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漫惜余薰,香润人心——“首届中国经典香学研修班”小记

由中国香文化网、泰安市一枝莲生活文化有限公司主办、泰山名人酒店协办的“首届中国经典香学研修班”,于2012年3月30日在泰山脚下隆重开班。研修班由中国香文化研究奠基者、香学大家傅京亮先生主持,全国各地的香文化爱好者慕傅先生之名而来,汇聚在泰山脚下,习香、悟香,以香为导引,亲近心灵,体味身与心的和谐相容。香文化到泰山宋代词人王沂孙在《天香龙涎香》中写到:漫惜余薰,空髯素被。其中的“余”和“空”,极好的表达了香的境界。于有形无形之间,香中蕴含的智慧即佛法所谓的不二法门。香,物虽微而位贵,它是中华文化无形的脉搏。炉热情暖,青烟翠雾之中,不知引发了多少灵感,增添了多少热情,降息了多少怒火,带去了多少祝福。它启迪英才大略的智慧,濡养仁人志士的身心。它邀天集灵,祀先供圣,是敬天畏人的体现.又是礼的表述;是颐养性情,启迪才思的妙物,又是祛疫辟秽,安神正魄的良药。由此,在中华文明中滋生出一门独特文化—香文化。中国的香文化,萌发于先秦,初成于秦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北京行政学院学报

从新发现的稿本看理雅各的中国经典翻译——解析理雅各中国经典的翻译过程

理雅各(James Legge,1815-1897)是近代英国著名传教士及汉学家,牛津大学首位汉学教授。他从1861年到1886年的25年间,系统地翻译并出版了中国的《四书五经》等典籍的汉英对照版。理雅各翻译的《中国经典》(The Chinese Classics:With aTranslation and Exegetical Notes,Prolegomena,andCopious Indexes)1已成为经典译作,在国际上享有盛名。国内外发表了一批探讨理雅各中国经典翻译的学术文章,通过在理雅各翻译的中国经典中选取个案,从比较宗教和比较文化的角度进行研究的有费乐仁[1]、王辉[2]、杨慧林[3]、姜哲[4],从历史史料与文本分析结合的角度进行研究的有岳峰[5]、段怀清[6],此外,还有研究揭示中国经典的中国经学解读与理雅各译本的阐释之间的断裂,如罗军凤[7]。对理雅各《中国经典》进行个案研究的好处在于,通过个案如对某一部经典...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视野》2014年24期
视野

中国经典古建筑

唐建中三年山西五台山南禅寺大殿北宋乾德二年福建福州华林寺大殿辽统和二年天津蓟县独乐寺观音阁北宋皇佑四年河北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视野》2014年24期
《民俗研究》2012年01期
民俗研究

理雅各对中国文化的尊重与包容——从“译名之争”到中国经典翻译

17世纪中期至18世纪中期发生的持续百年的“中国礼仪之争”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重大事件,这其中的一大论题即“God”一词的“译名之争”,引发了众多中西学者的积极参与,甚至牵动了中国朝廷和梵蒂冈教廷的中枢神经。英国伦敦会传教士理雅各(James Legge)在此论争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作为论争的一方,理雅各引据中国经典,力主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处理译名的问题,反映了他在中西两种不同文化之间求同存异的努力。在之后的“四书”、“五经”为核心的儒家经典的翻译过程中,理雅各以客观、冷静、严肃、科学的方法来探寻中国经典的内涵,通过详尽的注释,力求真实表达中国经典的原义,使欧美人士得以准确了解东方文明和中国文化,充分体现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与包容。一、“中国礼仪之争”与“译名之争”“中国礼仪之争”(Chinese Rites Controversy)是指17世纪中叶到18世纪中叶于在华传教士内部及传教士与罗马教廷之间展开的有关中国传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华活页文选(教师版)》2010年07期
中华活页文选(教师版)

什么够资格称“中国经典”?

近来常有一种风气,有人说到“经”,便有意无意地把它等同“经典”,而提起“中国经典”,就急急忙忙把它转换成“儒家经典”。我总觉得这种观念有些偏狭,其实,中国经典绝不是儒家一家经典可以独占的,也应当包括其他经典,就像中国传统绝不是“单数的”传统,而应当是“复数的”传统一样。我一直建议,今天我们重新回看中国的经典和传统,似乎应当超越单一的儒家学说,也应当关涉古代中国更多的知识、思想和信仰,这样,一部介绍中国经典的书,就应当涵盖和包容古代中国更广泛的重要著作。简单地说有两点。第一,中国经典应当包括佛教经典,也应当包括道教经典。要知道,“三教合一”实在是东方的中国与西方的欧洲,在文化领域中最不同的地方之一,也是古代中国政治世界的一大特色,即使是古代中国的皇帝,不仅知道“王霸道杂之”,也知道要“儒家治世,佛教治心,道教治身”(如宋孝宗、明太祖、雍正皇帝),绝不只用一种武器。因此,回顾中国文化传统的时候,仅仅关注儒家的思想和经典,恐怕是过于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高中生之友》2008年18期
高中生之友

聆听

盼,氏产、络经典有助于思考,因为这是人类多少年来的思考积累,无论中国经典还是外国经典。犹太人为什么特别聪明,犹太人为什么特别能经商,我们濡要看犹太人的著作,而且要看犹太的经典,这样才能够使我们这个民族奋发有为,有所上进。—《读书》杂志原主编沈昌文在新浪网“网上大讲堂”谈阅读经典我们的社会骨子里还存在着很深的“重理轻文”的偏见,我们的教育生态环境是失衡的。与其大谈特谈素质教育,还不如首先提高目前中国学生并不乐观的语文素养。而且,对整个中华民族来说,语文水平的提高更是国家文明进步的标志。—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杆中国是一个书法大国,即使拿起鼠标以后,也不能忘了笔杆。—教育部刹部长、’国家语委主任赵沁平谈网络时代年轻人学汉字往往认得字型却不会写的现象我们最大的相同点都是性情中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率性。我看易中天,就有照镜子的感觉。我们两人,都是真诚大于技巧,用心多于用脑。易老师比我更有阅历,他能“品三国”,我不敢。—因在央视《百家讲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