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陈平骊二首

水龙吟落霞何处飞来?照人临水依依久。晴烟千里,暮云合璧,漫舒画手。忽弄嫣红,忽调姹紫,天工皴皱。料孤鹜沉醉,留连来去,与相唤,共金柳。不爱霓虹丹蔻,爱清波,云驰霞骤。寻常梦里,江山迤逦,且行且走。与个人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词刊》2019年08期
《词刊》2018年12期
词刊

陈平骊二首

评深恍寻双万唯独弹巷惚遍涧松看行听风一江洄径千落罢吹梦南宿澜下寻落国华人故桥乌苔忆古到清灯影乡镇镇破旧柏禅寺,夜踏,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词刊》2018年12期
《兴趣阅读》2018年30期
兴趣阅读

陈平过河

####这老板贼眉鼠眼的,我得小心他!嘿嘿嘿嘿……船家,还有多久能到对岸?他的衣服掉在船上一点声响都没有,难道里面没银子?船家,你看我这衣服和剑如何?它们可是花了我半年的工资啊!嘿,出门穿得稍好点,别人都以为我是大款。就快了,就快到头了!天气还真热!热死我了!汉朝有个谋士叫陈平。他起初辅佐楚王项羽,后来因为不受重用,便决定投去汉王刘邦帐下效劳。我得快点!项羽那性子,知道我逃跑了,不把我抓回去才怪……船家!我要过河!这小子看起来有点油水,回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延河》2019年02期
延河

苦夏

1一入伏,真正的难过就来了,尤其今年比往年热得多,一天到晚都像是在闷锅里蒸着。东头有个人在院子铲完锅煤,一抓锅沿,烫得差点把锅扔掉。西头的碎娃钻在水盆里图凉快,手臂泡的有两个粗还不肯出来。知了叫得那个声嘶力竭,恨不能把天戳个窟窿,院门前的狗热得嘴都没合过。水缸的水前一晚还是满缸,早上起来就能少一半,为啥?热得蒸发了呗。都说苦夏苦夏,没有农活可忙的刘家坪人,每个人都一脸菜色,乍看营养不良似的。天太热了,热得人没精神,热得人垮着脸。只有一个人瞧着挺带劲,就是淑芳了,她像是欢快的鱼儿,出来进去都带着笑模样。大清早淑芳就去了菜地,黄瓜爬的满秧子,洋柿子也结得繁实,青椒和茄子长得更欢实。淑芳挑着摘了小半篮子,想着再过几天洋柿子到最旺的时候,估摸着能摘小半笼,到时候再做成柿子酱。柿子酱她每年都做,能放大半年,尤其是冬天,隔几天起开一瓶柿子酱,炒菜或者做臊子香得人连舌头都想咽下去。就淑芳这份过日子的细致,全村还真是挑不出来第二个。淑芳往回走时...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延河》2019年02期
《北方牧业》2017年24期
北方牧业

与敌人“坦诚相见”

公元前205年,因司马卯背楚降汉,楚王项羽迁怒于都尉陈平,流露出杀戮之意。于是陈平每天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最后决定弃项羽而投刘邦。一天下午,趁着军营开晚饭的时机,陈平背上包裹偷偷溜出軍营,一路打马扬鞭逃到了黄河边上。陈平想,过了黄河就是刘邦的地盘,到了那里我就安全了。看岸边停着一艘小船,陈平没细问,便急匆匆登上小船,招呼船夫赶快开船。等船驶到河中心,陈平忽然感到船慢了下来。陈平抬头一看,只见船夫漫不经心地摇着橹,眼睛却不时地瞄向陈平身上的包裹。这时,从船舱里走出一个精壮汉子,他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陈平。见多识广的陈平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歹人了——他们可能根据自己的衣着判断自己一定带了很多钱。想到这里,陈平在脑海里思谋着对策:若打,自己一介文弱书生,又是个旱鸭子,且以一敌二,必败无疑;若不打,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歹人主动放弃打劫的念头。可怎样做才能让歹人主动打消打劫的念头呢?陈平想了一下,决定与敌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战线》2018年01期
社会科学战线

陈平绘画作品

~~陈平绘画作品@陈平$中央美术学院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