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角色冲突与公关体系的建构——以广州市S社区居委会为研究个案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广州市社区建设如火如荼,逐步走向规范化道路。然而,20世纪90年代初至今,社区居委会作为计划经济的产物,在城市四级管理体制(市—区—街道办—居委会)中,被视为政府部门的“神经末梢”,扮演着“准政府”的角色,承担着政府各部门(特别是街道办)摊派的繁重工作。在后期社区体制的改革和自治模式的探索中,居委会被摆到改革的浪头,要求居委会全面提高自主化管理的“雷声大,雨点小”,居委会被社区居委会所取代,表面上像是把社区全权交给居委会(它管辖的范围不仅包括辖区内的居民,还包括进驻辖区内的单位和组织),然而,这种“换汤不换药”的做法并未能改变居委会的尴尬处境,它仍然徘徊在政府各部门的“腿”和居民的“头”之间。一社区居委会面临的角色冲突“角色”(roles),原是戏剧专有名词,指演员在戏剧表演中扮演的特定人物。后经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米德引入社会学领域,特指社会关系两端位置上的行为模式。“社会角色”就是由一定...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福州党校学报》2005年02期
福州党校学报

城市社区居委会如何减负

社区是聚居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人们所组 成的社会生活共同体。我国改革开放以来,随着 城市化水平提高和进城农民数量不断增多,政府 的职能转变率先从基层繁杂的事务堆中脱身;国 有企业办社会的职能已经剥离,大量下岗人员和 退休人员成为社区人,城市公共产品相对不足对 服务水平形成了制约;离开社区中介组织发挥作 用,社会又缺乏自治组织能力,千头万绪的工作 开始压给社区居委会。这种情况,在经济开发区 各个社区里表现尤为明显,这是当前社区居委会 良性发展巫需解决的问题,是我国转型期社会自 治组织能力建设的一个崭新课题。 本文拟就社区居委会减负的前提和要领谈 一点想法,期以抛砖引玉。 一、明确城市社区居委会“减负”的前提 为社区居委会减负,这种呼声这些年各地一 直都在喊。为啥成效不大,越减轻反而越加重呢? 我们认为需要上下统一思想认识,明确社区居委 会“减负”的一些前提问题,这是做好社区减负工 作的基础和准备。 首先要明确社区居委会“减负”的真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合作经济与科技》2005年24期
合作经济与科技

“零租金”方式在社区居委会自治中的作用

中国的城市社区建设是在全能政府失效及相应的单位制解体的背景下发生的,其重要目标之一在于寻求一种新的体制和组织体系替代原有的管理体制,以重新进行社会整合和社会再造,构建新的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在城市社区建设的实验和探索中,居委会作为一个连接政府与基层社会,在社区建设与管理中占有重要地位的组织,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一、城市社区居委会的功能和地位首先,居委会应该是城市基层群众的社区性自治组织。这就意味着居委会不是政府系统中的组成机构,而是掌握一定自治权的,具有相对独立性的组织实体,其权力来源是社区的居民授权,而不是上级行政机构授权;其权力性质是社区自治权,而非国家公共权力。其次,居委会的功能。应该包括四个有机联系的方面。一是利益代表和利益维护功能。居委会是社区居民通过契约方式产生的,它必须代表社区居民普遍的利益和要求。作为社区居民意志的代表性机构,它有义务向政府部门反映和传达居民要求,维护社区居民的合法权益。如对本社区的路、电、水、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边缘社区居委会的角色认知与行为建构

作为新型城镇化发展进程中的一种“异质形态”,边缘社区始终处于一种“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尴尬境地。这种定位不仅导致社区及其居民被经常性地排除在主流经济、政治、文化、社会活动之外,而且也给居委会的角色扮演和行为旨向带来了无穷的困扰。因此,有必要对边缘社区居委会的角色进行清晰认知,并深刻体察其实际行为的困境之处,以期努力实现边缘社区居委会的完善与发展。一、边缘社区居委会的角色认知随着我国新型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很多原本属于农村区域、处于城市边缘的地区或外来人口聚集的新区域自主地或是被动地进入到城市化的浪潮中,由此,这些地区有必要在管理体制、生活结构、服务水平上纳入到城市社区治理的范围内。作为城市社区治理的主要行动者之一,居委会当仁不让地承担着边缘社区治理的重任。一般而言,基于边缘社区的不同类型,其居委会的产生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通过“村改居”工作,“将原来的农村村民委员会撤销,改为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实现运用城市的管理模式去治理被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残疾人研究》2015年04期
残疾人研究

残疾人证就业:企业、社区居委会、残疾人间的行为逻辑分析——以×社区为例

引言残疾人证是认定残疾人残疾类别和残疾等级的合法凭证,是残疾人享受国家和地方政府救助及优惠政策的有效证件。在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征收、管理、使用、监督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有目共睹的事实是企业利用残疾人证挂靠形成虚假雇用,残疾人就业权利被无形剥夺。强制保护型就业政策执行异化现象凸显,并有愈发严重之势,残疾人证挂靠就是有力的证据。这不仅不能保障残疾人获得平等就业权,积极融入社会,反而是残疾人就业的新型排斥。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核心,《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业促进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为基础,《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为主体,《残疾人就业条例》、《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办法》等法规为补充所形成的残疾人就业保障体系[1],为何不能消除残疾人就业排斥、充分保障残疾人的就业权利?哪些因素使得企业敢于违反相关法律规定虚假雇用残疾人?社区居委会对这类问题做出了什么样的行为选择?残疾人本人对“残疾人证挂靠”(简称“挂证”)、虚假雇用等行为持...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雪莲》2015年17期
雪莲

企业社区居委会管理中的问题及对策分析

葛洲坝城区是七十年代初,在建设葛洲坝工程时产生的企业与政府重叠交叉管理的产物,葛洲坝城区管理的居民近二十万,由于牵涉诸多历史问题还难以与企业全面脱钩,目前暂时由葛洲坝集团所属于的21个企业居委会和地方政府双重管辖。尽管企业社区居委会管理工作不断取得新的成效,但仍然存在一些等待解决和不容忽视的问题,在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大背景下,企业社区居委会管理工作必须适应“新常态”,积极推动管理创新,并实现与企业的管辖脱钩。一、企业社区居委会管理存在的问题一是企业社区居委会管理具有行政色彩。对于新时期企业社区居委会管理工作来说,最为重要的就是要理顺管理体系,只有这样才能使管理工作更具成效。但目前我国很多企业社区居委会在管理方面普遍存在“企业化”的倾向,导致企业社区居委会管理工作缺乏创新,仍然局限于行政管理,服务理念不足,甚至一些企业社区居委会采取“大包大揽”的方式管理公共事务,变成了基层政府组织,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居民自治组织,必然会影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雪莲》2015年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