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建科学认识的“完整哲学图式”——发现逻辑与检验逻辑关系探究

发现逻辑与检验逻辑是科学逻辑的两大基本主题,两者的关系问题可谓是科学逻辑的中心问题,曾受到西方科学哲学界的广泛关注。1978年在美国内华达大学举行的纪念莱昂纳特的会议上就以科学发现作为中心议题,会后于1980年出版了《科学发现,逻辑和理性》、《科学发现的实例研究》两本论文集,集中反映了这方面的情况。1西方科学哲学家关于发现逻辑与检验逻辑的研究西方一些科学哲学家在讨论发现逻辑时,由于过去那种把发现和检验分开来的哲学传统,因此,也就产生了发现逻辑与检验逻辑的区别与联系问题。考察其研究情况,乍看起来宛如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万花筒:派系丛生、内容殊异,然就其本质而言,无非有二:一方主张坚持旧传统而把检验逻辑与发现逻辑截然分开;另一方则看到了两者之间的互相渗透和互相联系,主张对科学认识活动要形成一个“完整的哲学图式”。1.1主张发现逻辑与检验逻辑截然分开的观点。强调区分发现与检验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1]89:①从逻辑上来区分,科学发现是指...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河南社会科学》2005年S1期
河南社会科学

浅析康德的先验图式论

一、“先验图式”概念的提出及其本质“图式”(即图型)一词源自古希腊文,原意是“外观、形象”,后来转意为“对最一般的本质特征的描绘,或略图、轮廓、抽象图形”。康德把这一词引入哲学,使它出现在先验哲学的语境中,正好利用了它本身的抽象(知性)和具体(感性)统一的特点。可见作为第三者(中介)的图式,既不是具体的感性形象,也不是一种纯粹的抽象,而是两者的统一,是感性化的概念,是概念化的感性。只有这样,它才能往返纯粹概念和直观杂多之间,让前者得以运用于后者。根据康德的论述,图式既与经验又与范畴有关,它既不是事物的具体形象,也不是经验的概念,而是一种概念的感性结构方式、结构原则,类似某种图表或模型,也有人称之为“构架”(所谓构架,乃是一种抽象的感性结构,是作为接通具体感性材料的中介和途径的一个环节。构架成为知性与感性交叉的焦点,它的主要特征是主动创造的抽象化的感性)。图式的本质在于根据知性范畴所提供的认识形式,去综合、整理和构架杂多的经验表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外语学刊》2005年06期
外语学刊

从请求行为管窥两种语用推理图式的异同

1起点:语用推理的图式理论语用学研究的一项重要内容是话语在具体场境中的理解。在日常生活中,“言不由衷”的现象是司空见惯的,例如询问对方有没有钢笔是想表达借笔的意思,告诉对方禽流感疫情严重是想劝对方不吃鸡肉,抱怨健康状况每况愈下是想让对方(老板)给自己加薪,等等。在一般的同一文化群体的社交场合中,交际双方都能准确并迅速地推理出此类话语的含义。这种推理活动的高效性不仅是个人语用能力的标志,更是许多语用学家、心理学家和认知科学家的兴趣所在。虽然Grice(1975)等人的经典理论中提到的含义和会话合作原则初步揭示了话语理解的特点和语用推理的性质,但对于上述的推理高效性却缺乏解释力,特别是对交际双方的主观认知状态和推理的具体细节不够重视,从而为语用推理研究的进一步发展留下了空间。源自心理学的图式理论在解释从输入到没有字面联系的输出方面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力的工具:图式。作为一种认知结构,“图式作用于人们的知识和长期记忆系统,为人们思考问题...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心理发展与教育》2005年01期
心理发展与教育

问题解决中图式的建构:一项应用题分类研究

课题(ABA03010)资助.1 问题提出问题解决会受到已有图式的影响,同时它也是一种学习过程,是图式性知识建构的重要途径。本研究不仅考察了问题解决背景下图式的获得,而且考察了图式水平对问题解决成绩的影响。对图式的测量常常采取问题分类的方法,这种做法的逻辑前提是:如果具备了某个领域的图式,就意味着可以对这个领域的实例进行分类,以此指导问题的解决;反过来,这种分类也有利于图式的形成。因此,在图式测量中,很多研究者以能否对实例进行分类作为是否具备相应图式的操作性指标。比如,Hinsley等人[1]认为,如果图式对于解决代数应用题是重要的,那么问题分类应该对问题解决有指导作用。他们通过让高中生与大学生对来自教材上的76个代数应用题,根据问题类型进行分类,以验证这个假设。结果表明,关于问题类别的信息,包括相关的方程和图式对于形成解题方案是非常有用的。通过问题分类方法测量图式,关键是考察被试使用的分类标准。以往研究表明,不同类型被试所使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年02期
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语篇理解中的关联图式

图式论由认知心理学家康德(Kant)在1781年首先提出。心理学家巴特利特(Bartlett)对此理论作了进一步的验证和阐释。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随着语篇语言学的发展,图式理论更加成为语言学家们研究语篇理解的重要依据。美国人工智能专家鲁梅尔哈特(Rumelhart)率先将图式论引入对人们阅读心理活动的研究。他指出人们头脑中储存着各种已知事物的图式,即以等级层次形式储存于长时记忆中的一组“相互作用的知识结构”或“构成认知能力的建筑砌块”[1]。人们在阅读过程中遇到新信息时会很自然地与已知信息相联系,并在大脑中显现出与新信息相关联的图式。根据图式论,图式一般分为三种:语言图式、形式图式和内容图式。语言图式(linguisticschema)即所学语言的知识;形式图式(formalschema)即储存在人们头脑中的有关不同类型语篇的形式、修辞的组织和结构方面的知识;而内容图式(content schema)则指听、读者所具备的有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外语学刊》2005年05期
外语学刊

花园幽径句的特殊思维激活图式浅析

1引言从心理活动的角度看,有两类典型歧义:一类是永久性歧义,表现为一个语句或词语具有两个或更多合理的语法、语义或语用解读,在大脑提取更多的语境信息之后或被消除或被保留,语言学所讨论的歧义大多属此类;另一类是暂时性歧义,又叫花园幽径歧义,这种花园幽径现象(gardenpathphenomena,简称GP)最先由Bever(1970:279—352)提出,他给出了一个经典GP例句“Thehorseracedpastthebarnfell.”初读该句直到“raced”一词时,可能将其误认为限定式过去时动词或“-ed”分词,但当读到句尾便发现该句限定式动词为“fell”,并非“raced”一词,它只是“-ed”分词充当“horse”的后置定语。如果从局部来看,“raced”一词具有潜在歧义特征,但从整句来看,该句是没有歧义的。他通过对例句的分析对GP进行了界定,认为“对一个句子按常规方式理解,直到句子后面才发现理解有误,然后回到分叉点对...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