。2014年,美联社开始使用“机器人记者”Wordsmith自动化系统撰写并发布财经报道。2015年,腾讯财经开始使用机器人Dreamwriter自动生成稿件。2017年,微软人工智能“小冰”创作的诗歌集《阳光失了玻璃窗》在国内出版。机器由创作工具到创作主体的角色转变冲击着以自然人作者观为原则的著作权法体系,实有必要对人工智能创作物的著作权问题进行研究。一、核心争议点的总结与辨析(一)人工智能之“智能”学界观点的核心争议点之一在于对人工智能之“智能”的理解。人工智能之“智能”究竟是不涉及任何人类思想和情感之表达的算法、规则和模板的应用[1],还是对人类思维和智力的再现?现阶段的人工智能可以基于人工神经网络进行深度学习,并根据获取的数据能动地进行独立创作,其可脱离预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7年06期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著作权法视角下人工智能创作物保护

当前国内研究人工智能创作物保护的主要争议有二:一是人工智能能否成为作者或者著作权主体,二是人工智能创作物能否成为作品,二者都关系到人工智能创作物能否获得著作权法保护(1)。之所以存在上述争议,原因在于人工智能创作颠覆了著作权视野中关于作者的基本理解,也颠覆了法律关于主客体不能互换的基本原理。对此,学者之间分歧较大,有学者坚持传统认识,主张人工智能创作物不能成为作品而排除著作权保护,有学者则认可人工智能创作物著作权保护的可行性,比如熊琦等学者主张适用著作权法上的单位(法人)作品制度[1]。本文在检视人工智能创作物保护观点与理由的基础上,提出人工智能创作物的邻接权保护。一、人工智能创作物著作权保护之障碍(一)著作权主体之障碍人工智能能否成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主体,可以分为两个问题:一是人工智能能否成为作者;二是人工智能能否成为著作权人。基于“作品著作权归作者”的基本规则,作者与著作权人往往具有同一性。我国《著作权法》将作者分为自然人作...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北京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北京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人工智能发展中的法律问题探析

自1956年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的概念首次提出至今,人工智能在制造业、金融业、医疗行业、服务业、交通运输、安全防御等领域的应用成果有目共睹,其深刻地改变着人类的生活、生产和工作方式。然而,与之相伴而生的伦理、法律和安全等问题对社会秩序亦构成了不容忽视的威胁,作为维护社会秩序之屏障的传统法律准则已不足以调和新的冲突与矛盾。笔者就其中较为突出的三个法律问题逐一进行分析,提出一定的应对构想与思路,以期促进人工智能健康发展及服务人类社会。一、人工智能产品致损的责任承担(一)人工智能产品的概念、类型与定性“智能”是有逻辑地学习、理解和思考事物的能力,而“人工”则体现出人的意志性和参与性。“人工智能”这一概念由约翰·麦卡锡(John Mccarthy)在1956年的达特茅斯会议(Dartmouth Confer-ence)上提出,会议发起者之一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将其定义为一...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17期
法制博览

人工智能创作物著作权问题探析

高科技的发展使人工智能产业呈现迅猛增长的势头。2017年由人工智能“小冰”创作的诗集《阳光失去了玻璃窗》正式对外发行出版。由此也带来了诸多问题,人工智能创作物能否成为作品,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呢?是否有必要对此进行保护?一、人工智能创作物是否属于“作品”著作权法上的作品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通说认为独创性指作品必须是作者个人通过自己的独立构思,运用自己的技巧,独立完成的智力劳动成果。[1]。本文认为人工智能创作物是运用科学技术独立创作的,只要人工智能创作的小说、诗歌等能够与先前各种作品有明显区别,可以认定为著作权法上的作品。二、人工智能创作物著作权保护的必要性知识产权制度的产生是根据市场经济建立来适应交易的需要。在科技突飞猛进的今天,如果不对机器人创作物进行保护,若达到一定数量和规模,必定会对人类作品造成打压。同等条件下,人们更愿意选择成本较低的且与人类作品无实质差别的人工智能创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法学》2018年03期
东方法学

论智能机器人创作物的著作权保护——以智能机器人的主体资格为视角

一、问题的提出及讨论前提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即AI技术)一词首次在1956年的达特茅斯会议出现,该年度也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此后,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在寒冬与春天之间徘徊,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谓进入快车道。[1]尤其是近年来伴随着人工智能的现实应用,产业利益推动人工智能研发领域得以飞速发展。[2]关于人工智能的内涵,有论者将其称为智能主体的研究与设计,而智能主体则是一个自动通过判断环境以达目标的系统;[3]也有论者将其称为“机器或软件表现出来的智能”,[4]此种观点强调人工智能可以模拟人的一些思维过程和智能行为(如推理、规划、学习等)。[5]人工智能作为一项技术,其从简单的算法推演、模式识别到连接主义学派的神经网络,目前已经能够进行自我深度学习。[6]截至目前,智能功能的发挥关键在于大数据系统的支撑,有论者将之形象地概括为“数据喂养着人工智能”。[7]换言之,“人工智能技术通过...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