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未成年人犯罪之特征

《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已于1996年6月28日经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于1999年11月1日起正式施行。这是我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第一部法律,它全面而系统地规定了政府有关部门、司法机关、人民团体、有关社会团体、学校、家庭,以及社区基层组织等方面的法律责任。标志着我国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已步入法制化轨道;同时,它也表明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状况令人堪忧,已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该法第五条规定:“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应当结合未成年人不同年龄的生理、心理特点,加强青春期教育、心理矫治和预防犯罪对策的研究。”可见,加强对未成年人犯罪特征的探讨,并在此基础上提出相应的预防犯罪对策,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方面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根据我国《刑法》第十三条、第十七条之规定,未成年人犯罪是指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故意实施危害社会,情节严重或者造成严重后果,依法应当受刑罚惩罚的行为;其中,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少年刑事政策研究

有少年犯罪就有少年犯罪之对策。从古到今,在有独立少年法的国家,少年刑事政策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即报应性少年刑事政策;矫正性少年刑事政策和矫正——报应之二元化少年刑事政策。我国当前的少年刑事政策在理念上强调教育、矫正,但由于没有独立的少年法,少年刑事政策之具体方案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惩罚、报应色彩。未来少年刑事政策该走向何方?我国少年刑事政策应当如何改革?这些问题尚需进一步深入研究。“以史为鉴”,本文首先反思了少年刑事政策的历史演变,分析以往各种少年刑事政策存在的缺陷。然后立足于少年与少年犯罪之最新理论研究成果,在不考虑一国政治、经济和文化观念的情况下,提出了少年刑事政策之理想模式:即保护性少年刑事政策。最后基于我国当前的国情,参考了保护性少年刑事政策和国外立法之经验,提出了我国少年刑事政策之应然抉择:即保护与惩罚之平衡式少年刑事政策。本文共分五章,其主要内容如下:第一章少年刑事政策概念之界定。本章界定了少年、少年犯罪、刑事政策和少...  (本文共18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昌大学
南昌大学

未成年人犯罪现状、成因及预防对策

在我国,青少年的年龄界限定在13周岁至25周岁。它既包括一部分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法学界关于青少年犯罪是界定于此年龄段,本文研究的主体也是该类人群);也包括一部分19—25周岁的已成年人(统计青少年犯罪率即界定于13—25周岁)。我国的未成年人犯罪指的是14周岁到18周岁之间的未成年人所进行的触犯刑法以及刑事法律制度的不良行为。未成年人的犯罪现象已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由于未成年人的犯罪事件日益增多,这严重妨碍了我国的社会治安管理,非常有必要对此引起高度重视。从未成年人当前的犯罪情况以及特征来看,导致其犯罪的根源有很多,而且极其复杂。自从我国出台并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众多法律文件以来,对维护未成年人的正当权益与身心健康、约束未成年人的行为举止以及避免未成年人进行犯罪活动等产生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可是,从相关统计资料中可以发现,未成年人的犯罪现象愈益严重。该文主要探讨了...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燕山大学
燕山大学

论我国未成年人刑事和解制度的构建

长期以来我国一直采用普通的刑事诉讼程序来处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但是由于未成年人的主体特殊性,导致未成年人受到刑事处罚之后的改造、教育效果并不良好。实践证明,现行的刑事诉讼程序并不能有效的处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近年来,随着恢复性司法理念和非刑罚化思想在全球的逐渐兴起,我国应当在未成年人犯罪领域探讨构建一套新的更佳适宜未成年人案件的诉讼制度。未成年人刑事和解制度正是处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一种新的模式。本文从基础理论入手,对未成年人刑事和解的概念、理论基础和价值、国外经验进行详细分析,阐明未成年人刑事和解的本质、价值以及通过刑事和解使未成年人免于刑事处罚对于未成年人的好处。故我们在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应当在确保追究犯罪的前提下,更加注重保护未成年犯罪人的人权。为了实现这一目的,需要确立一系列原则和标准,并建立相关的未成年人刑事和解制度方面的立法。同时在未成年人刑事和解过程中,要时刻注意未成年人犯罪人的特殊之处,体现对于未成年人的特殊关...  (本文共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昆明理工大学
昆明理工大学

罪与罚—我国未成年人犯罪前科消灭问题研究

自1984年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第一个少年法庭的建立,标志着我国真正的“少年司法”在中国大陆的出现,意味着少年司法制度在中国大陆破土而出。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学者们对少年司法制度进行了大量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探索,特别是近十年来,在借鉴国外先进少年法律思想的基础之,我国针对未成年人前科消灭问题在司法实践进行了积极尝试和努力探索,积累了大量的司法实践经验。2011年2月25日,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的颁布与实施,第19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免除前款规定的报告义务”,使得近几十年来在我国根生地固已久的前科报告义务在部分未成年人犯罪者身上得已动摇和放宽,体现出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对未成年人犯罪者人生权利的保护。然而,由于前科报告义务依然存在,社会标签理论给未成年人犯罪者顺利回归社会,实现再社会化造成重重阻碍,其前科报告义务的免除并不能等同或代替前科的消灭,根本解决之道还得构建未成年...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大连海事大学
大连海事大学

未成年人刑事司法国际准则研究

本文由引言、正文和结论三部分构成。引言部分通过论述未成年人刑事司法研究的重要性、当前学术中存在的两种极端化研究范式、我国未成年人刑事司法制度中存在的缺陷、未成年人刑事司法国际准则具有重大研究价值而相关研究又存在严重不足,说明了本文研究的重要意义。未成年人刑事司法国际准则研究应采用“刑事一体化”研究范式,综合运用多种研究方法。正文部分分为5章:第1章“刑事与福利之间:‘少年司法’的困境及其出路”。指出“少年司法”研究中一些主要术语的使用较为混乱,界定了这些术语的内涵,厘清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主张将未成年刑事司法适用对象主要称之为“未成年人”,将其所调整行为范畴主要称之为“严重不良行为”和“犯罪行为”,将调整未成年人这两种行为范畴的法律制度称之为“未成年人刑事司法制度”。国家亲权理论一直被奉为少年司法的基本理论,虽然它为少年司法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它在逻辑上和实践中存在着维护未成年人权益和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的悖论,应根据有关国际准...  (本文共18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