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悲剧之悲剧——管窥《围城》

在中国小说的历史长河中,《儒林外史》、《阿Q正传》以及《围城》被尊为讽刺小说的三座颠峰。作为钱钟书唯一一部长篇小说,《围城》能获此殊荣实属不易,却又合情合理。与《儒林外史》的“戚而能谐、婉约多风”[1]以及《阿Q正传》的“辛辣冷隽”[2]相比,《围城》在风格上的独到之处是睿智隽永,讽刺与机智幽默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一起。而达到这一风格主要借助于比喻手法的成功运用,在书中,钱钟书无拘无束地挥洒着贯穿经传、驰骋古今、融汇中西的讽刺笔墨,妙喻数百、连翩而至。可以说,没有比喻就没有钱钟书的讽刺和幽默,就没有现在的《围城》,比喻对于《围城》至关重要,简直可以说是生死攸关。《围城》中的比喻不仅单个能独立自存,比喻整体同样构成了一个“独立自存”的世界。“看似随意、个别、孤立的比喻背后,具有本质上的一致性和认识方法的内在联系”[3]。如写到方鸿渐吻苏文纨时,“这吻的分量很轻,范围很小,只仿佛清朝官场端茶送客时的把嘴唇抹一抹茶碗边,或者从前西洋法庭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电影评介》2008年13期
电影评介

《围城》:电视剧与小说之比较

《围城》是钱钟书的代表作,是现代文学史上最著名长篇小说之一。1990年,在钱钟书先生80寿辰之时,十集电视剧《围城》上映。电视剧由黄蜀芹导演,陈道明、英达、吕丽萍、葛优等人主演,1991年荣获“金鹰奖”优秀电视剧奖,“飞天奖”优秀电视剧奖、最佳编剧奖、最佳导演奖。一、叙事大部分电视剧都远不如原著来得深厚,原因倒不是改编者不理解原文,而是因为他们实在无法用影像语言来传达原文的奥妙。但是,电视剧《围城》导演手法娴熟流畅,拍摄得中规中矩,不仅真实地再现了中国20世纪30年代末的时代氛围,再现了小说中的情节和人物,而且忠实于原作的精神和风貌,将小说的深厚充分展示了出来,受到学术界和观众广泛好评,就连钱钟书先生对这部制作也比较肯定。在小说中,钱先生具有俨然以上帝自居的超然和冷漠,妙语连珠,针针见血,比喻令人称绝,活灵活现,笑过之后频频点头,然后反省深思,人性被剖析得如此淋漓尽致。从某种意义上说,小说《围城》中的大量比喻是无法用视觉形象表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邢台学院学报》2008年03期
邢台学院学报

《围城》——病态知识分子灵魂的审视

《围城》通过写方鸿渐的人生困境、方鸿渐面对人生困境的态度及方鸿渐人生困境产生的原因,寄寓了作者对人生的严峻思考。但是,不容我们忽视的是,《围城》毕竟还写了方鸿渐以外的人和事。在“围城”之外,他又塑造了一批知识人的群像,对这些上层知识分子的灵魂进行了系统地审视,毫不留情地揭开了他们灵魂的丑陋与欠缺,淋漓尽致地嘲弄了他们的丑态,通过他们的丑恶言行对社会文化进行了严峻的批判。一、不学无术自我陶醉方鸿渐、赵辛楣一个留学欧洲,一个留学美国。他们尽管各有不同,但在他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不学无术。方鸿渐就是典型代表。他是个无用之人,学不了土木工程,在大学里从社会学系转入哲学系,最后转入中国文学系毕业。得到挂名岳父的资助,学国文的竟出洋深造。然而方鸿渐来到了欧洲,四年中倒换了三个大学,伦敦、巴黎、柏林;随便听几门功课,心得全无。四年下来,连个文凭也没有挣得,最后只得花三十美金从爱尔兰人手中买得了美国子虚乌有的“克莱登”大学的假文凭。这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高新技术企业》2008年13期
中国高新技术企业

论钱钟书《围城》的讽刺艺术

钱钟书的《围城》众所周知,杨绛所言《围城》的:“围在城里的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这已广为流传。《围城》高超的讽刺幽默手法、大量的奇语妙喻、深刻的心理刻划也早已被世人津津乐道。《围城》的作者钱钟书,主要是一个学者,他写出来的作品,有种智者的风采,也有种好象文明人的懒惰。这种创作心态决定了《围城》与众不同的艺术特色——讽刺艺术。一、以方鸿渐为活动线索讽刺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围城》以方鸿渐的行动为线索,大致出现了三大矛盾冲突;一是情场冲突,二是学校冲突,三是家庭冲突。情场冲突中第一次涉及的人物有方鸿渐、赵辛楣、苏文纨、唐晓芙、曹元朗、鲍小姐等人,他们彼此之间展开了一场颇为滑稽的爱情游戏;第二次则是方鸿渐与孙柔嘉、刘小姐之间,以及赵辛楣与范小姐、汪太太之间的情感纠葛。学校冲突比较复杂,从方鸿渐等人动身去三闾大学到方鸿渐与孙柔嘉离开三闾大学,其中涉及的人物颇多,主要是三闾大学的教员,他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河南教育(高校版)》2008年01期
河南教育(高校版)

《围城》的一场官司

《围城》是钱钟书先生的名作。中国的读书人(乃至广大的电视观众),不少人是从长篇小说《围城》(或者电视连续剧《围城》)知道钱钟书,进而去读钱氏的《谈艺录》《管锥篇》等皇皇巨著的。《围城》最早连载于1946年2月至1947年1月的《文艺复兴》杂志(称“初刊本”)。1947年5月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初版,`翌年再版,第三年三版。三十一年悄无声息之后,1980年10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印行新版,13万册迅即售罄,后又多次印刷。《围城》每次出版或重印,作者都有修改。胥智芬以初刊本为母本(即书的正文部分),将初版本、定本(1985年8月第4次印刷本)的修改之处汇集校勘,用页末加注释的形式成《〈围城〉汇校本》(以下简称《汇校本》),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1991年6月22日,钱钟书收到《汇校本》责任编辑寄去样书的当天,就致函人民文学出版社,称这是“一种变了花样的盗版”。享有《围城》专有出版权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即与四川文艺出版社联系,多次协商不成,最后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延安教育学院学报》2008年03期
延安教育学院学报

《围城》人类困境语境下的多义理解

对《围城》主题的探讨,是钱钟书先生的这部小说自1946年发表以来研究最多的一个间题。许多学者站在不同的角度对这一问题做出了不同的意蕴解读。由于这部作品本身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要准确把握它的主题也并非易事。作品的寓意被钱钟书巧妙地隐伏在作品中,是l94()年代的一本“百科全书”,包涵着作者对社会、人生的认识,“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一、对(围城》主题的多义理解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它的底蕴和内涵是十分丰富的,能让读者在有限的篇幅中领略到无穷的意味。主题的多义性是优秀的文学作品应该具备的特点。关于文学作品的多义性,刘想在《文心雕龙·隐秀篇》中说:“隐以复意为工。”又说:“隐也者,文外之重旨者也。”他所说的“复意”、“重旨”、就是所谓的多义性。亚里士多德在《诗学》里所讲的“两义语”,就是一个与多义性有关的问题。形成主题多义性的原因是因为文学作品是借助艺术形象来传达作家的审美意识和思想观念的,文学作品中隐喻和象征手法的运用使形象显示意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