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东北民间文学在东北旅游文化中的教益作用

当下休闲时代悄然而至,来东北旅游的游客逐年递增,东北旅游业方兴未艾。随着物质和精神生活水平的提高,在物质消费的同时,文化消费更为时尚。以往那种“白天看神庙,晚上睡大觉。”看看城市和街道的一般化的风光旅游已跟不上时代,远远不能满足游人的审美需求,人们开始关注更多的精神层面的东西,除了饱览自然风光外,还希望了解旅游区域内的历史文化、奇闻轶事、风土人情、民风民俗以及民间故事等,以求通过游历达到观古今、博万物、认识生活、了解民生、美化心灵、陶冶情操、愉悦身心的目的。在满足游人既想饱眼福,又想饱耳福,还要净化灵魂的这种文化旅游需求中,最便利有效的方式是利用好民间文学资派,提升旅游品味,将东北民间文学与旅游完美结合起来会收到良好的效果。这也是由民间文学的功能和特征决定的。“民间文学作为一个民族习俗和文化的整体,具有极大的丰富性,所起的作用是复杂多样的,这些特点使它比作家文学获得更多的实用性,具有诸多功能。”tl1民间文学的功能主要包括劳动实...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传播》2007年04期
当代传播

网络传播与新民间文学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络文学现象迅速成为引人注目的文学景观。这种由计算机网络催生的汉语言文学,可以看作是民间大众用网络表明自己存在的一种话语方式,因此有人称这种网络文学叫“新民间文学”。对网络化背景下的“新民间文学”现象进行研究探讨,有利于优化网络环境和对“新民间文学”的审美提升,同时也有利于对民间文化的正确引导和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一、民间化网络文学的变体——“新民间文学”网络深刻地影响和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中国发展互联网不过十多年时间,但其蛛网覆盖、触角早已延伸至广大的民间。网络拓宽了人类精神交流空间的同时,也给传统文学和文化带来了冲击。在互联网虚拟空间里,轻舞飞扬的汉字为上千万的中国网民带来了难以取代的书写和阅读快感,由互联网催生出来的网络文学的普及,为E时代的“新民间文学”的诞生提供了最好注脚。对于网络文学的分类,目前大体上是依照纯文学标准来的。“纯文学”概念的出现,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时间都比较晚。在西方,这样的概念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社会科学》2007年02期
河南社会科学

论新一次民间文学的普查、申报与保护

一、民间文学调查、采录的简要历史新中国成立50多年来,在民间文学领域里,进行过多次全国性、地方性、专题性的调查采录工作,搜集和积累了大量可贵的资料。这些调查或普查中所得的民间文学资料,对于认识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研究民间文学的性质、特点、嬗变、作用,增强我们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增强人民大众爱国家、爱家乡的意识,以及国家和民族的凝聚力,起过重要的历史作用。从全国来看,规模较大的、涉及全国各地区各民族的民间文学调查有三次。第一次,是1955—1962年间的全国民族调查,这次民族调查对各少数民族的民间文化做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全面详尽的学科调查和记录,除了文字材料后来编纂为《国家民委民族问题五种丛书》和《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外,还拍摄了大量照片、摄制了新闻资料片。那次调查的珍贵之处,在于记录下了各民族在进入新民主主义社会初期的包括民间文学作品在内的社会人文状况。第二次,是1958年的全国民歌运动。关于新民歌运动及其评价,学...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农业考古》2007年03期
农业考古

从客家民间文学谈客家女性形象及其成因

一客家妇女以勤俭、贤良蓍称。故一谈到客家妇女,脑海中便会活现出健壮的身躯,两肩挑担于天下的挺拔身影,卓然于世的形象。自然而然地将她们与勤劳、节约、吃苦、耐劳等诸如此类的词联系起来,形象地刻画出这么一幅画面:无论是春寒料峭,或是夏日炎炎,抑或是秋风秋雨、北风刮面之际,总有客家妇女赤足从事耕织与农工;或是挑着水果、青菜沿街叫卖;或是在田头地尾、饭桌上、摊档前端着一碗米饭、就着咸菜、青菜过一餐……她们表现出的简朴、吃苦总让人感动不已。客家人从西晋开始,为了躲避战乱、天灾而大规模的向南迁徙。途中,他们筚路蓝缕,毫无凭借,却能在安营扎寨的地方,或是与有畲、瑶等少数民族居住,或是未开垦的荒山野岭、穷山恶水之地居住,只有自己动手,勤苦劳作,才能生存、发展、繁衍。由于是“后到为客”,他们常常在把荒山野岭变成丰腴之地后,又被这些少数民族驱赶至荒凉之地。正是客家文化这种移民特质,要求客家妇女必须与男人一样涉水渡河、披荆斩棘,面对较恶劣的环境求得生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北民族研究》2018年04期
西北民族研究

从文学文本到文学生活:现代民间文学学术转向

这里的“民间文学”既指民间文学学科,也包括民间文学作品。在具体论述中,两者被一并纳入学术史加以审视,且被清晰地区分开来,并未混为一谈。作为研究对象的民间文学和民间文学学科构成了唇齿相依的关系,属于学术命运共同体。经过现代民间文学学术史的梳理,明确了其中重要阶段的学术转向,最后落实到一个核心概念——“民间文学生活”。“民间文学生活”不仅是一个概念的提出,而且是谋求实现新时期民间文学认识论和民间文学研究实践的突破。从学术史来看,是在完成了多次“突围”的基础上实现的。首先是政治上的突围,抖落民间文学诸多外在的意识形态的重负,突显民间文学的文学本性。这一过程持续时间最长,也相对艰难。其次是对文学桎梏的突围,超越对民间文学单一性的认识,把民间文学置于语境之中,以开放式的文化(民俗)话语加以表述。结果始料未及,民间文学研究被民俗学所淹没,研究者纷纷倒戈民俗学,研究队伍急剧萎缩。第三次突围比较特殊,不是要把民间文学从民俗学的纠缠中拽出来,争取...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民俗研究》2019年02期
民俗研究

网络民间文学研究的审视

口头传递、文字载录、印刷传播及至当下的网络时代,媒介始终参与其中,并于无形中形塑着民间文学的发展。新世纪以来,伴随互联网的进一步深入与普及,网络已全面介入民众的工作和生活当中,“数字化”成为当下民众的一种生存方式。网络是全新的,民间文学是传统的。在互联网全面深入民众工作和日常生活的语境下,网络与民间文学的结合已成为现实,这种传统与全新的结合促成了网络民间文学的产生。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学者琳达·戴格(Linda Degh)较早关注到了网络媒介对民俗、民间文学的影响,指出在新的媒介语境下,有必要对以往的相关定义、界定等进行重新衡量,以使之符合新的社会语境。新世纪以来,伴随网络民间文学现象的不断出现,我国的网络民间文学研究随之兴起,并得到了迅速发展。网络民间文学的研究由新世纪初期的单篇形式零星出现,发展至如今的论著、文章多种形式的大规模呈现,在较短时间内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一、研究的进展与内容互联网出现的早期,网络中便充斥着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