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我们谈论家族传承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除了长期致力于为所服务的家族建立基于相互尊重而非彼此猜忌的沟通系统外,Familias&Company的服务项目还包括定制家族宪法、家族企业管理咨询、家族下一代成长计划、家族企业公益慈善规划“五六百人齐聚一堂自始至终地参企业分崩离析了。”加完所有环节,他们学习的渴望“这是一个有点悲伤的故事,我舅舅指的是,和分享的热望,就像浪潮一样,我母亲那边的家族企业因为沟通问题倒闭了。”佩让我几乎淹没其中!”数天之后,回忆起此前参加的由《中国慈善家》发起举办的“2014年中国家族财富传承峰会”,佩妮·韦伯(Penny Webb),依然激动不已,连连感叹。佩妮·韦伯毕业于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2006年创立Familias&Company,现在是国际知名家族传承事务与管理顾问。与此同时,她还是哈佛大学教练学院(Harvard’s Institute of Coaching)创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慈善家》2014年09期
中国慈善家

家族要传承的是价值、关系和责任

家族要传承的不只是钱,更多的是“价值”,对社会来说,也是极大的贡献1948年,家父从东北到台湾,辛苦工作,到1957年创业。我算是家族第二代传承者,目前我的小孩也在公司做,算第三代了。我身为第二代,父辈和前辈给我的最大资产,一个是“价值”,这非常重要;另外一个是“关系”;同时,也要担负更多的“责任”。在台湾,“外省人”的企业可简单分为两类,一类是聪明的上海人,他们到台湾之后从织造、百货开始,做得非常好;另外一类是“山东邦”,他们做粮食、榨油这样的传统生意。家父自1957年开始,创办一个非常小的榨油厂,做豆油、面粉生意,发展至今,我们在台湾已是最领先的食品公司之一,逐渐地,我们的生意发展到整个亚洲。1977年,我大学毕业进入公司,后来有5年在国外念书,但一直都在这个公司里。开始我非常不喜欢我的公司,我甚至不喜欢回到一个所谓的家族企业里面。所谓家族企业代表什么呢?当时的我认为,家族企业代表一个很凶的暴发户式的老板,要么一堆亲戚彼此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慈善家》2014年07期
中国慈善家

家族基金会是家族的道德和资本平台

家族慈善基金会在守住家族财富、发展经济的同时,也是财富共享的重要平台,是人类社会实现“共享”目标的一致表达当今中国,富人家族陷入“富不过三代”的怪圈,家族的文化以及物质财富难以传承,如果找不到家族成长发展的道路,完成向“现代家族”的转型,同时又被“原罪”困扰,势必引起富人移民潮。富人走了,剩下的只有贫困。因此,在中国培养全民资本精神、建立和发展家族基金会迫在眉睫。工业革命以后的几百年来,经历过民主革命,西方一批家族以商业为基础,以资本为纽带,代代传承,追求人人平等的同时,兼具与国家发展方向一致的家族理想和信念,并形成了与之配套的现代慈善文化,我们可称之为“现代家族”。现代家族是现代文明的产物,其特征是工商文明。传统的农业文明下,很难建立现代家族。中国式大家族的没落与重生从经济形态和社会形态来讲,现代家族是工业革命及民主革命的结果。工业革命以后出现了资本,家族要不断去学习商业、技术,资本才可以壮大并传承;从社会形态来讲,工业革命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财周刊》2019年06期
理财周刊

应对多变环境 更需“家族精神”

每个家族企业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发展巅峰,财富无论积累到什么程度,政治形势、经济周期和产业格局的变化都可能会改变这个家族和家族企业的命运。但是,能支撑一个家族的是一种不畏艰难的拼搏精神和积善行德的利他精神。2019年整个世界经济环境可能都不容乐观。1月闭幕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2019年全球风险报告,列出了新一年中全球面临的10大风险和挑战,囊括了自然风险、数据风险和主要经济体资产泡沫风险等。作为家族传承的研究者,我发现每个家族企业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发展巅峰,财富无论积累到什么程度,政治形势、经济周期和产业格局的变化都可能会改变这个家族和家族企业的命运。但是,能支撑一个家族的是一种不畏艰难的拼搏精神和积善行德的利他精神。先来说说不畏艰难的拼搏精神。孟晚舟在加拿大被保释后发出的第一条朋友圈配图,是一只脚穿着舞鞋优雅光鲜,另一只脚却赤裸着并伤痕累累,配词是“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这张图,源自2015年华为启动的一项全球宣传活动,任正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慈善家》2014年09期
中国慈善家

家族接班人的最低标准:信心、承诺、知识、热情

家族企业创始人也应该谨慎地选择家族企业接班人。有一个标准叫“CCKP”,它可以成为家族企业创始人选择下一代继承者的最低标准在很多中国企业家的观念里,家族企业和家族财富必须要传承给子孙后代。我的工作主要是研究家族企业,我自己曾经开办过几家企业,因此,我在家族传承议题上有自己的一些思考。有好几次,在我把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我就把它们出售了。因此,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循环型的企业家。我也努力地聚集过财富,但是,我认为不一定要把自己的企业和事业传承给我的子孙后代。这是我的价值体系。我的父母当年从上海去美国读大学,我从小就在美国长大。我在美国建立了我的第一家企业,专门给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提供烟花爆竹,4美分买进,10美分售出,公司效益非常好,但是不久后我就卖掉了那家公司。此后,我又成了一名工程师。当时,在美国读完大学的中国学生的就业选择机会并不太多,工程师、医生、科学家等是常见的选择,美国的金融机构基本不会要中国学生。于是,我选择成名一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科学术研究》2019年03期
江科学术研究

明代温州家族教育初探

家族教育是以本族子弟为主要对象,以破蒙扫盲、伦理化育、应试科举为目的的教育形式[1]。如果说家族设义庄、施赈济是对族人物质之保障,那么办族学、定家训等则是对族人精神之塑造,更为重要的是,则在于教育是家族实现其永续繁荣梦想的切实路径。温州是中国传统家族制度高度发育的区域之一,宋元明清是温州家族制度形成的主要阶段。明代尤为很突出,此时的温州地区家族组织的发展日益完备,社会形态也日趋家族化,家族组织既是社会基层组织单位,亦是基层教化单位,族学、家训、礼仪等多种教育形式并存。多种家族教育形式的实施,一方面支撑家族繁荣发展的精英人才络绎不绝;另一方面,也保证了普通族众能够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和学养。使其知君臣之义、父子之序、夫妇之别,成为符合“齐家”规范之人。一、族学教育《礼记》云:“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隋唐以前所谓“家有塾”,主要是指世家大族的家塾和族塾,与庶民关系不大。北宋以降,随着宗族社会和义田、义庄的发展,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