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休闲文学”争鸣(三篇) 也谈休闲文学

编者按 :2 0 0 0年 4月 2 5日 ,魏饴教授在《文艺报》发表了《悄然勃兴的休闲文学》一文 ,首次提出了“休闲文学”这一概念 ,阐发了休闲文学发展与勃兴的原因 ,论述了休闲文学的形态特征 ,表明了对休闲文学的基本态度。他指出 ,休闲文学的出现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全面启动后 ,人类物质文明的进步迫使人们寻找并建构文学相对独立的空间的必然结果。他认为 ,所谓休闲文学就是以写休闲并以供读者休闲为旨趣的一类文学作品 ,“休闲文学”将与“号角文学”或“主旋律文学”并行 ,是“主旋律文学”的有益的附曲。魏饴教授的文章引发了文艺界关于“休闲文学”的学术争鸣。著名文艺评论家张炯、童庆炳等也就此在《文艺报》撰文发表了个人的见解。《新华文摘》(2 0 0 0年第 8期 )和《人大复印报刊资料·文艺理论》(2 0 0 0年第 7期 )分别以专栏形式转载了魏饴教授以及张炯、童庆炳等四名学者的文章。为了把“休闲文学”的讨论进一步引向深入 ,本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衡水师专学报(综合版)》2004年01期
衡水师专学报(综合版)

“休闲文学”刍议

随着“双休日”“五·一”“十·一”长假等制度的实行,“休闲度假村”“休闲服”等一系列以轻松、休闲为旨趣的事物纷纷出现。作为“休闲”时尚之一的“休闲文学”,也悄然占据了寻常百姓的床头书桌,从而形成了“休闲文学”空前繁荣的局面。学者们也在理论层面对这一文学现象加以关注。2000年4月25日,魏饴教授在《文艺报》发表了《悄然勃兴的休闲文学》一文,首次提出了“休闲文学”这一概念。这篇文章引发了文艺界关于“休闲文学”的学术争鸣,有多位学者从不同角度阐释自己所理解的“休闲文学”。学术界关于“休闲文学”的争鸣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休闲文学”是一种当下的文学现象还是可广泛适用于人类文学始终;“休闲文学”在当代文学的横向领域里是否可以等同于“大众文学”;“休闲文学”在当下文学中是应被排斥还是应被认同。这些争鸣实际上可以归结到一个问题,即如何科学地界定“休闲文学”。我认为,应从“休闲文学”的结构特征上来把握这一文学形态。当把它切实地纳入到文学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常德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年02期
常德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休闲文学及其评价

“休闲文学”是一个歧义丛生的概念 ,它可以指写休闲 (或消闲 )生活 ,即以休闲为题材的作品 ,也可以指给读者带来闲情、消遣娱乐的作品。比较方便的做法 ,是将二者合而为一 ,即认定休闲文学是“写休闲” ,并“给读者的休闲带来轻松趣味的、不带政治目的”[1] 的文学。这样便把“休闲的文学”与“文学的休闲”统一起来 ,划出了一个范围 ,像晚明小品 ,周作人、林语堂、梁实秋的“闲适散文”等 ,都在此范围之内。当代的这类作品也为数不少。所以 ,“休闲文学”概念的提出 ,对于分析此类作品是有一定理论意义的。但笔者认为 ,“休闲文学”要能准确地指涉当代的文艺现象及其发展趋向 ,不宜局限于“写休闲”。因为就当代文学 (散文、小说 )的题材而言 ,专写休闲的作品并不占多数 ,人们对休闲生活的表达 ,往往体现于电视或专业性的休闲杂志。倒是文艺的性质和功能的休闲化 ,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变化而越来越明显 ,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文艺和文化现象 ,也是批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常德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年06期
常德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休闲文学的特征及其建设性向度

谈到休闲 ,人们很容易把它和闲适、慵倦、散漫、无所事事等话语联系起来。文学和休闲一扯上关系 ,便不知不觉被涂上了一层消极色彩。其实 ,休闲文学并不必然具有否定性向度 ,人们之所以担心休闲文学“可能麻痹我们的感觉或使我们丧失对社会的关心和对工作的热情”[1],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休闲文学的误解。误解之一 :休闲文学是追求感官刺激的文学。以此为出发点 ,休闲文学和地摊“文学”摆在了一起 ,它的功能便是“单纯供人消遣” ,以满足人们的感官欲望。误解之二 :休闲文学是和主旋律文学相对立的文学 ,其导向无补于重塑我们的民族精神 ,更无法以先进的崇高的理想鼓舞人、感召人 ,因而 ,它是于社会无益、于人生无补的文学。误解之三 :休闲文学只是供人们打发闲暇的文学 ,因其愉悦性、休闲性、可接受性远比影视文学弱[2 ],故人们只会在无可奈何中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休闲文学来消磨时间 ,这样 ,休闲文学在人们的潜意识中有意无意地被归入了低级文学之列。之所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2期
河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文学休闲性的时代演变与价值提升

文学作为人类重要的精神产品,与休闲有着极为深厚的渊源。王国维在《文学小言》第2则中说“文学者,游戏的事业也。人之努力用于生存竞争而有余,于是发而为游戏。”而西方人则更是直截了当地认为艺术和文学本身就是休闲活动。一方面,人们往往在休闲状态所赋予的自由身心中,才能舒张真实自我和创作冲动;另一方面,休闲的方式蕴藏了人们丰富的生活态度和价值观念,而这恰恰也是文学所承载的基本内容,因此休闲与文学自然而然便产生了看似特殊实则必然的关联。20世纪90年代以来,社会现代化进程不断加快,工作压力的增强和消费社会的形成使身心双重疲惫的现代人对休闲的需要变得极为迫切。主观上的渴望,让休闲成为当代生活的重要内容。在种种运动休闲、娱乐休闲、饮食休闲之余,随着文艺政策的宽松,文学休闲也悄然勃兴。当然这一次的勃兴并非是文坛新的创造,在中国文学史上休闲文学古已有之,而时运交移,今古之风又有何不同?当代文学休闲价值又应如何体现和提升呢?1“休闲”正义何谓“休闲”...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5期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林语堂休闲文学的意义与局限

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受现代文明的影响,休闲文化正方兴未艾,休闲伦理业已然复兴。休闲文化的健康发展标明着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双重高度,在这样的背景和语境中,探讨我国现代休闲文学的发展,把握其文学观念、思想内涵、艺术特质,讨论它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以及它对于社会与人生的意义,它的局限性与新的生长点,等等,都颇有现实以及历史的价值与意义,对于休闲文学的进一步长足发展,也富有建设性的作用。在现代休闲文学中,林语堂的休闲文学观念及文学创作,特别是他取得的成就及所产生的深远影响,都值得认真的探讨和深入研究。林语堂休闲文学呈现的思想特质是追求心灵的自由,张扬自我个性,以及对现代性的超越。林语堂主张文学创作要“任意而谈,无所顾忌,要催促新的产生,对于有害新的旧物,则竭力加以排挤”。他一面在文学领域寻得自由自在的独行操守,一面又通过作品实现一个文化人对社会道义的承担。林语堂强调文艺的“超政治性”,提倡文学应该“近人生”,认为文学要表现“性灵”。林语...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