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悲剧之悲剧——管窥《围城》

在中国小说的历史长河中,《儒林外史》、《阿Q正传》以及《围城》被尊为讽刺小说的三座颠峰。作为钱钟书唯一一部长篇小说,《围城》能获此殊荣实属不易,却又合情合理。与《儒林外史》的“戚而能谐、婉约多风”[1]以及《阿Q正传》的“辛辣冷隽”[2]相比,《围城》在风格上的独到之处是睿智隽永,讽刺与机智幽默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一起。而达到这一风格主要借助于比喻手法的成功运用,在书中,钱钟书无拘无束地挥洒着贯穿经传、驰骋古今、融汇中西的讽刺笔墨,妙喻数百、连翩而至。可以说,没有比喻就没有钱钟书的讽刺和幽默,就没有现在的《围城》,比喻对于《围城》至关重要,简直可以说是生死攸关。《围城》中的比喻不仅单个能独立自存,比喻整体同样构成了一个“独立自存”的世界。“看似随意、个别、孤立的比喻背后,具有本质上的一致性和认识方法的内在联系”[3]。如写到方鸿渐吻苏文纨时,“这吻的分量很轻,范围很小,只仿佛清朝官场端茶送客时的把嘴唇抹一抹茶碗边,或者从前西洋法庭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语文建设》2016年36期
语文建设

浅析《围城》英译本中的幽默翻译

《围城》是我国著名作家钱钟书的主要代表作品之一,主要描述的是抗日战争时期发生在知识分子之间的一些病态和畸形的现实故事。《围城》这部小说是一部风格独特的讽刺小说,全文的语言生动幽默,用诙谐的语言将知识分子的庸俗形象描绘得淋漓尽致,不虚“新儒林外史”的美誉。1947年《围城》在上海出版发行以后一直到现在都是畅销书,为无数的人所追捧,风靡全世界,被翻译成了英、日等十余种文字。其中《围城》的英译本的翻译是具有翻译中国现代文学作品经验的珍妮·凯利和美籍学者茅国权合作完成的,西方文学界对这本英译本《围城》的评价很高,认为它既翻译出了中国文化的蕴含,又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保持了原著的幽默和风趣。幽默和文化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幽默是文化的一部分,生活在不同文化里的人对幽默的理解和运用都会有很大的不同。而且钱钟书《围城》中那种融入到中国人民骨子里的幽默和讽刺感虽是小说的最大风采之处,但是在另外一个方面也给翻译者带来了很大的挑战。本文就将对《围城》英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长春教育学院学报》2014年02期
长春教育学院学报

论《围城》中语言陌生化现象

《围城》是钱钟书先生创作于1947的一部长篇小说。它更是一篇讽刺佳作,因为其独特的叙事风格,犀利的语言技巧,更被其广大读者誉为“新儒林外史”。作者钱钟书在《围城》的创作中试图通过使用各种精彩的语言修辞使读者能够摆脱传统性思维模式的束缚,灵活地转化问题的思考方式,从多个角度真正地感受小说主题。它突破性的创作技巧无疑带给了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又唤醒了他们对事物的感觉。什克罗夫斯基在阐释陌生化理论时就曾指出,艺术陌生化的前提就是语言陌生化,文学作品的特殊性在于语言形式。陌生化通过创造“复杂化”,“艰深化”的形式实现,而获得这种形式的前提则是我们对语言进行创造性的变形,使原本平淡无奇的词语表达出超越本身的含义。一、文学作品中的陌生化理论陌生化是俄国形式主义的核心理论之一,由什克洛夫斯基在《作为艺术的手法》一文中提出。陌生化是指把原来为众人所熟悉的事物进行独特的异化,从而引起人们的关注、惊愕,产生更大的艺术效果。艺术的手法就是将事物“奇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中)》2013年08期
文学教育(中)

谈谈《围城》中关于生活的哲理性

《围城》是钱钟书的代表作。其最初的来源于法语“fortesse assiegée”,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被围困的城堡”。对于《围城》的评价,历来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说其可以看做是新时代的《儒林外史》,因为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一群知识分子,其主要内容是对这几个知识分子丑态的刻画和描述;还有人说《围城》是一部智性小说,这主要是因为在《围城》中时时可见一些充满智慧的言语,到了今天仍然给人启示,一些充满意味的场景,到了今天仍然让人回味无穷。一、关于婚姻的围城《围城》常常被看做是描写婚姻问题的,“城外的人想冲进来,而城里的人想冲出去”,说的是一种渴望得到但是得到之后又失望的一种状态。作品中几位主要人物的婚姻可以说都是不幸的,他们的婚姻都不如他们想象中的那些美好,不如他们所愿。对他们婚姻的不幸进行分析可以发现,在他们的婚姻关系建立之前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婚姻不会得到好的结果,这主要是因为他们走进婚姻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对爱情失望之后,草率为之;就是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言与翻译》2013年03期
语言与翻译

从语境关系顺应角度试析《围城》中隐喻的德译

古希腊哲学家、修辞学家亚里士多德是第一个对修辞学做出较系统化论述的人,他曾说过:“比喻是天才的标识。”照此定义,反观《围城》中俯拾即是令人忍俊不禁的巧妙比喻,钱钟书无疑是一个天才。被誉为“新儒林外史”的《围城》是中国近代文学史上一部影响深远的讽刺小说,书中大量至今为人津津乐道的巧妙比喻和警句显露出钱钟书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知识素养。而隐喻作为比喻的一种,“是一种语言使用现象,只有在一定的语境中才有可能产生”。①语境一般情况下可分为两种,即由上下文界定的语言语境和以交际环境和文化背景界定的非语言语境。在翻译隐喻时,对语境特别是与民族文化背景息息相关的非语言语境的把握是否准确,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隐喻能否达到预期目的与效果。本文将从顺应论的语境关系顺应角度试析《围城》中隐喻的德译,揣摩译文作者莫芝宜佳(MonikaMotsch)做出翻译选择的原因,以进一步分析译者所采取的隐喻翻译策略。1.顺应论1999年,比利时国际语用学学会秘书长耶夫·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上旬)》2013年11期
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上旬)

基于概念整合理论的爱情隐喻剖析——以《围城》中的爱情隐喻为例

1引言我国著名学者钱钟书对比喻颇有研究,《围城》因其精辟的隐喻而备受关注:言文、于宝娟等从传统修辞学角度对《围城》中的隐喻进行分析阐释;刘少莉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研究了《围城》中的隐喻,但其研究结果表明概念隐喻理论无法解释某些隐喻现象。而Fauconnier在概念隐喻基础上提出来的概念整合理论弥补了映射论的不足,本文就是这方面研究的深入与发掘,以围城中的爱情隐喻作为解读对象,运用概念隐喻理论和概念整合理论,对《围城》中的认知机制进行深入的剖析。2《围城》中的认知机制剖析2.1概念整合理论Fauconnier的概念整合理论(Conceptual Integra-tion Blending)或合成空间理论是在心理空间理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认知语言学理论。“心理空间是人们在进行思考、交谈时为了达到局部理解与行动之目的而构建的小概念包(Conceptual packet)。”心理空间是人脑中的指称结构,但内容却不一定与其所指的客观世界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