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基于灰色关联度的温州产业结构合理化评估

英国经济学家科林·克拉克在威廉·配第研究的基础上,通过对产业结构与经济发展的相关性统计论证,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即著名的配第—克拉克定理:伴随着经济进步,劳动人口逐渐由农业向制造业进而向商业及服务业移动。该定理无非是说出了生产要素中的人力资源配置结构随着经济发展所发生的规律性变化,但这只是非常简洁地证明了经济发展与产业结构的相关性[1]。在此之后,美国经济学家库茨涅兹对美国、日本、英国等13个国家多年的产业结构变动情况进行了深入研究和分析,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经济发展必然伴随着第一产业的产值比重的不断下降和第二、三产业产值比重的不断上升,这一结论不仅被后来的许多经济学家所证实,也被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发展实践所证明。这些分析和研究均揭示了经济发展的本质特征之一,即产业结构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不断演进和转换。改革开放以来,温州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闻名全国,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产业结构的演进和转换是该地区经济发展的本质特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改革与开放》2006年02期
改革与开放

温州资本:冲动与重生

与以往倍加受到舆论及政府“宠儿”般的追捧和亲爱不同,温州资本在最近两年时间内遭遇更多的是媒体不断的追讨和决策层的叫停声。但资本总有着自己存在和运转的客观逻辑,在经过原始积累的艰辛和扩张延伸的阵痛过程之后,温州资本还会执着而理性地寻找新的流通渠道。因此,当首都北京的国有企业第一次向温州资本抛出绣球的最新消息被媒体快速释放出来后,许多人相信“中国犹太人”可能会创造又一段历史。上篇:第一桶金 “这是一个全民投资的地方。”在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察团面前,温州的大小官员总是这样骄傲地介绍着自己脚下的那块土地。资料显示,在温州755万人口中,有160多万人在全国各地经商,有40多万人在海外创业。在中国版图之中很难找到如此同样的商业人口结构。 今日商贾繁荣格局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又一个温州资本原始积累的故事。 温州的“第一桶金”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走遍全国的“供销大军”,这些从外面背回的塑料加工、印刷等一袋袋订单带动了温州地区制造业的最初起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艺术·生活》2006年04期
艺术·生活

宁波温州小幅精品画联展作品选登

△((岭下人家》(水彩画)嚷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改革》2006年01期
理论与改革

民间商会的治理结构与运行机制——以温州民间商会自主治理为个案的研究

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浙江温州经济社会领域中出现的一个引人注目的社会现象就是以服装商会为代表的一大批民间商会和行业协会大量涌现。截止2004年底,温州市本级已建立了各类民间商会和经济性行业协会109家,其中,以市经贸委为主管单位的有36家,由市工商联负责业务主管的有22家,其他政府部门主管的有50家。加上所属各县、市、区级的民间商会和行业协会,全市共有各类民间商会和行业协会341家,拥有会员企业48624家,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具有一定规模和档次的民营企业,基本上覆盖了温州地区所有的工商行业。温州民间商会的大量涌现以及在社会经济领域作用的日益突显,大大增强了社会的自组织化程度,并且以其独特的组织优势公开地介入社会公共事物的治理之中了,成为不同于国家力量的一种自下而上的组织力量,对社会的运作甚至是政府的决策和目标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标志着工商领域内社会自主治理格局的形成。[1]二、民间商会:自主治理的组织机制商会和行业协会是一种比...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产权导刊》2006年03期
产权导刊

温州人咋赚钱

温州人赚钱的技巧在温州人眼里,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能否赚钱才是最主要的。正因为如此,温州人才四处闯荡,占据了外地人不屑一顾的那些领域,不声不响地富了起来。温州人追求自主、自立,人人都想当老板,且敢冒当老板的风险。不论干什么,生活中总充满乐趣,而且善于生活,洒脱,顽强,从不失望。温州人做生意,注重从小处着手,务实苦干,只要有一分钱赚,温州人都会不遗余力地去干,从不好高鹜远,从不好大喜功。温州人赚钱,从零做起,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一丝不苟,不像有些地方的人,大钱赚不来,小钱不愿赚,只好两手空空,而一味抱怨天不助我。纽扣、标签、标牌、商标、小饰品、小玩具,这些外地人看不上、懒得做的“小玩意儿”,温州人都做,他们不怕赚钱少,就怕赚不来,温州的小商品遍布全国。温州人走的是小商品、大市场的路,他们办起企业来,也不像北京人、广东人追求大气派、大产品,同样是从小处着手,填补全国小商品市场的空白点。但是,温州人是有眼光的,当他们积蓄了资本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济导刊》2006年Z1期
经济导刊

温州资本:冲动与重生

与以往倍加受到舆论及政府“宠儿”般的追捧和青睐不同,温州资本在最近两年时间内遭遇更多的是媒体不断的追讨和决策层的叫停声。但资本总有着自己存在和运转的客观逻辑,在经过原始积累的艰辛和扩张延伸的阵痛过程之后,温州资本还会执着而理性地寻找新的流通渠道。因此,当首都北京的国有企业第一次向温州资本抛出绣球的最新消息被媒体快速释放出来后,许多人相信“中国犹太人”可能会创造又一段历史。第一桶金“这是一个全民投资的地方。”在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察团面前,温州的大小官员总是这样骄傲地介绍着自己脚下的那块土地。资料显示,在温州的755万人口中,有160多万人在全国各地经商,有40多万人在海外创业。在中国版图之中很难找到同样的商业人口结构。今日商贾繁荣格局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又一个温州资本原始积累的故事。温州的“第一桶金”可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初期走遍全国的“供销大军”,这些从外面背回的塑料加工、印刷等一袋袋订单带动了温州地区制造业的最初起步。一个至今在笔...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